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张爱玲:茶不言珍,一壶一泡一心饮

茶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清冷、清苦又清寂,小说中的人因茶而相识,因茶而相知,乃至以茶为自己的人生划下句号,在茶中他们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他人。

董玥说茶 · 2016/09/20 00:11

张爱玲茶文化




友不在多,一期一会一知交。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张爱玲在《爱》中如此描述两人的相遇,那样的相遇是如此的美妙,那样的相遇人世最大的恩赐,而世界上最美的相遇莫过于两个字--知己。




在茶道中“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伯牙的一生只有子期这一名知己,子期的一生也仅仅与伯牙这名知己相遇了。

红尘中,伯牙不早一步;

高山上,子期不晚一步;

两人就如此相遇、相识了。

从此、江湖中少了两个孤独的灵魂,

从此、尘世里多了一个温暖的词--知己。

在时间的无涯的高山上,伯牙鼓琴,子期伐樵,优雅与世俗就如此悄然的相遇了。




茶不言珍,一壶一泡一心饮。

茶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清冷、清苦又清寂,小说中的人因茶而相识,因茶而相知,乃至以茶为自己的人生划下句号,在茶中他们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他人。




《半生缘》中顾曼桢与沈世钧的相遇始于茶,最终上海滩喧闹街头的偶然相逢,也终究各自陌路。

《倾城之恋》中白流苏在茶中看到是自己凌乱不堪的人生,范柳原在茶中看到的是自己滥情漂泊下的虚无。

《怨女》中银娣在走向人生最后一步时,所喝的那一壶泡了一夜,苦涩的令人咂舌的冷茶,不正是她苦涩又悲凉一生的真实写照吗?




顾曼桢与沈世钧,白流苏与范柳原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却不了解自己,更对抗不了人世浮凉,若一开始只是淡然若茶般的君子之交,也许会少了之后的许多悲凉。

我们也许此生都难以得一知己,但却必然有一人你我肯倾心为其,一心一意的泡一壶茶,茶里是对于对方最诚挚的祝愿,无关情只存谊。

那茶未必珍贵,但泡茶的你我与饮茶那人都能保持着一心,岂不已然足以聊慰此生孤寂,纵然吾心向山、君心向水,此时亦应共饮高山流水一杯茶。

本文由董玥说茶(微号:dyshuocha)专栏原创,转载请注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