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抗战中的程潜将军

来源 |  民革中央《团结》杂志

作者 | 卢淼




程潜将军

1935年12月,在上海一幢公寓里面,程潜将军拿着国民政府正式任命他为国民政府参谋总长的委任电报激动万分。他早年是同盟会成员,曾任国民政府军委会主席、西征总指挥兼第四路军总指挥。1928年在与桂系的冲突中,程潜被李宗仁拘禁在家,做了七年的寓公。而此时此刻的中国,正处于危难之际,日本帝国主义得寸进尺,东三省、热河、冀东,一片片大好河山沦陷,《上海协定》、《塘沽协定》、《何梅协定》,一个个丧权辱国条文签订——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是,这位极力主张全民族抗日的爱国将领,却如浅水困龙,无由申志!是程潜的老部下,曾任老六军师长、时任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次长的杨杰,认为程潜是抗战急需的将才,极力向蒋介石推荐程潜为参谋总长。蒋介石接受了杨杰的建议,1935年12月18日任命程潜为国民政府参谋总长。程潜立刻走马上任,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战斗中。

大敌当前,力主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但是此时,国民党内部的矛盾却也逐渐凸现出来。1936年,地方实力派广西李宗仁、白崇禧,广东陈济棠等,主张抗日救国,联合反对蒋介石。而蒋介石态度强硬,不惜兵戎相见。史称“两广事件”。一旦发生大规模冲突,将严重影响团结抗日的气氛,给日军以可乘之机。刚刚就任参谋总长的程潜,受命于危难之际,认为大敌当前,只能以大局为重,蒋、桂宜和。他满怀赤诚之心,为两方的和解作斡旋工作。在刘斐的帮助下,程潜抛弃与李宗仁的个人恩怨,多次往返广西、南京。在蒋介石面前,程潜和刘斐极力陈述和平解决“两广事件”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另一方面,他们也向李宗仁、白崇禧表达和议成功的愿望,程潜甚至说:“如和得成,要我磕八个响头,我也心甘情愿!”在程潜的努力下,“两广事件”最终得到和平解决,而因此保留下来的战斗力量,也得以迅速投入到抗日战争前线。

全面抗战开始后,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了抗日讲话。身任参谋总长的程潜,力主抗日的举动,起到了中坚作用。从7月11日到8月12日,国民党政府军事机关主要长官、幕僚及有关ag官网在军政部部长何应钦的官邸举行会议达33次之多。程潜几乎每次必到,对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国民政府的和战方略、军事部署等发表了很好的意见。在国民党政府军事首脑会议上,他说:“我们应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觉悟,停止内战,去为抗日的神圣事业而尽心竭力。”同年10月,程潜欣然受命代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他抱着在疆场战死的决心,预先立下遗嘱,奔赴抗日前线。石家庄失守以后,日军三个师团横行在河北平原上。而程潜指挥的部队仅仅3个半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程潜将部队移至安阳至漳河南岸一线布防,指挥作战。他鼓励左右将士说:“大敌当前,有进无退。中国虽大,也没有多少地方可退了。战死在阵地上是最光荣的!”10月19日,日军分三路渡漳河进攻,程潜奋不顾身,亲自指挥军队于21日拂晓发起反攻,夺回了失去的高地,将日军压迫到漳河岸边。渡河的日军不久得到增援,再次进攻。程潜指挥所部从拂晓激战至晚上12点,双方不分胜负,形成对峙局面。几天后,日军向安阳发起进攻,程潜采用“围魏救赵”的办法,从大名抄敌后方,袭击邢台,来解安阳之危。但是安阳守军在未得到增援前就退守宝莲寺,日军趁机逼近大名,形势更加危急。程潜临危不惧,加紧部署,在安阳以南汤阴以北排兵布阵,激励官兵奋力抗御,与日军相持3个月之久,稳定了平汉线的形势。

临危受命,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率部抗日

1938年,程潜正式出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统辖三十多个师、数十万大军,驻扎在郑州。程潜深知,地处中原的河南,是华北抗战的后方、华中抗战的前线、保卫武汉的屏障、南北战场的枢纽,在全国抗战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此时日军继续南犯,调动4个精锐师团猛扑台儿庄。程潜奉命组织豫北、豫东作战,统帅豫东兵团、第十七军团、第三集团军、第二十集团军、第一集团军等部队,顽强抵抗日军进攻。2月8日,日军十四师团土肥原部向宝莲寺程潜部队猛攻。程潜亲自指挥守军奋力抗击,激战数日。但是由于实力相差悬殊,右翼宋哲元部被日军突破,程潜在濮阳、长垣布置的防线被撕开一个缺口,日军与沿平汉线南犯主力相呼应。当见到宋哲元部渐入困境,程潜断然调兵策应宋哲元,派骑兵北渡黄河,重创日军。结果不仅解了宋哲元的围,更迫使日军不敢贸然南犯。

此时,进攻徐州的日寇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突破我军防线全力猛扑台儿庄。为了配合主战场,蒋介石急电程潜:严督所部积极行动,牵制敌人,减轻鲁南作战友军的压力,以彻底歼灭该方面的敌军。程潜接电,立即指挥部队作外围策应,牵制日寇力量。中国军队齐心协力,终于取得台儿庄战役的重大胜利。

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为保证抗战的顺利进行,改革弊政

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是程潜将军为官一方的真实写照。1938年春,程潜兼任河南省主席之后,发布了治豫纲领:一、民政以澄清吏治、安定地方为原则;二、财政以厉行节省、免除苛杂、剔去中饱为原则;三、建设以适应国防、交通及军事工业为原则;四、教育以启发民族意识、激起牺牲精神为原则。其施政方针是:铲除贪污、肃清土匪、免除苛派、整理征兵、赈济灾民。紧接着,程潜命令他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秘书长兼政训处长李世璋通知河南各县县长到郑州集会,程潜亲自出席训话:“为了抗战胜利,必须刷新政治,整饰军纪,严禁贪污,杜绝浪费。”散会后,程潜在各地明察暗访,深入民间,周密调查,对那些贪赃枉法、鱼肉人民、罪大恶极的县长,给予严厉惩办。这些政策的实施,在河南境内一度掀起了抗日的热潮,开启了河南抗战救亡的新局面。

身体力行,积极推动国共合作

抗战期间,程潜还真挚与共产党合作、共同抗战。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派中共党员朱瑞到第一战区协助工作。程潜毫不见外,热忱接待,任命朱瑞担任政训处秘书长,并在第一战区长官部建立了第十八集团军联络处,朱瑞为主任。这对开展河南抗日救亡活动,创建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都起到了重要作用。正在这时,有一批平津流亡学生到达郑州,其中有中共地下党员和民族解放先锋队成员葛佩琦、王振鸿、刘野亮等四十多人,经李世璋联系了解后,程潜委派他们为民运指导员,经过短期受训,分配在商丘地区十二个县,组织民众抗日自卫军,聚集抗战力量,保卫战区安全。同时,程潜对抗日救亡中的一些进步团体,也是尽力支持。这些进步团体对于提高国统区人民群众的抗日救亡爱国热情,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相继失守后,抗日战争开始进入相持阶段。此时,程潜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天水行营主任,统一指挥北战场,驻地设在西安。在程潜任天水行营主任期间,仍然执行孙中山先生遗教,坚持国共合作,慎重处理国共两党关系。一方面,他制止了陕甘宁边区绥德专员何绍南制造事端、阴谋破坏国共合作的图谋。另一方面,他对进步人士和一些共产党员的抗日活动予以掩护。当时被扣押的共产党“嫌疑犯”300多人,程潜都予以释放。

由于程潜是对日作战的强硬派,成为侵华日军的眼中钉。1939年3月,日军空袭天水行营,目标直指程潜。结果造成天水行营64人死亡,其中多数为将校级军官。程潜在轰炸中也被埋在防空洞中,多亏抢救及时,才幸免遇难。1940年5月,程潜调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兼战地委员会主任委员,赴重庆任职。在重庆,程潜一如既往地坚持国共合作,共同抗战。常与周恩来、林伯渠等中共中央领导人联系,共商抗日大计。他还利用自己的职位和声望,掩护一些共产党人、进步人士从事抗日救亡活动。

程潜将军虽戎马一生,但一直厌恶内战。解放战争后期,为了避免湖南人民受到更大的损失,时任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程潜毅然决定站到人民一方,脱离反动政权。解放后,程潜曾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

今天,程潜将军离开我们已经有37年了,值此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回忆起他在国家民族危难之时,毅然挺身而出,顾全大局、英勇杀敌的光辉形象,不禁使人心潮澎湃。而程潜将军在大敌当前时那种“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精神,也将进一步激励我们后人为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而努力奋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