劣质工程等于谋财害命,定西县应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 ag官方网站

ag官方网站

劣质工程等于谋财害命,定西县应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劣质工程等于谋财害命,定西县应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近年来,扶贫领域的腐败和造假频现,虚列项目、编造虚假材料、虚报人数、冒用他人名义……易地扶贫搬迁豆腐渣工程等等,不时甚嚣尘上,易地扶贫搬迁是脱贫攻坚战中的重要一环,这个问题不仅事关千千万万人的福祉,也牵动着人们的目光。易地扶贫搬迁是以脱贫致富和改善民生为目标,以就业和增收为核心,以改变生存环境和发展条件为主线,是贫困百姓安居乐业的重要保障。

然而,在甘肃省定西县却发生匪夷所思的一幕;据相关信息披露;在甘肃定西,有农民从破旧的窑洞搬出来,又住进了扶贫新村的危房。在安定区新集乡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的扶贫新村,不少房屋的围墙开裂严重,有的房屋整间垮塌。房屋的墙体被村民们用吊着磨盘的树干勉强支撑,防止倾塌。

新集乡田坪新村村口有一块山洪灾害防御警示牌,村民们是为躲避灾害,才从上山搬到新村的。田坪新村紧贴山坡,是2012年建成的,占地52亩,分上下两排,总共住了48户,每家都是13米×13米的院落,包含房屋三间,厨房和羊圈各一个。

住在下面一排的住户陈彦就是从新村对面山上的土房子里搬下来的。他指着自家新屋子大门左侧的南墙说,“搬来第一年,墙基就塌了10厘米左右,过路的人趴在地上就能看到我家里的复合地板。我把洞子整个扒开,用土填上,用石灰抹了,现在又裂开了。”开裂的位置,陈彦用树干吊着磨盘撑着墙体。他用压倒的手势比划着说,用杠子和石头顶着,吃上劲,墙要塌也是竖着塌下来,砸不到人,如果不顶,整面墙可能会侧着倒下来。

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新村所在的山叫阳洼山,对面的山叫马蹄湾梁。新村的48户就是从马蹄湾梁的老房子(窑洞)里搬下来的。新村住户康学清说,2008年6月突然下了一场大暴雨,马蹄湾梁的山顶开了一个口子,冲出一道大沟,可能会造成山体滑坡,于是上面就给了易地搬迁的项目。

来自村委会的说法是,易地搬迁项目总资金386万元,包括国家拨款110万,其他项目整合的资金,还有农户每户掏的1.5万。新村2008年10月开始整理土地,2009年开工建设,2012年底建成。马蹄湾梁的老房子和阳洼山的新房子之间,直线距离500米左右,中间是两山之间的谷地。

新村本来是个斜坡地,很陡,因此平整土地时的填方很高,最高处有十二三米。推土机总共推出两个平台,上下各一个,上面建了25户,下面23户。

新村在建的时候,村民就反映地基处理不行,担心以后会塌,但是并没有人管。“建好后,乡上村上就催着群众赶紧搬进来,说上面要检查,具体上面是谁我们也说不上,”康学清说。

除了地基问题,新村建设所使用的建材也有严重问题。用手在房基上随便一拨拉,就能掰下一大片砂土块,康学清捡起几块用手搓了搓,全部变成粉末,“这哪里是混凝土,我看80%是土,当时裹的时候就有人说不行,可是没人管。”

新村的问题越积越多,几年来村民们不断反映,上访了很多次,都没有解决。陈彦说,48户人家,90%的人都加入了联名上访,把名字写上,把指印拓上。如今,组织联名上访的人已经过世了。村民们联名上访后,当地媒体曾做过报道,当地纪委也介入调查,并处理了一批人。从2009年到现在,不到十年间,新集乡党委换了4届班子,但危房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党的精准扶贫易地搬迁工作确实是大快民心的好事。但是,定西县的“豆腐渣工程”,无疑让人寒心。五年来,党的精准扶贫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就,这和我们千千万万名工作在基层的共产党员的辛勤努力是分不开的,但是,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因为一已之私,致党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致党性国法于不顾,用人民给予的权利,大发不义之财,搞豆腐渣工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种丧失党性的行为,在定西存在,笔者认为应该给老百姓一个说法,而不是止于曝光就消弭无声。

贫困户的安置房成为危房,这绝对不是小事,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定西如此漠视百姓的安危让人汗颜,易地搬迁安置房工程问题,哲木观察认为;要追究扶贫单位的责任。因为每个扶贫村都有对应扶贫单位的驻村干部,村里谁建设的我们每位驻村干部都要十分清楚,只要他们稍微有一点责任心就不会无视百姓安危,笔者不明白是,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定西相关职能部门,为何对老百姓反映的问题4年都无解决?套用一句法律上的话说,“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相关职能部门长期失语保持沉默就不应该了,因为村民的安全是公共安全,必须给民众有个交待。沉默是麻木,亦是冷漠。地方政府不去调查追责,也许是为了个人或小团体利益,也许是抱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但监管缺位,法律不到场,最终伤害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是人民群众的感情。劣质工程的本质是谋财害命,定西县!你凭什么不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48户村民的联名上访,都无法叫醒定西县的相关领导,这让我想起2011年5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过一篇很有影响的评论——《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评论说,在众声喧哗中,尽可能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是社会管理者应尽之责。以政府之力,维护弱势人群的表达权,使他们的利益能够通过制度化规范化渠道正常表达,这是共建共享的应有之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关键所在。评论说得很好,但可以想见,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是异常艰难之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