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阿姨学经典】简明英国政治史(五):混合政体的黄金时代 | 冬川豆





英格兰宪法的正统理论不是民主政体,而是混合政体。混合政体就是中世纪的各等级共治的一个变形。什么叫宪政?宪政就是不容许任何一个等级掌握全部权力,以致危害了其他等级的利益。光荣革命不是一次革命,而是复辟,恢复了英格兰王国古老的各等级共治的传统。

· 接上文 ·




rrrrr最近400年整个世界的历史,用一句简单粗暴的话就是说,凡是接近于英国模式的,王权扩张财政失败,因此蛋糕留在资本家手里面的国家,包括英国、荷兰,和北欧那些新教小国,最后在发展资本主义和议会民主的过程中都比较顺利。像法兰西和西班牙这样,国王成功地吃掉了蛋糕,压住了资产阶级,走了一条国家主义的路线,这些国家发展资本主义都不太成功,政治局势也不太稳定,不断发生像拿破仑这样的军事政变,不容易建立稳定的议会民主制度。这个区别大概就是起于爱德华四世(Edward IV,1442-1483,1461-1483在位),终于威廉奥兰治亲王(William III,1650-1702,1672年起为荷兰执政,1689年起兼为英国国王,他一生的主要事业即对抗路易十四)这段时间;对法国来说就是起于路易十一(Louis XI,1423-1483,1461-1483在位),终于拿破仑(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1799-1804年为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第一执政,1804-1815年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这段时间。英法两国的国民以及通向资本主义和议会民主制的这两条道路大致上就在那段时期完全岔开了。

rrrrr国会对国王的财政约束,在复辟时期以后,又产生了另一些新的结果。因为国会的拨款是不太积极和管得很严的,所以国王和政府对金融界的依附性要比大陆强得多。他有的时候经常要向伦敦市金匠或者是银行家借钱。金匠就是银行家的雏形,因为金匠是经营金器的,黄金是很值钱的,所以他的信用比较好,一般的人容易把他的钱寄放在金匠的手里面。因为他,反正有黄金在那儿保着,保证不会亏,于是这些金匠就变成了第一批银行家的雏形。伦敦的金融业发展得最早,受英国内战刺激和受英格兰王国国王政府财政匮乏刺激非常大,既然财政匮乏,那就经常需要银行家来周转、借钱,借新债还旧债,借了钱以后用未来的海关税收作担保,然后整理海关税收,然后再用后来实现的海关税收再担保原来的税收,利滚利,债滚债。这样下来,英格兰王国的国王陛下的政府变成了一个永远欠债的政府。他的命根子,随时随地就捏在伦敦的银行家手里面,伦敦的银行家愿意让谁上台,谁就能上台。




1593年的伦敦地图




17世纪的伦敦

rrrrr从内战以后,等于是,伦敦的银行家支持的政府,没有一次失败过。查理一世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伦敦的银行家把钱给了苏格兰人,而奥兰治亲王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伦敦的银行家不愿意把钱给詹姆斯国王,却更愿意给荷兰的军队。威廉亲王带着荷兰的军队来带英国,他不是白来的,他的那些军队是由英格兰国会付钱,具体说来,其实也就是伦敦资本家凑钱,请外国干涉军,请外国人带着外国的军队来打败英国本国的军队,把英国本国的国王赶走了,迎立外国君主当自己的国王。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说得更刻薄一点,我们可以说是,国会和伦敦的资本家下定决心,有钱,宁可给外国人的干涉军,绝不给本国的国王。光荣革命实际上就是这样一次侵略。威廉带来的军队比詹姆斯(James II,1633-1701,1685-1688在位,英国最后一位天主教国王,被光荣革命赶下台)本人带来的军队还要多,他带的荷兰船队,就是经过拿骚的莫里斯亲王(Maurice of Nassau,1567-1625,荷兰军事家,近代欧洲职业化军队的鼻祖)按新方法训练出来的船队,至少有一万多人,舰队核心的,在当时,重量级军舰有几十艘,比英格兰王国本身的海军力量还要强大得多。没有这支强大的力量,国会的政变很可能就会落到以前的蒙莫斯叛乱(查理二世的私生子蒙莫斯公爵在詹姆士二世登基后发动叛乱,被镇压下去)和之后的苏格兰叛乱(1689年到1746年,詹姆斯党在苏格兰发动了多次叛乱,但均遭失败)同样的局面,很可能会被亲国王的军队一举打败。这一点,其实英国自己的正统历史学家也是不大愿意强调的。英国革命的成功,实际上,即使不是主要是外国力量干涉的结果,也是少不了外国干涉的。




威廉三世与詹姆斯二世间的激战——爱尔兰的博因河战役(1690年7月12日)

rrrrr本国的资本家,为了本国资本主义的长远发展,废掉了本国的政府,迎来了外国的干涉军。外国君主有一个很大的好处,不仅是因为他带来的军队能够打败詹姆斯国王原来的军队,而且因为这样的君主不大容易有强烈的胃口干预英国本国的事务。威廉愿意来到英格兰,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英格兰国会给了他钱,另一方面呢,他也希望借用英格兰王国的力量去对抗法国的路易十四。他始终是一个欧洲人,他要做英格兰国王,但他对英格兰王国本身的事务本身不是很感兴趣,他只是希望在外交上,把英格兰和荷兰结成,能够有效地对抗法兰西。达到这个目的以后,他就不再管英国本国的事情了。而以前的詹姆斯国王对英国本国的事情是事必躬亲、样样都管的。而英国本国的地主、绅士和资本家,他要的就是这样的国王。英国和荷兰的很好,海上国家进行反对大陆霸权,这样也符合英国的利益。这一点我们让你满意,但是英国国内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多管了。这等于是双方各取所需的一场交易。




The Bill of Rights (1689)




威廉三世及二世与玛丽二世的雕刻

rrrrr威廉和玛丽(Mary Ⅱ,1662-1694,詹姆斯二世的长女,威廉三世的妻子,光荣革命后与丈夫一同成为英国国王)去世以后,安妮女王(Anne of Great Britain,1665-1714,1702-1714在位,斯图亚特王朝最后一任君主)继位。然后安妮女王去世以后,英国国会又宁愿从德国引进汉诺威王朝的乔治(George I ,1660-1727,1698年起为汉诺威选帝侯,1714年起兼为英国国王。安妮女王无嗣,英国国会为了防止天主教徒继位,选出詹姆斯二世之父詹姆斯一世的外孙女索菲亚的儿子汉诺威选帝侯乔治·路德维希继位,即乔治一世。英国汉诺威王朝开始)当他们自己的国王,而坚定地拒绝让安妮的弟弟查理·爱德华(Charles Edward Stuart,1720-1788,詹姆斯二世之孙,自称理查三世,他领导了著名的1746年苏格兰叛乱,被称为“小王位觊觎者”)即位。这个原因很简单,安妮是女人,照当时的看法,她没有什么政治头脑,她虽然是詹姆斯的女儿和玛丽的妹妹,但是她什么也不管。英国的绅士和资产阶级仍然能够像在威廉王朝时期一样,自己管自己的事情。安妮死了以后,如果让她的弟弟查理·爱德华即位的话,查理·爱德华既然是王子和男人,他很可能会自己管事的,他又是詹姆斯的孙子,让他回来是不安全的。他很可能像是老国王詹姆斯一样事必躬亲地管起来,这样就不好了,还不如让安妮的德国亲戚——布伦瑞克家族(Brunswick)从汉诺威入主大宝。因为乔治国王是一个连英语都不会说的人,他坐在威斯敏斯特,实际上就是处在一个摆样子的地位。国会给了他一大笔钱,然后他就用这一大笔钱养了一批艺术家和音乐家,包括著名的亨德尔,让他在这里写《弥赛亚》,搞沙龙,搞文艺活动。政治上的事务,他跟英国民情太隔膜,跟他们的大臣都没有办法有效地交流,只有一切都交给他们大臣。于是像沃尔波尔(Robert Walpole,1st Earl of Orford,1676-1745,以第一财政大臣的身份主导内阁约20年,后被认为是英国第一位首相)这样的大臣,自然就大权独揽了。




《1701王位继承法》摹本

rrrrr首相制度是在汉诺威王朝时期形成的,其实不是正式决定形成的,而是一个权宜之计。因为威廉国王至少还能够听得懂英语,而乔治国王连英语都听不懂,他根本不可能再主持任何会议了,那么大事总得有个领头人,于是,第一财政大臣沃尔波尔就自然而然地成了诸大臣之首,因为财政是政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以前的宪法斗争都是为了财政展开的,沃尔波尔既然是财政大臣,那么每一次内阁形成决议以后都向国王报告,而国王什么也不懂,首相的报告他是很难反驳的。于是,第一财政大臣就变成了首相——就是第一大臣(prime minister),这个称呼在开始的时候是非正式的,因为从法律上来讲,他这个大臣不一定比其他大臣高明,但是既然每一次都是他向国王报告,在国王批准之后又向国会去说,结果他变成了一个主要的联络人,那么他在新闻界,习惯上就把他叫做第一大臣,第一大臣自然就变成简称首相。以后习惯变成自然,一切权力都归在首相手里面了。




沃尔波尔(1676-1745),1721-1742担任财政大臣

rrrrr等到乔治三世国王(George III,1738-1820,1760-1820在位。他试图重振王权,最终失败。在他统治下美国独立)出生在英国,跟他的祖父、父亲不一样,他总算是会说英语了,开始有点管事的欲望的时候,首相制度已经建立得很坚固了,没有办法再削弱首相的权力了。而这时候乔治三世国王又犯了一个错误,在美洲殖民地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结果打了一场败仗,促使美洲殖民地独立。经过这一次失败以后,因为乔治国王对美洲战争的意见跟他们大臣不同,格兰维尔首相(George Grenville,1712-1770,辉格党人,1763-1765年任首相)本人是有妥协意识的,而乔治国王准备积极地搞一点政治功绩,结果他失败了。这次失败相当丢人,严重地损害了他的政治根基,以后他更难管事了。再往后,他据说是患有精神病,更加不能管事了,于是乔治王子(George IV,1762-1830,1762-1820年以王储身份出任威尔士亲王,1811-1820年间因为父王乔治三世精神失常而兼任摄政王,1820-1830年为国王)摄政。以后,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就是所谓,地主资产阶级专政的情形,就变得无法改掉了。以后的国王,等到维多利亚(Alexandrina Victoria,1819-1901,1837-1901在位)和阿尔伯特(Albert,Prince Consort,1819-1861,德国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的幼子,与表姐维多利亚女王结婚。他作为女王丈夫,非常活跃,发挥了很强的政治影响力)当权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于这种局面,觉得国王本人就是不应该当权的。君主立宪在这种情况下,经过习惯的积累,逐渐变得不可动摇。

rrrrr这是英国宪政的第三个时期。在这个时期,英国度过了都铎王朝和斯图亚特王朝加强王权的危险尝试,由于一系列阴差阳错的因素,实现了金融家、资本家和地主阶级的统治,一切权力归于威斯敏斯特。这第三个时期就是通常所谓的立宪君主制的黄金时期,19世纪自由主义的黄金时期。这个黄金时期在1830年左右达到顶峰,然后,它实现了混合体制的最佳局面:各阶级、各等级分割权力。




Canaletto – Westminster Abbey. London: Westminster Abbey, with a Procession of Knights of the Bath (1749)




英国国旗的演变

rrrrr在此以后,它面临着相反方向的冲击。在都铎王朝和斯图亚特王朝的时代,威胁议会权力的主要力量来自于国王,但是在1830年以后,新的力量崛起,威胁议会权力的主要因素开始从下层阶级、劳动人民这个方向传过来。我们所说的宪章运动(The Chartist Movement),它要求什么呢,它要求全体男性的普选权。照现在看来好像就是习惯的、大家认为都是这样的,不但是全体男性,而且全体女性,全体成年人都应该享有选举权。但是这绝对不是英格兰宪法的正统。英格兰宪法的正统理论,它不是民主政体,而是混合政体。混合政体就是中世纪所谓的各等级共治的一个变形。各等级主要就是国王、贵族僧侣和市民阶级。这三个等级,再加上在中世纪存在的其他什么利益团体之类的,加在一起公议国是,各个等级都是必不可少的。什么叫宪政呢,宪政就是不容许任何一个等级掌握全部权力,以致危害了其他等级的利益。所以,国王如果掌握了全部权力,这是错误的;但是平民阶级如果掌握了全部权力,完全推翻国王和贵族的势力,这也是错误的。甚至在英国内战时期,英国国会都要特别发表声明说是,他们反对的是查理一世国王个人的不法举动,他们既不反对国王,也不反对贵族。国会军虽然打击的是查理国王本人,他们挂的牌子还是皇家军队,也就是说,他们反对的是国王的越权举动,并不是反对混合政体本身。然后克伦威尔的政变破坏了英国的法统,公开成立共和国,这也是他们不能容忍的事情,他们必须通过复辟来恢复英格兰王国的法统。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光荣革命不是一次革命,而是复辟,是恢复了英格兰王国古老的各等级共治的传统,恢复了詹姆斯、克伦威尔和查理一世都企图从各种方面侵犯的宪政基础。

rrrrr以后的英格兰王国,在18世纪和19世纪初有良好的宪政状态:它有国王,但是国王的权力非常有限;它有贵族,有主教,贵族和主教在上议院能够发挥有效的制衡作用,上议院经常否决下议院提出的议案,例如,爱尔兰自治的法案啊,或者是扩大选举权的法案啊,都被上议院否决过几次,能够有效地发挥制衡作用;下议院代表平民,但是这个平民也还是有产阶级的平民,不是全体居民,如果你的财产资格达不到一定的限度,你是没有选举权的。普通的工人阶级,绝大部分,都没有选举权。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有权选举下议院议员的英国居民只占英国居民的极小一部分,最多的时候也不到四分之一,正常的情况下是六分之一左右。




维多利亚时代画家William Wyld笔下的曼彻斯特郊外,地平线上烟囱临立

rrrrr这种情况,同时,还有一个选区制度的问题,因为18和19世纪,光荣革命以后采取的政治措施,为了针对詹姆斯国王企图用人为手段干扰选举模式的不法举动,他们完全维护了伊丽莎白时期的选区制度。这个选区制度跟工业革命以后的人口分布不一致,也就是说它包含了许多古老的自治市镇。这些自治市镇,在伊丽莎白女王的时代,在中世纪,曾经是人口众多,在国会里面有两个议员,但是在工业革命以后已经完全衰败了,有些老的选区现在已经只剩下十几个人甚至只剩下几个人。但是这十几个选民和几个选民仍然能够按照伊丽莎白以前发给他们的古老特许状,选出两名国会议员到威斯敏斯特去议事。同时,新兴的某些城市,像格拉斯哥(Glasgow)这样的大城市,它已经有了几十万人口,但是因为在伊丽莎白时期,这个地方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个城市是在工业革命以后从白地上建立起来的,以前没有这个城市。既然没有这个城市也就没有这个选区。所以格拉斯哥的几十万人,一个国会议员都没有。当然他们看到那些古老的衰败的选区十几个人、几个人都能选两名议员,而他们几十万人一个议员也选不出来,自然是心理不平衡的。他们要去改革。这个改革,在某种意义上,带有新兴的资产阶级要求分享古老地主阶级权力的企图。古老的绅士跟工业革命的关系不是太直接,而新兴的工业革命产生的工业家往往都居住在格拉斯哥这样的新型城市,因为选举制度的缘故,他们没有办法到国会去找他们的议员。于是各方面的合力形成了议会改革的要求、压力。威灵顿公爵(Arthur Wellesley, first Duke of Wellington,1769-1852,在滑铁卢之战中击败拿破仑的名将,1828-1830年间曾任首相)的政府一开始是极力抗拒的,但是由于英国的贵族本身并不是很统一,很多开明派贵族本身也支持改革,同时也害怕英国发生法国大革命那种戏剧性变化,最后在格雷勋爵(Charles Grey,2nd Earl Grey,1764-1845,1830-1834年间任首相,推动1832年改革法案通过)的领导之下,发生了1832年的议会改革。




“暴发户”格拉斯哥 Glasgow




1832年议会改革




威廉四世批准启动1832年改革法案

rrrrr1832年的议会改革降低了选举权的门槛,重新调整了选区,使新兴的工业城市产生了自己的议员,同时把一些人口太少的、已经没有资格称为城市的老的选区给裁撤了。根据人口的重新部署,调整了整个区划,同时新的国会通过了英格兰王国的地方自治法,把普遍的自治权授予了所有各地区的新兴城市,完成了英国的国家体系。开了这个头以后,以后整个19世纪政治的核心就是,不断扩大选举权,一步一步的扩大。到1878年的选举改革,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1st Earl of Beaconsfield,1804-1881,保守党领袖,1868﹑1874-1880两次出任首相)时代的选举改革,英国大多数男性基本上都有了选举权。到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1863-1945,自由党领袖,1916-1922年间任首相,他的政策开福利国家先声)的时代,英国大多数的成年男性已经取得了选举权。1922年以后,所有的英国居民都取得了选举权。这样就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其实这个后果在19世纪中叶,阿克顿勋爵和麦考莱当时就讨论过的。后来有很多中国人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么19世纪中叶的自由主义者对选举权的扩大采取非常谨慎的、保留的、往往是反对的态度。照中国人一厢情愿的理解,这应该是民主和进步的措施。

rrrrr但是,大家要注意,自由是自由,民主是民主,这是不同的两码事。议会选举权扩大,最后实现普选,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民主的进步,但是不一定是自由的进步。照英国和中世纪以来,历代相传的经典政治理论,最有利于保存自由的制度是混合制度,是各阶级、各机构进行分权,谁都不能绝对占上风。如果选举权过度的扩张,那就很可能导致平民阶级势力严重的压倒了贵族和国王的势力,把英国的政治体制,由各等级分权的混合宪制,变成单一主权的民主政体。单一主权的政体无论是权力来自于君主还是来自于人民都是不好的。因为,不是说是君主权力不好,等到人民掌握了权力就一切都好,而是权力本身就是坏的。任何人掌握权力都是坏的。君主掌握权力就会变成暴君,人民掌握权力也会变成暴民。所以,不能天真地认为,人民天生下来就有道德上的正义性。

· 未完待续 ·




———————————————

种子不死,一叶方舟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