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南阳散记

南阳,己是我第二次来了。

说起南阳,我先前知之甚少,甚至从没想过会来这里游玩,了解她恐怕也是从诸葛亮的草庐中得知一二。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可自那次与国铭哥取得联系后,一切都变了。南阳,我开始向往,也会在心房深处留一个位置将它安放,那是期待,是牵挂。

    双脚再次落在南阳的土地上,内心充满了踏实感,模糊的意识里多了一个标签——国铭哥的故乡,因此,南阳于我,渐渐变得熟悉起来。

这次来南阳,我没想去草庐感受诸葛亮的赤胆忠诚;也不愿再去内乡县衙体会官府的威武森严。我所奢望的,是享有亚洲“天池美誉”的丹江口水库,它横跨鄂豫两省,是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由于水质较好,成为了国家南水北调的水源地。

    85上午,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人踏上观光船,随着一声长鸣,我们向水库深处驶去。一群蠢蠢欲动的人们,早已按捺不住几欲躁动的心,从跳上船的那一刻,便不得消停,欢笑着,畅谈着,呼喊着,尽情发泄着内心的欲望。船并没因此而减慢,我是怕水的,穿好救生衣,躲在船舱里,透过窗口探向外面,水面波澜不惊,水色空明。“鱼翔浅底,岸芷汀兰”似乎太娇柔;“皆若空游无所依”又似乎太造作了。看,鱼儿在这样广阔的空间里,疯狂的生长着,他不用渴望拥有一双世俗的眼睛去窥望这个世界。忽而,我又害怕起来,隆隆的马达声击起片片水花,搅碎了她的清梦,我担心会伤到她润滑的肌肤,即使是触碰到他的一片鳞羽,也让我觉得太过残忍。也许是我多虑了,欢快地游动里看不出他们的惊慌。

   我们的船驶向湖中央,水面变得越来越开阔,偶尔会有一叶小舟,从我们的身旁驶过,让人不禁想起,“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的夕阳晚景图,凄寒中,让人不免有些遗憾。赶巧日光不算太好,水面上笼罩着一层轻雾,使得天与云与山与水,连成一片,我适才领悟到“烟波浩渺”的真正含义,我沦陷在了这梦境般的世界里。

   “水儿,来给大家照相”。窦哥把我拉回到现实,人们又开始喧闹了,各种姿势的摆拍,或躺,或卧,或坐……我也极力的调动情绪,给他们定格最绚烂的美好。渐渐的,我ag官方网站忘记了自己是在恐惧的水世界,大着胆子爬到了甲板上,开始倾听水的声音。船尾激起的水花,蹦跳着,翻滚着,犹如淘气的娃娃,做了顽皮的游戏,瞬间又轻快的落下,形成一道水线,远远的被甩在身后,如若没有我们的惊扰,不会有这样的悸动。她不似大海那般波浪滔天,也不如西湖那般凄婉缠绵,她有着自己所特有的静谧安详,如《二泉映月》般缓缓流转。细风过处,掠起她美丽的肌肤,犹如美艳少妇衣服上的褶皱。我想掬你入口,让我的心与你真正靠近,可我又怎能够,自私的将你拥有?

他就这样平静的在这儿,没有太多的故事,却无声的包容了一切。我也变得安静,沉淀了一颗浮动的心。我们走过太多的平湖烟雨,却不明白当初为何出发,现在又不知道该去向何往?有太多的执念放不下,左手牵着功名,右手擎着利禄,有种叫奢望的东西浸染着我们的心,以至于我们走得太匆忙,忘记了要时时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来时的路。面对无垠的丹江,我找到了归属感。

我轻轻地笑了一下,笑的是那么轻松,似乎有一种顿悟后的解脱,幸好我没有在这里合影,不然留下的只是虚妄,再不见美好。

    归途,我不再自失,湖水变得更澄澈,我的心也更透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fvRaIuegXJsnTuJXmD3PdPuSVwKRwJVmBaeeyUAOG1icsRN3xuEMH9OQ51tmzjE9180RaHpt5LrWhOia0ZibOW9VA/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