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简明英国政治史(六):大众民主的胜利与日不落帝国的黄昏 | 冬川豆





大家好像一直都觉得自由和民主是天然相互支持,而且民主的促进一定是有利于自由的。但是这个观点得不到历史的支持,而且也绝对不是西方19世纪以来宪政理论的正统。

· 接上文 ·




rrrrr人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够合理地使用权力:就是说,在人民的权力和君主的权力一样受到,比如说,资产阶级和贵族的节制的情况下,他的权力才能够表现出最佳的状态——19世纪的最佳状态。当时一些人预见到:人民掌握全部权力以后可能产生许多危险的副作用,其中最重要的一条还是关于财政这方面的。我们刚才提到,18、19世纪是有产阶级时代,是地主和资产阶级掌握核心权力的时代,下议院基本上是有产阶级选举出来的,因此,他们天然的主张财政保守主义,道理很简单,每一个钱都是从他自己口袋里面掏出来的。以前他们反对国王,就是因为国王想从他们的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让他们无法监督。现在他们掌握了议会,削弱了国王的权力,可以自己当家作主了,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避免法国那种财政扩张,同时把英格兰银行变成英国宪法制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把英镑的稳定性作为英国宪法的内在组成部分。所以光荣革命以后,英镑和黄金挂钩,它的稳定性维持了整整200年,创造了人类货币史上的奇迹。这里面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地主资产阶级控制政权,绝对不愿意多花钱,能省就省,绝对不愿意搞通货膨胀,无论是多花钱、多征钱还是搞通货膨胀,直接受害者都是有产阶级。




1800年的上议院




19世纪早期的英国下议院会议情景

rrrrr而无产阶级不一定。因为无产阶级是没有钱的,他是不纳税的。不纳税的结果,政府增加税收,主要是增加在资本家和地主的头上,无产阶级没有损失,而政府增加的钱,如果用来搞公共工程建设,比如说用来修一座桥、修一座广场、修一座博物馆,或者什么炫耀性工程,那这些炫耀性工程是不是要增加就业机会呢,这些工作肯定需要工人来做。结果工人如果有了投票权,他肯定会支持增加税收、增加开支的政策。增加税收,这个钱由资本家出,增加的开支会转变成为就业机会,就业机会转变为工资,迅速进入无产阶级的口袋。一旦实行全民普选,那么不可避免的情况就是,有钱人人数相对较少,而无产者人数相对较多。对于无产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最重要的,不是像长期国会时代的老英国革命家,不是像克伦威尔和汉普顿(1635年,查理一世未经国会批准而征收船税,乡绅约翰·汉普顿拒绝交纳。这一案件被提交给财务署审理。约翰·汉普顿的辩护律师声称:“为保障英国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国王的特权在任何时候都应受到法律的限制。”)那样。有产阶级最怕的是国王多花钱多要钱,他们怕横征暴敛。资本家是害怕横征暴敛的,但是工人和无产阶级他怕的不是横征暴敛,他怕的是就业机会不足。就业机会不足,工人就要失业,所以他的损失就会很大。横征暴敛是资本家吃亏,对他们没有直接的损害。

rrrrr所以,无产者一旦掌握了权力,有了选票,那么各大政党,无论是保守党、自由党还是工党,都要面临极大的选举压力,他们要争取劳工阶级的选票。争取劳工阶级的选票最简洁的方式是什么?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比如说,政府增加资本家的税收,然后在伊斯普里奇那个地方开一个造船厂,修一个船坞,兵工厂,租一支海军舰队,这都是无产者欢迎的。海军舰队一增加,他们当兵的机会就增多了,可以去领军饷。工厂一有了,他们的就业机会就增加了。政府办一个公立学校就更好了,私立学校是自己出钱办的,那当然是有钱人子弟才上得起,公立学校那是政府赔本经营的,那就是给无产阶级子弟准备的。无产阶级一旦获得选票的话,第一件重要的变化就是:公立教育制度极大地扩张了。自由党政府在1906年赢得胜利主要是因为它的教育改革议案(自由党在1906年的大选中获得了下院的绝对多数席位,阿斯奎斯组阁)。教育改革议案的骨子里面是什么呢,就是政府增加财政税收,广泛地办公立学校,让所有穷人的子弟都能够上得起学,这句话如果按照现在和中国普遍人的观点,绝对是进步大好的。




Tariff Reform League poster, featuring Joseph Chamberlain

rrrrr但是如果按照19世纪阿克顿勋爵那个时代的宪法观点来看,这是赤裸裸的抢劫。所有的人都应该用自己的钱去办自己的事情。你想要办学校那么你自己捐去,到社会上去吸引募捐的那群人,怎么能把手放在别人的口袋里拿别人的钱来办自己的事情?还要征收所得税?所得税是什么?那不是抢劫么?那是对财产权的粗暴侵犯。什么是英国革命?革命的实质就是,不给代表权不纳税,纳税人决定一切。我们不要像现在有些新闻记者说的那样,纳税人就是人民,以后人民当家做主。那完全不是。他的意思是说,纳税人掌握一切权力就是地主资产阶级掌握一切权力。税是谁纳的呢,是地主和资产阶级纳的,不是你们无产阶级纳的税。既然资产阶级纳税,由他们负责管钱袋子,这样,钱才能够得到合理的使用。因为这样用出去的钱,他们自己有切肤之痛,所以他们会谨慎地使用钱。无产阶级,就像我刚才描述的那样,对于政府用钱是没有切肤之痛的,不但没有切肤之痛,他们从财政扩张中能够得到巨大的利益,所以他们肯定会支持政府大规模的用钱。




1868年的格莱斯顿内阁

rrrrr我们回顾19世纪晚期英国宪法变革,就会发现格莱斯顿(William Ewart Gladstone,1809-1898,原为保守党人,后转入自由党,曾四次出任首相,对把大英宪制由混合政体改造为大众民主起到了重要作用。1852年格莱斯顿担任财政大臣以后,提出了一系列政府预算管理制度改革措施,把所有的政府收入都纳入预算管理,改变了长期以来各部门只上缴净收入的状况)的大预算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大预算,实际上,它采取的原则,在现在来看无足轻重。现在的英美,和基本上所有西方的民主国家,都采取这种做法。它采取的实际上的做法就是,通过预算来达到政治后果,把全民的财政开支看成一个整体,尽可能把国家预算用到能够促使国家均衡发展的路线上去。从我们现在的看法,这样太英明、太正确了,一个好的政府不应该是这样吗?一个民族领袖不应该是这样的吗?收税嘛,收税不就是为了全民利益,整个民族国家的利益吗?就是应该均衡使用,促进最落后、最弱势的阶层发展才对。但是我们要注意,按照19世纪中叶以前的宪法观念,这就是危险的滥权行动。它打破了纳税人决定财政开支的一个基本看法,将来就是后患无穷的。它等于说是,政府可以用富人的钱为穷人办事。这件事情按照正统的、古老的、老派的老辉格党的观点来看,绝对是不正确的。

rrrrr财产权是一切权利的核心。文明基本上建立在财产的基础上。什么叫暴政?就是国王或者其他力量侵犯别人的财产。由侵犯财产权开始,一切暴政都会从此开始。侵犯财产权不是只有直截了当那样的一种形式,直接去发动革命去抢,那只是侵犯财产权的一种形式。巧妙的税收安排和巧妙的货币制度,都可以变成侵犯财产权的形式。因为通货膨胀,实际上就是财产再分配,实际上就是针对有产阶级的一种抢劫。英镑之所以稳定,英格兰银行的地位之所以崇高,就是因为英国宪法严格地维护有产阶级的利益,严格维护财产权的缘故。真正正统的老资本主义,必须维护这些基本原则。格莱斯顿的大预算,改变了这种原则,他使新自由主义取代老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是我们现在通常熟称的自由民主观念,这个自由民主观念当中,民主占的地位比自由要重要得多。它等于是说,为了全民的福利,可以牺牲有产阶级的财产权,可以用富人的钱,来培植和帮助穷人。19世纪晚期以后的英国政治发展,至少从目前看来,是不可逆性地走上了这条道路。最开始,在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上议院曾经几度行使否决权,来否决下议院、主要是自由党主导的财政扩张主义措施。从英格兰宪法的旧案来看,他们这样做就是有效地发挥了宪政平衡的作用,防止了人民滥用自己的权力而损害其他阶级的利益。

1911年的议会法案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上议院的否决权

rrrrr但是上议院的权力很快就没有了。在劳合·乔治的组织下,下议院通过新的决议,大致上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如果在一个重大问题上,下议院和上议院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那么下议院就要连续通过三次法案,上议院的否决权就不生效了。这项法案是英国宪法史上一个里程碑。我们可以用粗线条的图解化的方式说,从这个法案通过以后,英国的实质政治制度,就由混合均衡政体,演变成为以大众民主为主。上议院的否决权,遭到严重的阉割,变成一种搁置权力,它只能够拖延时间,不再能够有效否决,宪政制衡的作用大大缩减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普选全面推行以后,有产阶级的地位迅速地溃败了。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保守党和自由党轮流执政的局面转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的局面。同时,即使是保守党,在麦克唐纳(James Ramsay MacDonald,1866-1937,工党出身,1924、1929-1935年二度出任首相,1931年8月与保守党和自由党合组政府)建立的工党和保守党联合政府以后,在1926年以后,也渐渐地转向了社会福利主义的路线,鲍德温首相(Sir Stanley Baldwin,1867-1947,保守党人,于1923-1924、1924-1929、1935-1937三次出任首相)在这方面是起了一个转型性的作用。但是保守党最著名的英雄人物丘吉尔(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1874-1965,保守党人,1940-1945、1951-1955两次出任首相)在这方面起的作用可能更大。当时,在两次世界大战之中,后来我们说英国对希特勒采取了绥靖政策,或者说在远东对日本的政策,都是有一些背后的原因的。因为国家的资源是有限的,在实行普选制的情况下,由下层阶级占压倒多数的选民,更倾向于把有限的财政开支用于国内建设,建立幼儿园啊,建立学校啊,建立各种各样的卫生设施啊,搞全民医疗保健啊,这些都是。也就是说,下层阶级天然倾向于民生工程,民生工程是不向老百姓收费的。




1911年国民保险法令宣传单页

rrrrr当时有两次著名的事件:第一件事情就是,英国国民政府在20年代给英国的每一个小学生都发了维生素药丸,现在的维生素药丸是很不值钱的东西,几毛钱的东西。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20年代,当时科技水平,维生素药丸就是最先进的科技水平,比现在的抗癌药物还要先进。你要说当时,给每一个学童都让他们吃维生素药丸,这个意义就等于是,大清皇帝给每一个家庭的老百姓都发一棵老山参一样。本来老山参是只有达官贵人才吃得起的,老百姓根本别想,现在变成普通工人阶级的孩子都能够吃得起的东西。1945年以后的艾德礼(Clement Richard Attlee,1st Earl Attlee,1883-1967,保守党人,1945-1951出任首相。在任期间放弃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对国内执行经济紧缩计划,对大工业实行国有化,并创办国民保健事业)政府又采取了另外一种象征性举动,给每一个英国家庭发两根香蕉。香蕉现在也是不值钱的东西,在当时还是属于海外的奇珍异果,也是有好奇心的上层人才吃的东西,现在英国政府要把它变成人人都能吃得起的东西。这种做法就说明什么问题?英国变成一个大众民主的国家,它采取了切切实实劫富济贫,为普通老百姓办实事的政策(税收再分配并非财富的等价转移,而是消灭财富的过程,见经济学中税收的无谓损失原理)。

rrrrr但是正因为如此,钱都用到民生工程上面来了,那么帝国主义就没有钱了。英国福利制度拿走了钱,那么皇家海军就得不到钱。皇家海军得不到钱,英国就不得不对日本妥协,对德国妥协,采取消极的外交政策,最后酿成世界大战。由于世界大战造成了严重的财政收入问题,国家,丘吉尔的保守党就不得不进一步增加税收,而主要的税收又落到了原有的地主和资产阶级头上,所得税在最高的时候甚至增加到百分之九十几,这就跟没收差不多了。你赚了一万块钱出来,9900块钱要交给政府去打仗,实际上是,你只赚了100块钱。地主和资本家都落到这个地步了,结果就导致了二战期间和二战后初期,英国旧的世家普遍地没落了。现在英国古老的贵族宅地之类的,基本上都变成了博物馆,为什么呢,因为税太贵了,养护这些宅地的成本太高,贵族的继承人觉得这笔钱还不如捐出去搞公益事业、改变成博物馆来得好,自己也放弃了原有的、他对乡里的责任。结果,尽管英国战后仍然是保守党和工党执政的局面,但是即使是保守党政府,直到撒切尔之前为止,走的也都是和工党差不多的路线。










1949年4月28日(伦敦宣言)后英联邦易名,英帝国结束,地图蓝色为英联邦成员国

rrrrr最后的一击来自于1999年布莱尔的工党政府,他采取了最后的,废除上议院的法案,得到了女王陛下的批准。这个法案的实质内容大概就是这几条:废除世袭贵族,代之以政府推荐和女王提名的功勋贵族。世袭贵族,他的权力像齐桓公、宋襄公一样,他是来自于历史继承的,国王是管不了的。功勋贵族是一个个人的荣誉,我个人获得了很大的成就,女王陛下封我为贵族,但是我不能传给子孙。这样,贵族独立于政府的势力大大减少了。同时,他要分阶段地解散、取消上议院,然后根据民主的原则,组成另外一个不同于下议院的第二院。这样做以后,1999年以后,上议院最后的权力消失了。原先上议院不仅有否决权、搁置否决权,他还是英国各个法系的汇集点,它是英国的最高法院。中世纪自古以来,国会就行使最高法院的权力,一般来说,最高法院的实际权力由上议院来行使。英格兰王国各地的法律体系不同,上议院是唯一的汇编。上议院权力废除的结果就是:英国也像美国一样,必须另外设立自己的最高法院了。这次重大的一场宪政革命,意味着1999年以后的英国,变得更像美国了,它渐渐地由一个各等级分权的混合政体的国家变成变成大众民主的国家。




1999年11月26日,在经过长达8个小时的辩论后,英国上议院以221票对81票的绝对多数通过了当任首相、工党领袖布莱尔领导的政府提出的取消世袭贵族上议院议员资格的议案

rrrrr甚至女王本人的存废都成了疑问。因为根据传统的观念,国王只是贵族的领袖,一个没有贵族的国王、王室显得是非常奇特的。是不是会引起将来人的进一步要求:既然贵族都已经废除了,贵族组成的上议院也已经不存在了,孤零零的王室住在那里还有什么用?尽管伊丽莎白女王本人享有崇高的威望,受到广大民众的热烈推崇,她的地位是绝对不可动摇的,但是我们确实不能排除,将来有一天,女王陛下的某一位子孙,自己本人没有什么威望,或者是甚至做出了什么丑闻什么的,不大受大家欢迎,在这种种情况下,甚至君主制本身都会受到严重的挑战。

rrrrr从宪政演变的过程来看,19世纪晚期一直到一战以后,一直到现在,基本上是大众民主制节节胜利的时代,它现在已经推进到,英国传统的宪政已经受到严重威胁的地步了。因为我们通常所谓的英国特性,其实就是英国混合政体和立宪君主的特性,这样以后,未来的英格兰,它到底还是不是英格兰,是不是我们传统想象中的英格兰,是不是19世纪欧洲那种疯狂崇拜的英格兰,是不是民国以来中国觉得和公众舆论认为是立宪典范的英格兰,这些事情都要面临着严重的疑问了。




Coronation of Elizabeth II

rrrrr这件事情不仅会影响英格兰本身,而且会影响全世界,因为毕竟威斯敏斯特是宪政制度,而别的不说,至少中国在宪政发展史上走的是一条跟风的路线。清末民初是欧洲立宪主义和自由主义占主导的时代,大清皇帝和北洋政府都倾向于走立宪主义的道路。而二、三十年代,在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欧洲横行的时候,中国国内也出现了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相应横行,强调专家治国和强人治国的思路,像胡适和丁文江那种论战,其实就是欧洲类似论战的一个回声。可以说是,中国历史就是跟着欧洲和西方的屁股后面走的,如果混合政体的原则在大众民主的压力下节节败退,导致作为宪政之母的英格兰的宪政政治发生质变的话,未来中国的宪政结构的发展,按照以往民国以来的历史惯例,很可能也会发生相应的波动。就好像说太阳的光辉如果熄灭,月亮也不再会有光辉了。




All areas of the world that were ever part of the British Empire. Current 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have their names underlined in red.




Flags of the members of the Commonwealth in Parliament Square, London

rrrrr所以这件事情,我个人觉得,它应该是21世纪以后,欧洲、中国,乃至于全世界历史发展的一个核心关键点。西方的宪政传统,特别是英国的宪政传统,能不能继续发扬光大,或者是,在大众民主制的侵蚀之下逐步失去自己的力量,这是关系到全人类命运的危险而重大的问题。乐观的估计,也许,在将来的技术条件和更好的制度安排下,最高法院不比上议院差,第二院,像美国参议院那种第二院,同样能够发挥宪政分权的作用,在大众民主的条件下我们仍然能够维持自由和立宪制度,那么接下来当然一切都好。

rrrrr也许,会不会真的应验19世纪自由主义最恶劣的预言,会不会是,西方国家本身也像晚期的罗马共和国那样,由于人民群众摧毁了贵族的权力,导致了宪政平衡的破坏,以至于像凯撒和喀提林(Lucius Sergius Catilina,约前108年-前62年。公元前66年,喀提林勾结凯撒、克拉苏,密谋攻击元老院夺取政权,因故流产;公元前63年,他再次准备叛乱,结果阴谋泄露,只得出逃,最后战死)那样的人民领袖,从人民领袖开始,以独裁者为结束,通过争取人民支持他的政策,像希特勒那样,以给人民发福利开始,最后攫取了全部权力,破坏了宪政体制,将共和转变为帝国,将宪政的民主政体转换为新的专政主义,使整个世界文明重新步入黑暗之中。如果你按照托克维尔那个时代的思路来考虑的话,这种危险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我想,到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中国方面研究英国宪政史的学者谁也不重视这一点,包括中国的舆论界和知识界,谁也不重视这一点。大家好像一直都觉得自由和民主是天然相互支持,而且民主的促进一定是有利于自由的。但是这个观点得不到历史的支持,而且也绝对不是西方19世纪以来宪政理论的正统。在这一点上来讲,我确实希望公众要有足够的警惕,虽然这种警惕有没有用处,或有多少用处我也说不清楚。好,到此为止。

· 讲座部分结束,问答部分待续 ·




————————————————

种子不死,一叶方舟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