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徐冬梅:趣说 - ag官方网站

ag官方网站

【散文】徐冬梅:趣说

在哈肇路的巴彦至木兰段,有两处地名。

第一处在巴彦县境内,巴彦镇辖区,哈肇路北侧,名曰“王半拉子”。“半拉子”,旧指未成年的长工。我想,这个村庄在落名之初应该是王姓的未成年长工居住的地儿吧。自己生长于巴彦,对这样的地名已见惯不怪,不觉得有什么异样。话说十几年前有哈市朋友乘客车来县里,远远望见路标上的“王半拉子”字样时,兴奋地脱口而出,“玉-米-粒-子。”半车的人都回头看他,他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待车行驶到路标前,朋友才看清是“王半拉子”四个字。自此,“王半拉子”就多了一个有趣的别名“玉米粒子”。

第二处在木兰县境内,柳河镇辖区,哈肇路南侧,芳名“大边外”。在过去十几年的过往中,自认为不曾把这几个字读错,简单的三个字,简单地写在蓝色路标上。某一个黄昏,一抹夕阳浓烈地渲染着西天,朋友载着微熏的好友路过该处,朦胧中的人儿指着那三个字一本正经地念出“外边大”,朋友愣了片刻,恍然大悟,津津有味地跟着念起来“外-边-大,外-边-大”。自他与我讲后,每次再路过那里时,也会与同行的人说起,“看,外边大到了。”

这是我知道的两个关于地名的趣闻。

再说说孩子的小名。小名,是指人在小儿时期所用的名字。一般都是由父母或亲戚依着个人喜好,或是孩子的特点为孩子起的乳名,是父母对孩子最初爱的一种表现形式。小名一般只在家庭和亲朋好友之间使用。

亲戚的小名“秋钮子”,源于她出生时父母已经43岁了,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孩子,顺口一叫,就这么叫开了。朋友妹妹的小名“满桌儿”,他说是父母生她后,与上边的三个哥哥正好坐满一张吃饭桌子。邻居给孙子取小名“坐壶儿”,因为孩子圆圆滚滚,会坐后就很听话乖巧。同学儿子小名“球球”,小家伙果不负众望,长得饱满圆润。最有趣的是一个远房表亲,一口气儿生了四个儿子,担心孩子不好养活,逐一起小名“拴柱”、“锁柱”、“留柱”、“站柱”,后来证明我的表亲是有远见的,那四个孩子个个健硕无比。

周围更多的是依出生顺序而自然选定的小名,男孩儿第一个出生的叫“老大”、第二个出生叫“小二儿”依次顺延,最后一个出生的叫“狗剩儿”或“末末渣儿”;女孩儿第一个出生的叫“大丫儿”、第二个出生的叫“二丫儿”、最后一个出生的叫“老丫儿”。那个时代的父母真是接地气得很。也有依据姓氏起小名的,张姓男孩儿就叫“张小儿”;李姓女孩儿就叫“李丫儿”。如此种种,父母好记,叫起来也顺嘴。小二儿吃饭了,老丫儿该起床了,张小儿去把猪喂了,狗剩子洗脸了没呢?听着是不是很有喜感。

女儿出生的前几天是端午节,特别想吃棕子,就骑了大自行车去集市上买了一串儿,回来的路上记得很清楚,是挂在左边车把上的,到家时却踪影不见,在拮据的年月里,哪里有钱再买第二串儿,所以孩子出生后,就想给她起个小名“丢丢儿”,无奈是女孩儿,只在心里酝酿了很久,终是没有叫出去。但是对爱人的小名最是满意——“小龙”,多吉祥啊,龙腾虎跃,龙行天下,简直是爽歪歪呀。自己没有小名,这许多年来颇为遗憾,试想,父母若也给我一个小名,会是什么呢?胖丫儿(看小时候照片,是个胖墩)、招弟儿(我有两个弟弟),或者其它如妞妞、宝宝什么的,在白发苍苍时候也被那样召唤着,是不是很甜蜜。

现在的父母也喜欢给孩子起小名。赵微家的叫“小四月”,杨幂家的叫“小糯米”,吴京家的叫“无所谓”,黄晓明家的叫“小海绵”。其实叫什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跟了我们一生,让我们无论在什么时候想起,都会感受到来自父母的浓浓的爱。


徐冬梅,黑龙江省巴彦县人,公务员。偏好诗词,因其豪放而痴迷,因其婉约而劳神。徜徉其中,乐此不疲。


我的作品:


【诗词】徐冬梅:小荷塘外7首

【诗词】徐冬梅:雨后桃花外7首

【诗词】徐冬梅:喝火令• 山村冬晨

【诗词】徐冬梅:七绝•秋歌

【诗词】徐冬梅:驿马山之夏外9首

【诗朗诵】我老了,你正年青 丨作者丨:徐冬梅 丨朗诵丨:刘光辉 王星梅


摄  影:王 瑞

责任编辑:曹春雷

编  辑:武新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Q31WoLib4t3uYXTffDTryZKp53R4OdTGWzR3LA7tDOwvWmF41GhvxoszML0b7z5vjiaAhHo2icjQicEKXpjibdgd6M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