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论人的自然权利与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

论人的自然权利与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

楼主:130354422855Lv 5 时间:2018-05-06 04:39:56 点击:101490 回复:2122

一、人,是自然界在局部区域自行演化的产物,人仍然属于自然界的一部分,与自然界具有着相同的基本构成之物,并遵循着相同的自然规律。人的生命现象,在客观上仍然属于自然现象,人在道德、伦理、习俗、和法律等的约束下,以及在人与人之间关系经验的指导下所发生的社会行为,并未改变人所固有的自然属性。人从原始的自然状态过度到社会状态,不是人的自然状态的消失,而是在原有的自然状态的基础上,增加了社会特征。大自然在孕育出人的同时,提供了人赖以生存的土地、水、和空气等必需的天然生存资料,及各种可利用的自然资源物质,所以,对天然的生存资料的享用、和对自然资源物质的占有,同时也是大自然赋予给人的“先天”权利,这些先天权利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是绝对无偿的,它是人的生命权利得以保障的物质基础。人的生命权、和人的与生俱来的物权,构成了人的自然权利的基本内容。

自然界对人的生命权利的赋予,是具体的,但对于自然物权的赋予,仅仅是提供性的,每一个人对自然物权的具体享有程度,则完全取决于人类“后天”的社会行为,自然界本身不会对人的自然物权的分配,作出某种具体的规定。所谓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原则,是不会从纯粹的自然赋权中产生的,即纯粹的自然赋权,不涉及平等或不平等的问题。在狭义上,人类是指某一具体时代的人的总和,在广义上,人类是指现在和未来的人的总和。享有自然物权的人,不仅是指现在所有的人,而且还包括未来所有的人,因而人的自然物权,不能在任一具体时代被进行私有化瓜分,它必须是“与生俱灭”的,它排斥一切以买卖、继承和赠予的方式,使人的自然物权向少数人手中集中的行为。自然物权在人类整体意义上的平等分配原则,是未来的人们能够平等地享有自然物权的基本保证,它要求每一个具体时代的人们,都必须合理地行使“有限”的自然物权,以保障人类未来的长久利益。这种为了维护人类赖以生存的有利自然条件、而对人的自然物权所作出的平等分配原则,就是人类与自然相适应的正确的理性,是人人都应当自觉遵守的普适的“自然——社会”法则。一切人为的立法行为,都不应当凌驾于人的自然物权的平等分配原则之上。正如古罗马的西塞罗所言:

“事实上有一种真正的法律 - 即正确的理性 - 与自然相适应,他适用于所有的人并且是永恒不变的。……人类用立法来抵消它的做法是不正当的,限制它的作用是任何时候都不被允许的,而要消灭它则是更不可能的……它不会在罗马立一项规则,而在雅典立另一项规则,也不会今天立一种,明天立一种。有的将是一种永恒不变的法律,任何时期任何民族都必须遵守的法律。”

二、争夺生存的有利条件,是人和其它动物都具有的原始本性。由于人生存的有利条件,是以人的自然物权为基础的,因而对人的自然物权的争夺,是历代人类战争的总根源。战争,是自然状态下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人的社会状态下的延伸和继续,它是对人的自然物权的赤裸裸的公开抢夺。与此不同的另一种侵占他人自然物权的“隐形”方式,则是通过商品生产与商品交换来实现的:它假定在商品生产之前,商品生产所必需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是取之不尽、和用之不竭的可以忽略其价值的因素,生产出来的物质商品的价值,全部由劳动者的劳动力价值来体现,资本家对商品生产的劳动者,只需要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但在事实上,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价值,凝结在一切生产资料和物质商品之中,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始终都是被政府等由少数人组成的社会组织所操控,他们可以肆意地将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出卖给资本家,然后再由资本家通过商品生产与交换,将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所具有的价值,转嫁到物质商品的生产成本和交换价格之上;当广大的劳动者在用劳动报酬来购买物质商品时,他们不仅要支付物质商品所包含的劳动力价值部分,而且还要购买物质商品中由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所具有的价值。即在物质商品的生产之前,人人共有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就已经被少数人以“货币”购买等手段进行私有化瓜分了,侵占人人共有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才是私有制生产与剥削的事实真相。资本主义物质商品生产的发展,是对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使用量的增大,它同时表现为对人人共有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侵占程度的加剧,社会物质商品的丰富所同时伴随着的普通劳动者购买力的相对下降,正是由这种对人的自然物权的侵占与被侵占所导致的相反结果,它是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根本原因。在以私有制生产为主体的社会中,物质商品的价值,并不仅仅是由人类“后天”付出的劳动所构成的,它还包括“先天”存在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所具有的价值;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未能揭示资本主义剥削的本质。

人的自然物权是与生俱来的,它同时也是与生俱灭的。对人的“先天”自然物权的分配,不是按照每一个人在“后天”获取的货币拥有量来进行的,任何具体的社会组织,都没有权利出卖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一切购买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的私有化行为,在永恒的“自然——社会”法律上,都不具有合法性质。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是人人共有的,它超越所有的在“后天”形成的国家与国家、或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界线;并不是因为某个国家或民族长期生存在某一块土地上,那里的土地和自然资源物质,就归这个国家或民族所有。在使用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时,全体公民都是无偿的平等受益者,由此决定了人类的社会化生产,必须建立在生产资料“全民”所有制基础之上。“共产主义”的实际含义,应当是指全人类对自然物权的平等共有,它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性化形式;但它并不排斥因劳动贡献的不同所带来的社会分配上的差异,它禁止一切与人的劳动贡献无关的、但能改变社会财富分配关系的社会行为。在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有限的前提下,社会的经济基础,需要恒定在一个理性的量度,发展社会生产力的终极目的,应当是将人类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而并非是盲目地增加社会物质财富的总量。马克思所设想的物质产品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社会,是没有“自然资源物质无限丰富”这一必要前提的,他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证明公有制社会的历史必然性,同样也是不能成立的,但这些并没有否定马克思所倡导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性化形式。充满罪恶的资本主义私有化制度,不是人类无可奈何的最佳选择。

真正的无产者,是那些普遍的被完全剥夺了自然物权的人,他们一来到这个世界上,便失去了对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他们不得不用劳动报酬,来购买由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所构成的生活必需品;他们在事实上是资本的奴隶,而不是社会的主人。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与交换的市场扩大到哪里,对人的自然物权的侵占行为就延伸到哪里;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自由竞争,在实质上就是抢夺他人自然物权的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利润,凝结的主要是人人共有的自然物权所具有的价值,资本主义生产技术的提高,实际上就是抢夺他人自然物权的手段的提高;所有的资本主义改良行为,都无法掩盖其侵占他人自然物权的原始本性。作为抗争结果的美国《独立宣言》,虽然提出了“天赋人权”的思想,但是这一思想只涉及到人的生命权利,它未能进一步具体到人的生命权利的物质基础——即人的自然物权之上。人们错误地将通过“后天”的社会立法所赋予人的社会权利,理解成了人的与生俱来的“先天”自然权利,因此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主体。他们不清楚自己在缺乏自然物权的前提下,其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不可能得以实现的。

三、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是在社会经济私有化的基础上自发形成的,在它的初期阶段,各种自然资源物质还没有被广范地使用,人们一般不会去思考自然资源物质是否有限的问题。亚当斯密当时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写出他的《国富论》的,他理所当然地会认为对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的私有化占有、及其买卖行为是合理的,并且,他不会考虑到私有化自由生产是否可以长久持续的问题,以及社会物质财富的过度增长,对人类社会的未来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所以,亚当斯密才会根据当时的由私有化生产所带来的经济繁荣的表面现象,来片面地强调以少数人所主导的私有化自由生产,对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所起到的积极作用。社会物质财富的总量,是以自然资源物质的消耗总量为代价的,在自然资源物质有限的前提下,无限制地扩大物质商品的生产,是不可能持续进行的。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理论,首先在商品自由生产的“可持续性”这一前提上,就是不能成立的,更何况对有限的自然资源物质的竞争性使用,是在严重侵犯人人共有的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它会加速摧毁人类未来的命运。 社会物质财富的价值,包括已经使用的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所具有的价值,和人的劳动力价值(包括脑力劳动)两个基本组成方面,在土地、及各种自然资源物质人人共有的前提下,对社会物质财富的分配,理应按照人的劳动贡献来进行;一切与人的劳动贡献(包括脑力劳动)无关的“逐利”行为,都是不正当的。“利己”,虽然是人的自然本性,但“逐利”的行为,不能侵犯他人的权利。

市场,是商品交换的市场,商品交换的目的,是为了调整人们对不同商品的需求,商品交换的行为本身,不能使市场中商品的总量、及商品的价值得到增加,因而在商品交换的市场中,只要出现有人“得利”,就必然存在有人“失利”。商品的价值是恒定不变的,对商品买与卖的价格,应当公平地体现出商品恒定的价值,商品价格脱离商品价值的现象,完全是由人们在“逐利”意识的主导下,利用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来改变商品价格的行为所导致的,不存在一种“先天”的市场经济规律,支配着商品价格的波动。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并不是商品价格发生变动的直接原因、和决定因素。由市场的供需关系来引导的商品生产,其生产目的纯粹是为了“逐利”,它不会顾及市场需求是否理性、和商品生产是否正当的问题,它必然会给社会带来种种不利的后果。市场中那只看不见的“手”,其实是一只“罪恶”之手。

本质上的商品交换,是商品与商品之间的直接交换。货币对商品交换过程的介人,是为了给商品交换者选择自己所需的商品,提供一种通用的购买凭证,并同时起到度量和细化商品价值的作用。先用商品换取货币,然后再用货币来购买自己所需的其它商品,是货币参与商品交换的基本程序,凡是不以商品的价值为根据的货币,在购买力上都是没有客观来源的。也就是说,货币是用商品换取的用以购买其它商品的主观凭证,它不是商品交换者终端需求的商品,它本身不具有商品所具有的价值;所有的货币持有者,都是只完成商品交换前一半过程的人,他们还没有实施对所需商品的购买、即完成商品交换的后一半过程。储藏货币,仅仅是在储藏对商品的购买力,它不是在储藏有价值的商品。

金、银等等通兑商品,同时具有商品和货币两种属性,它们作为货币时的购买力,是以自身商品的价值为根据的。通兑商品所具有的“物”的性质,是由通兑商品的商品属性来体现的,而不是由通兑商品的货币属性来体现的,货币的“外在”体现形式——即货币的具体载体所具有的客观性质,不是货币本身所具有的性质,用“一般等价物”来定义货币概念,肯定是错误的,它混淆了商品与货币两者在客观与主观这一基本属性上的区别。将货币视为有价值的商品,然后象对待市场中的商品那样,也给货币贴上价格标签,让货币的购买力随金融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是资本主义社会在侵占人人共有的自然物权的基础上,对广大的社会公民所采取的进一步剥削的手段。

货币本身只具有购买力,只有当货币实现对商品的购买时,货币的购买力才能转换为商品的价值,即商品的价值,始终是在商品持有者手中、而不是在货币持有者手中的。因此,对于货币持有者来说,他们不能使自身没有价值属性的货币得到增值,从而增大货币的购买力,货币“利息”的存在,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它违反了货币的购买力来源于商品价值的基本原则。理性的银行,应当只具有服务功能,通过向储户支付利息的手段来融合社会资金,然后再将融合的资金对外出租、并从中赚取利息差额,不是一种正当的对社会财富的占有行为。这样的收入来源,显然不是出自对社会财富的劳动创造,它也远远地超出了服务型劳动对社会财富应当占有的份额。银行,是在私有制生产的前提下产生与发展的,它产生与发展的原初动力,就是私有化逐利意识。将广大劳动者省吃俭用储蓄的资金,用来扶持私有化商品生产,实际上是在帮助少数人加剧侵占人人共有的自然物权,并从中分享侵占的利益;向广大消费者有偿借贷消费资金,是在侵占人人共有的自然物权的前提下,进一步对广大劳动者劳动报酬的直接剥削。市场中的货币总量,对应着商品总量,市场中货币的购买力,来源于市场中商品的价值;市场中货币总量的相对增加,会导致货币购买力的相对下降。没有商品根据的发行货币的行为,属于侵犯广大货币持有者利益的剥削行为。

四、社会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两大系列,知识和艺术等等,都属于精神财富的范畴;社会的进步,并不是体现在单一的社会物质财富方面。片面地以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来引导的社会,必然会导致社会精神财富的相对贬值,知识和艺术等等,都会演变为人们“逐利”的工具,其代价将是整个社会在精神文明上的堕落。 资本主义社会所需要的,是能够直接带来经济利益的科学与技术,资本的逐利本性,决定着科学研究的方向,探索永恒的科学真理,不会成为资本主义社会所关注的科学主题。

资本主义社会在生产技术上的提高,已经持续了数百年,实际应用的需要,推动了实验技术的发展,人们积累了大量的实验经验,并归纳出许多经验性质的物理学知识。物理学实验,是以对具体物理量的检测为基本手段的,被检测的具体物理量,需要使用具体的物理学方程进行计算后才能确定,因此,由实际应用来引导的物理学,必然会将建立物理学方程,奉为至高无上的追求目标。他们为了维护这一物理学教条,他们极力地鼓吹实验检验,是物理学知识真伪的唯一判据,他们否认永恒的科学真理的存在,并指责对物理学方程中基本概念客观意义的追究,是一种不会产生终极结果的哲学“思辩”行为。在整个资本主义时期,虽然科学技术得到了发展,但在基础科学理论方面,还仍然停留在资本主义早期阶段的水平,人们对自然界真实状况的了解,几乎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我们每天都在沐浴着阳光,可是我们不知道光的本质、和太阳发光的真实原因;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同具体的物体打交道,但我们对物体的微观具体结构,至今仍然是一无所知的;我们原先以为物体的重力,是经过实验充分证明的万有引力,但后来我们却发现实验所能检验的,仅仅是万有引力公式中质量和距离的量度,实验本身并没有揭示重力的具体物理机制,从而表明重力就是地球对物体的吸引力。现代的宇宙学,未能告诉我们与地球的形成、及演化有关的任何有用的知识,我们不知道地球在历史上的真实来源,也无法推断地球在未来上的演化走向;当钢铁、煤炭、石油等等珍贵的矿藏资源,被疯狂地抢夺与消耗时,我们没有冷静地思考这些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物质,是怎样形成、并出现在地球表层中的零星区域的,它将对人类未来的命运,产生怎样的决定性影响。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决定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科学的目的,首先是为了满足市场竞争的需要,它不会将精力耗费在对自然界真实状况的了解之上,它也无暇顾及那些与人类未来的命运密切相关的实际问题。

在事实上,物理学方程所能表达的,仅仅是物质、时间、空间、能量、和力等等在量度上的相互关系,它本身不能对这些基本概念的客观意义提供解答;完全由物理学方程、及其实验经验所构成的物理学知识体系,只能满足人们实际应用的需要,它不涉及对客观事物真实状况的了解与解读。暂时不能回答物质、时间、空间、能量、和力等等概念的本质问题,不等于弄清这些本质问题,对于人们的科学认识是不必要的,将物理学方程奉为物理学理论的最高形式,严重阻碍了人们进一步对科学真理的探索。真正的“理论物理学”,不是用“物理学方程”这种数学语言来描述的理论。

自然界是永恒存在的,它在存在时间上是绝对同时的,任何具体的客观事物,都不可能同时体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描述自然界真实状况的理论,始终只有一种正确的答案。物理学方程在实际应用上的局限性,不代表物理学理论在正确性上,都是暂时的和相对的。在宇观范围上,物理学实验无法企及遥远的太空领域,并证明宇宙有限或无限的问题;在微观领域中,“测不准原理”实际上表明了物理学实验的检测手段,在微观层次上已经丧失了对具体物理量的判定能力。揭示自然界在基本空间层次上的真实情形,已经不可能通过物理学实验的手段来予以实现,一场空前的科学革命,将会彻底地改变人们传统的自然观念与科学观念。人类告别自发的、盲目的旧科学时代,和步入自觉的、理性的新科学时代,已为期不远。

五、在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人人共有的前提下,生产行为本身,只能在产品上融合劳动力的价值,所谓的生产利润,在价值上是没有来源的。利润是通过剥削得到的利益,它来源于劳动者劳动力的价值,和人人共有的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的价值,资本主义社会在中晚期之后的生产利润,主要来源于对人人共有的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价值的侵占,竞争性和掠夺性地使用自然资源物质,是资本主义社会在经济总量上能够迅速得到提高的直接原因。马克思没有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利润的真实来源,及其在生产前提上的不合法性,他认为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可以改变社会生产关系,解放劳动力,从而能够更加充分地发展社会生产,忽视了社会生产对有限的自然资源物质的依赖性。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死结”,不在于生产与消费的脱节之上,而在于以自然资源物质为前提的商品生产,是否可以长久持续的问题;将共产主义社会,理解为物质产品极大丰富的社会,同资本主义社会盲目性地发展社会生产一样,都是缺乏“自然资源物质无限丰富”这一必要前提的。

未能揭示资本主义私有化制度剥削的本质、和对共产主义社会理解上的错误,是人类共产主义运动于20世纪失败的主要原因。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化生产目的,不是为了无限制地增加社会的物质财富,它也不可能像资本主义社会那样,通过掠夺性地侵占当下、及未来人的自然资源物质,来迅速地提高社会的经济总量。将社会物质财富增长速度的快慢,视为评价计划经济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优劣的标准,其本身就是一种认识上的严重错误,大谈资本主义经济效益的行为,是十分荒谬的。正是由于人们当时没有认识到这一基本方面,人们始终认为公有制社会在经济总量上,是完全可以赶超资本主义社会的。然而,在经历过多种尝试均告失败之后,人们对物质产品极大丰富的共产主义社会,逐渐失去了信心,资本主义思想意识又重新开始萌发,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就是为了遏制资产阶级思想在公有制国家的重新兴起而发动的。发展社会生产,提高社会的经济总量,不是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任何具体时代的人们,都不应当将生产与消费,建立在牺牲人类未来长久利益的基础之上。当代的科学与技术,连地球的形成、和自然资源物质的来源都不能揭示,设想用技术手段创造的新材料,来代替现有的自然资源物质,纯粹属于没有科学根据的一厢情愿的凭空猜测。科学与技术发展的必然性,不能成为资本主义社会无节制地消耗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物质的正当理由。

资本主义国家为了争夺市场和自然资源物质,他们不仅在经济上进行竞争,而且还同时在军备上进行角逐,人类宝贵的自然资源物质,正在被日益加速地消耗、并产生巨大的浪费,资本主义社会在错误的道路上已经走的过于遥远。领先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在用侵占他国的自然资源物质、和剥削他国公民的劳动,来提高和维持本国的高收入与高消费,使本国的广大劳动者,成为间接的剥削者。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之内,它还同时产生于世界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之间,战争与饥饿,是资本主义掠夺行为所不可避免的必然结果。一种来源不正当的和不可持久的高消费社会经济状态,是令人担忧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公民,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自己高收入的真实来源,和高消费社会经济状态所面临的险境。

地球上的自然资源物质,在形成时是没有国界的,人类对土地、及自然资源物质的权利,同样不是以“人为”的国界来划分的,消耗他国的自然资源物质、和消耗本国的自然资源物质,对于人类整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其最终结局,只不过是有限的自然资源物质,在地球上不同地区耗尽的先后次序不同而已,任何国家最终都不能避免由此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共产主义运动,是全人类的运动,其中每一个人都有捍卫自己自然物权的正当权利,和守护未来人自然物权的责任和义务;改变社会的生产状态和利益分配制度,首先需要让全社会的人们,都清楚地认识到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剥削本质,和对人类社会未来的严重危害。共产主义运动的成功,是不可能在某一个国家或局部区域率先实现的,资本主义腐朽势力,会依仗自己强大的经济实力,来挽救自己垂死的命运,无产阶级及其同盟者有必要对此作出革命的准备。正义的社会力量,不主张无端的杀戮,理性,是公有制社会同私有制社会相区别的基本标志。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犹如漂浮于漫无边际的大海中的一只“诺亚方舟”,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是一个完整的“命运共同体”,把握人类未来的命运,完全靠我们人类自己,我们没有理由不把地球建设成属于我们自己的美丽家园,然后让人类世代相传。过去的人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现在的人们应当担起历史的责任,真正的共产主义旗帜,已经指明了人类社会前进的正确方向,全世界的无产者,需要重新联合起来。社会的真理,是用正义来书写的,只有正义的社会力量,才会是永存的,人类共产主义理想最终一定能够实现!

——作者:王德春

2018年5月2日于中国马鞍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