湍急的云去了哪里…… - ag官方网站

ag官方网站

湍急的云去了哪里……

湍急的云去了哪里……

邹波


我今年感到安静

感到环境在隔绝命运和性格

感到秋和冬也隔绝那紧迫

  

可湍急的云去了哪呢……

剩下空灵的早晨,太阳映入眼帘

不稳定的心,再举起你东方的挚爱与神秘

冻结的身影,也请你发散

镜子里丝绸直立的雄浑

   

绿意,必在雪前充足地浇灌

树里青苔流至冰河部分、时间部分

深秋与厚冬,有农历节日延烧

闪电背后的丘陵,以自己的实质取暖


烧薄自己,以往这样的清晨,开始盘桓过冬年轮的水分

但失眠者,离于爱者,只有岁月之纵痕

耐心的白色终如常识贴地,如果,我今年,只靠这

裸露的青蛙的胸襟,有氧无氧地,

纵横于地球来看你,将无济于事

   

将冻死在黎明、

冻死在胸襟、冻死在石头与青铜结合处

冻死在叶子的国度,和云的国度

冻死在归心似箭的箭里

冻死在南辕北辙的辙里

冻死在心的下切

冻死在眼泪不至的大脑前庭

    

灵魂早不再娇嫩,不再旅行

只为聚合而流动,因分离而升起

太阳落在地上,像金山铁路一面锣

    

如果,我今年

仍是谜样的太湖石云

在长夏的太平洋上,分娩着

中国人的眼眶

将无济于事

一定只求长眠在这里……

   

整个北美我用完了、站立起、也腾空了,三英里冬天的蛙声

多云的中国人小径,那不分你我的云

以往你就这样靠近我,以密集的依偎,而非握手

在叫魂之风中

不问太阳,只问寂静的朝霞,湍急的云去了哪里……


About 邹波

诗人,非虚构作家,《现实即弯路》、《书与画像——一部个人化的阅读史》作者,曾任《生活》月刊资深记者,《锦绣: 国家商业地理》总主笔,《经济观察报》设计总监,单向街图书馆股东,武汉人。新书《外省精神》将在2013年底出版。拟自出版诗集《现实主义》、 《无保护冬天》,诗歌见于《今天》等杂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zkFsR1pEvy7PbmNKPJJbwZAz0aSa9teM5FogzNKw0AopaibwY1eEMxeAZBNgaSDh8rbf6Gc4usibn8UTTLXFjU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