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爱的女人离婚嫁给你,你会娶吗?男人的回答让女人清醒! - ag官方网站

ag官方网站

如果你爱的女人离婚嫁给你,你会娶吗?男人的回答让女人清醒!

文 | 佚名

来源网络 | 男人修炼手册

第一章:我快死了

“叶相思,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床上的男人已经醉得一塌涂地,尽管如此还不忘说着厌恶我的话。

而这些话,我已经听了三年,本该早就习以为常的,可还是按耐不住心痛。

这个男人,我爱了整整十年,可现在却不正眼瞧我一下。

结婚三年多,他都从未碰过我一次。

哪怕我抛掉所有矜持,赤身了往他面前送,都会遭到厌恶嫌弃。

而现在,我快死了。

癌症晚期,多么戏剧,又多么绝望。

但我不打算告诉他。

人生就是这么荒谬,我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只要他在我身边,我终究是能让他想起我来的。

可是,上帝已经决定要收回这对我仅有的怜悯了。

“我快死了,你知道吗?”

这个醉鬼哪里会知道呢?

紧了紧拳头,我愈发坚定心里的计划。

爬上 床,我三两下除掉他身上所有衣服,让他赤果地暴露在空气中。

我的手颤抖着,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缓缓地朝他身体靠拢。

微凉的空气,让他很快触碰到我温热的躯体便沦陷其中。

他的大掌抚上我的肌肤,粗粝的掌纹使我颤栗,体温更是居高不下。

我咬牙,羞涩地抚上他的胸膛,柔软的指间触摸他的刚硬,黑暗中听得他厚重的声音。

“玥儿……玥儿……”

他醉得离谱,嘴里喊着别人的名字。

玥儿这两个字,就像是扎根在我心里的倒刺,无法拔除。

我放下自尊忍着泪水,任由他用最原始的方式抚上我的身体。

出乎我意料的是,并非我想象中那样的粗暴狂野,反倒是极尽的温柔。

他像是对待掌心至宝般,将我细细啃啄,耳鬓厮磨并不急于释放。

能够感受到他的隐忍,明明迫切得很,却还压着想法将我点燃。

“玥儿……玥儿……”

听着他低沉极尽一遍又一遍温柔的话,我的心痛得鲜血淋漓,他把我当成了刘玥,所以才这么温柔。

纵然如此,我还是不后悔,我必须要得到他!

很快他的体温比我还高,紧贴着我的皮肤有些灼烫,情迷意乱,我被他撩拨得心神荡漾,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床褥间翻滚,缠绵,厮磨……

他撑着身体,眼神迷离,我知道那不是看我的眼神。

“玥儿……玥儿……”

他撑开我的双腿重重压下,突破我为他保守多年的障碍,我痛得眼泪直流,咬牙切齿却甘之如饴。

我终于属于他了,也终于得到他了!

可为什么我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呢?

他亲吻我的额头,亲吻我的眼,告诉我别紧张,放松,彻底把我当成了别人。

我闭上眼,眼角涌出热泪流落在枕边,明知道是死路一条,却还是要飞蛾扑火般扑向他,在这床底间与他抵死缠绵,直至天明!

我睁开眼,便对上他愤怒燃烧的眼,那恨不得将我撕碎的表情,让我从心头凉到了脚底。

顾以深像看着什么恶心的垃圾似的看着我:“叶相思,你居然敢在我的酒里下药,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我的心猛地一颤,心酸和不甘像要把我淹没。

有几个人会像我一样,上了床的第二天就被人骂下贱呢?

我足足缓了半分钟,才说:“顾以深,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直视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丝一毫的痕迹,但是却只从里面看出了毫不掩饰的鄙夷和恶心。

“叶相思,你真让我恶心。”

顾以深快速穿上衣服,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径直走了出去:“你喜欢这样,那我就成全你!”

第二章:三个月

我兀自勾起苦涩的笑。

他都恨了我这么久了,谁在乎他会不会恨得更深一点,不是吗?

我没把他那句话放在心上,下床去洗了个澡。

换好衣服走出来却发现他回到了房中,见我出来目光狠戾得想要杀人,从药盒里掰出一粒药递给我。

呵,避孕药?

我二话不说,拿起那粒药丢进垃圾桶里:“顾以深,我是你妻子!”

“是你非要把自己放在妻子的位置上而已,我从来就没承认过!”

我的呼吸一窒,不肯承认他的话又在我的心上扎了一刀。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法律上,我是你的合法妻子!”

听到我的话他的脸色一变,浑身怒意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他向我走近一步,压着声音问:“你到底吃不吃?!”

面对他的强势,我的心都提了起来,可我还是倔强地昂着头说:“我不吃!”

语落,他已经将我摁在墙上,狠狠掐住我的脸迫使我张开嘴,将药塞进了我嘴里,再狠狠摁住我的嘴不让我吐出来。

“给我吞下去!”

我将药死死卡在口腔里不肯吞下,抗拒的目光将他彻底激怒。

他双红腥红,摁住我的嘴不松手,直到我别无他法痛苦地把药咽下去。

确定我吞下药,他才松手,仿佛我是个肮脏的东西立即拿纸巾擦手。

“咳咳……”我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拼命咳嗽,难受得像火烧。

“这都是你自找的!”他鄙夷地丢下一句话,暴怒的甩门离去,多看我一眼都厌弃。

我赶紧冲到厕所趴在马桶上扣喉,势要将那粒药吐出来。

当手指深入喉咙里,胸腔顿时一股腥甜汹涌而出,马桶里全是艳红的血。

我根本分不清那粒药有没有吐出来,只能不断地继续扣喉吐血。

难受得我眼泪狂飙,却仍不死心。

直到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的出来,虚弱地倒在地上,看在天花板陷入绝望。

我快死了,可我想要个孩子,一个属于我跟他的孩子,仅此而已!

倘若我不使些手段,他根本不会跟我上 床,怕是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吧!

我虚弱的在床上躺了半天,顾以深打来了电话。

此时此刻我真的不想听到他的声音,犹豫再三,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他的冰冷的声音:“叶相思,到公司来,立刻!马上!”

不等我回答,他就挂了电话。

我的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可还是拎着包包去了他公司。

推开门发现他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端详这一张照片,他听到我的动静,把面前的文件丢到我面前。

“签了它。”

文件上醒目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

“你在做梦吗?顾以深,天还亮着呢?”我的眼眶一阵酸涩,想都没想就开口讽刺道。

出乎意料的是,他ag官方网站没有反驳我,只漠然的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叶相思,这些年你过得有意思吗?我是永远也不可能接受你这种女人的,你何必一直在我身上耗费时间,离了婚,你该分到的我一分也不会少了你的。”

我这种女人?我是什么女人?

在他看来,我大概是个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毒妇吧。

我的心痛的像穿了个洞,看着他冷漠而不屑的神情,我笑了笑。

“你说的对,是没什么意思,可我就是不要离婚。”

这就是他的反击么?和我离婚?别说我时日无多,就算我能活,我也不可能同意。

我和他,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我转身就要走,这种情况,我和他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顾以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我厌倦至极,既然如此,那就坐实他心中的形象吧!

“要我离婚也行,不过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

“陪我睡三个月!”

第三章:她回来了

我的话刚落,顾以深就暴怒了,抓起协议书狠狠摔我脸上,气得连话都说不出转身离去。

当初的婚约,是老爷子定下的,如果我不同意离婚,他耐我不何,也是因为这个,我才敢有底气跟他对抗。 

夜晚十点,我正准备入睡,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码。

我接了电话:“喂……”

“嗯,以深……别这样,我才刚刚回国……”

手机里断断续续传来微弱的女人声瞬间在我脑海爆炸!

我坐起身,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听着手机里的声音。

“以深,你别这样,你已经跟她结婚了。”

“那个恶毒的女人,若不是她算计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今天!”

“可……可是……”

“玥儿你放心,她会同意离婚的。”

到这里,电话就被挂了。

我的脑袋“嗡”一声炸开,连同着心也在滴血。

刘玥回来了!

而他要跟我离婚!

我紧紧攥着手机,指骨都开始发白。

好的很,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是真的因为我爬上他的床在生气,原来,是那个女人回来了。

他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婚!! 

第二天,顾以深果然又来了。

他一来就直接开口:“叶相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说了,陪我三个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垂眸,藏在桌底的手紧了紧。

“叶相思别给脸不要脸,当初若不是你使手段,刘玥也不会出国,如今的顾太太也不会是你!”

果然,他心里还是记恨着三年的事,认定了刘玥出事是我做的手脚。

而事实是刘玥收了老爷子的钱,放弃顾以深对她的感情,为了自己的前程离开的,而非我使的手段。

“我不会离婚的。”我看着他,坚定道。

“呵,叶相思,你怎么就这么贱呢?非要跟刘玥过不去,你伤害了她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害她第二次!这婚你不离也得离,没有挽回的余地!”

他的话,无疑已经将我定了死罪。

喉咙里一股腥甜涌出,我赶紧去了厕所,哇的一口鲜红呕出,仿佛被抽筋拔骨,痛不欲生。

我擦掉嘴角的血迹,靠在墙壁上大口喘气,眼泪汹涌无法阻挡。

我回到客厅,顾以言已经等得不耐烦。

看到我就开口:“你到底想干嘛!你这样互相折磨有意思吗?”

没意思透了。

我现在不想和他纠缠,看了他一眼就打算离开。

不知道他从我的眼神里误会了什么,他一边解开领带,一边怒斥:“贱人,不是要我陪你睡三个月吗?好,我陪你!三个月后马上给我签字离婚滚蛋!”

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欺身上前,将我狠狠压在身下。

“你发什么疯?”我生气的挣扎,不断地捶打他。

他解开皮带,将我的手紧紧捆绑压在头顶,居高临下道:“三个月,我最后容忍你三个月,时间一到立马从我的生命消失,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我愣住,不再挣扎,木楞地望着他,心寒到了极限:“放开我!”

我用力压下恶心,再将涌出喉咙的腥甜咽下去。

我咬着牙不敢说话,担心牙齿上会沾上血迹被看出来,至少不能让他看出来。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他冷冷一笑,钳住我的下巴强迫我去看他。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腥甜再次翻涌而出,嘴里全是血,我难受地去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

再不走,血只怕会从鼻子涌出来,我拼命挣扎,却是徒劳。

顾以深看着我这个样子,似乎很满意,嘲讽地说:“怎么?现在又不要了?”

“噗--!”我还是没撑住,血溅满身,胸口痛得跟刀绞似的。

他的白衬衫开满了红梅,昏迷之际,我似乎看见了他眼底的震惊。


作者:佚名。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处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LQVjnGfOyEvYxSsnyJXBWlVLDicdDuj3jt17ylhtIO1mU68FogKakOibibTebdZBSlia37bkJoV1n2J32kGGQxEia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