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古舟子咏

《古舟子咏》是英国浪漫主义杰出代表,"湖畔派诗人"之一塞缪尔·泰勒·柯尔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的经典诗作。

原文节选

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

——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PART I

It is an ancient Mariner,

And he stoppeth one of three.

"By thy long grey beard and glittering eye,

Now wherefore stopp"st thou me?

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

The Bridegroom"s doors are opened wide,

And I am next of kin;

The guests are met, the feast is set:

May"st hear the merry din."

He holds him with his skinny hand,

"There was a ship," quoth he.

"Hold off! unhand me, grey-beard loon!"

Eftsoons his hand dropt he.

He holds him with his glittering eye--

The Wedding-Guest stood still,

And listens like a three years" child:

The Mariner hath his will.

The Wedding-Guest sat on a stone:

He cannot choose but hear;

And thus spake on that ancient man,

The bright-eyed Mariner.

"The ship was cheered, the harbour cleared,

Merrily did we drop

Below the kirk, below the hill,

Below the lighthouse top.

The Sun came up upon the left,

Out of the sea came he!

And he shone bright, and on the right

Went down into the sea.

Higher and higher every day,

Till over the mast at noon--"

The Wedding-Guest here beat his breast,

For he heard the loud bassoon.

The bride hath paced into the hall,

Red as a rose is she;

Nodding their heads before her goes

The merry minstrelsy.

The Wedding-Guest he beat his breast,

Yet he cannot choose but hear;

And thus spake on that ancient man,

The bright-eyed Mariner.

And now the STORM-BLAST came, and he

Was tyrannous and strong:

He struck with his o"ertaking wings,

And chased us south along.

With sloping masts and dipping prow,

As who pursued with yell and blow

Still treads the shadow of his foe,

And forward bends his head,

The ship drove fast, loud roared the blast,

And southward aye we fled.

And now there came both mist and snow,

And it grew wondrous cold:

And ice, mast-high, came floating by,

As green as emerald.

And through the drifts the snowy clifts

Did send a dismal sheen:

Nor shapes of men nor beasts we ken--

The ice was all between.

The ice was here, the ice was there,

The ice was all around:

It cracked and growled, and roared and howled,

Like noises in a swound!

At length did cross an Albatross,

Thorough the fog it came;

As if it had been a Christian soul,

We hailed it in God"s name.

It ate the food it ne"er had eat,

And round and round it flew.

The ice did split with a thunder-fit;

The helmsman steered us through!

And a good south wind sprung up behind;

The Albatross did follow,

And every day, for food or play,

Came to the mariner"s hollo!

In mist or cloud, on mast or shroud,

It perched for vespers nine;

Whiles all the night, through fog-smoke white,

Glimmered the white Moon-shine."

"God save thee, ancient Mariner!

From the fiends, that plague thee thus!--

Why look"st thou so?"--With my cross-bow

I shot the ALBATROSS.

译文节选

第一章

他是一个年迈的水手,

从三个行人中他拦住一人,

古舟子咏

“凭你的白须和闪亮的眼睛,

请问你为何阻拦我的路程?

“新郎家的大门已经敞开,

而我是他的密友良朋,

宾客已到齐,宴席已摆好,

远远能听到笑语喧闹。”

他枯瘦的手把行人抓住,

喃喃言道:”曾有一艘船。”

“走开,撒手,你这老疯子!”

他随即放手不再纠缠。

但他炯炯的目光将行人摄住——

使赴宴的客人停步不前,

像三岁的孩子听他讲述,

老水手实现了他的意愿。

赴宴的客人坐在石头上,

不由自主地听他把故事讲:

就这样老水手继续往下说,

两眼闪着奇异的光芒。

“船在欢呼声中驶出海港,

乘着落潮我们愉快出航,

驶过教堂,驶过山岗,

最后连灯塔也消失在远方。

“只见太阳从左边升起,

从那万顷碧波的汪洋里!

它终日在天空辉煌照耀,

然后从右边落进大海里。

“它每天升得越来越高,

正午时直射桅杆的顶极——”

赴宴的客人捶打着胸膛,

当听到巴松管嘹亮的乐曲。

这时新娘已跨进大门,

她如鲜红的玫瑰一样漂亮;

行吟诗人走在她前面,

摇头摆尾快乐地歌唱。

赴宴的客人捶打着胸膛,

但不由自主地听他把故事讲;

就这样老水手继续往下说,

两眼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这时大海上刮起了风暴,

它来势凶猛更叫人胆寒;

它张开飞翅追击着船只,

不停地把我们向南驱赶。

“桅杆弓着身,船头淌着水,

像有人在背后追打叫喊,

却总是躲不开敌人的影子,

只好低着头任其摧残,

船儿在疾驶,狂风在呼啸,

我们一个劲儿往南逃窜。

“接着出现了浓雾和冰雪,

天气奇寒,冻彻骨髓;

如樯的冰山从船旁漂过,

晶莹碧绿,色如翡翠。

“冰山射出惨淡的光芒,

在飘流的云雾中若明若灭:

四周既无人迹也无鸟兽——

只有一望无际的冰雪。

“这儿是冰雪,那儿是冰雪,

到处都是冰雪茫茫;

冰雪在怒吼,冰雪在咆哮,

像人昏厥时听到隆隆巨响!

“终于飞来了一头信天翁,

它穿过海上弥漫的云雾,

仿佛它也是一个基督徒,

我们以上帝的名义向它欢呼。

“它吃着丛未吃过的食物,

又绕着船儿盘旋飞舞。

坚冰霹雳一声突然裂开,

舵手把我们引上了新途!

“南来的好风在船后吹送;

船旁紧跟着那头信天翁,

每天为了食物或玩耍,

水手们一招呼它就飞进船中!

“它在桅索上栖息了九夜;

无论是雾夜或满天阴云:

而一轮皎月透过白雾,

迷离闪烁,朦朦胧胧。”

“上帝保佑你吧,老水手!

别让魔鬼把你缠住身!——

你怎么啦?”——”是我用弓箭,

射死了那头信天翁。”

内容简介

柯勒律治的名著《古舟子咏》是一首令人难以忘怀的音乐叙事诗,该诗简洁的结构和朴素的语言向人们讲述了一个生动的罪与赎罪的故事。在这首诗中,一位古代水手讲述了他在一次航海中故意杀死一只信天翁的故事(水手们认为它是象征好运的一种鸟)。这个水手经受了无数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后,才逐渐明白“人、鸟和兽类”作为上帝的创造物存在着超自然的联系。这首诗有许多超自然的人物和事件,充满激昂的语调,男主人公自我纠缠,所有这一切都构成了浪漫主义文学的标志。

作者简介

柯尔律治

柯尔律治(1772~1834)Coleridge,Samuel Taylor英国诗人,批评家。1772年10月21日出生在英格兰德文郡,1834年7月25日卒于吉尔曼家中。柯尔律治9岁丧父,791年入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后因贫穷而辍学,当过几个月的龙骑兵。1794年他与罗伯特·骚赛相识。二人合作写出3幕剧《罗伯斯庇尔的覆亡》。1798年,他和华兹华斯合作完成的“实验性”诗集,包括柯尔律治的名篇《老水手行》在内的《抒情歌谣集》出版,成为浪漫主义文学在英国正式诞生的里程碑。同年和华兹华斯及其妹多萝西同赴欧洲大陆留学,翻译席勒的剧作《华伦斯坦》。1809年又创办杂志《朋友》。1817年发表自传性的《文学传记》,以文学批评为主,是他最完整的散文著作。1818年连续发表有关莎士比亚的演讲,后来结集为《关于莎士比亚演讲集》。晚年多病。1824年被选为皇家学会会员。

柯尔律治一生诗作不多,可是他的《老水手行》和《克丽斯德蓓》、《忽必烈汗》都是英国诗歌中的传世名篇。这些作品以自然逼真的细节描绘超自然的神秘事物,令人甘愿暂时不去考虑普通情理而信以为真,并在领略到一种怪异的美的同时获得教益或良知的觉醒。

《文学传记》包含着他诗歌理论和美学观点的精华。连同他赏析莎士比亚的许多精辟见解,使他成为英国浪漫主义美学的奠基人之一。关于想象和激情的学说,是这种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认为,理想的诗人,能使人的整个心灵及各种机能全都进入协调有序的状态并活跃起来,能凭借想象这种具有合成功能的神奇力量促成诸如同与异、一般与具体、个性与共性、观念与形象、清新感与熟稔事物……之类相反或对立的因素,达致平衡、调和而融为一体,并且在自然天成与艺术创造结合一致的同时,仍使艺术服从自然,形式服从内容。

柯尔律治的创作实践和理论建设,不仅影响过他的同时代人,也影响了包括和他政治态度相左的拜伦、雪莱和济慈,而且,对于时至今日的诗歌艺术探索者,仍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他在英国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是浪漫主义思潮的重要代表。

创作缘起

对于英国著名浪漫派诗人柯尔律治的《古舟子咏》(又译《老水手谣》或《老水手行》)以“犯罪 —— 惩罚”为主题的一诗,其背后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由呢,他心里是否埋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愧疚或罪过呢?就这个问题,一般有以下几种观点,笔者分别加以分析。

·婚姻生活的不幸

婚姻生活的不幸和事业的不如意是人们对一些成家立业人士悲观情绪的产生所做的最普遍的推测。但是对于柯尔律治而言,这种推测从时间角度来讲是站不住脚的。1794年6月,柯尔律治结识了另一位浪漫派诗人骚塞以及骚塞的未婚妻伊迪丝·福里克一家并且喜欢上了伊迪丝的妹妹萨拉。在骚塞的积极推动下,两人匆忙订了亲。迫于骚塞的压力,柯尔律治于1795年10月和萨拉成了婚。两个人结婚的最初两、三年还是比较幸福的,可能是双方正处在磨合期的缘故吧,之所谓婚前认识不够婚后加以弥补,但待充分认清了对方后,两人的婚姻便迎来了危机。《抒情歌谣集》,发表时间是1798年9月,而《古舟子咏》就是这个诗集的第一首诗。这时,柯尔律治和萨拉结婚还不满三年,所以还没有出现我们所知道的后来夫妻关系的危机。所以用婚姻生活的不幸来解释他写这首诗的动因从时间角度而言是说不通的。

·婚外恋的痛苦

柯尔律治于1799年10月爱上了华兹华斯妻子的妹妹萨拉·哈琴森,但这也是在发表了《古舟子咏》之后的事了,这一缘由也可从时间先后上排除。柯尔律治婚外恋的痛苦体现在《忧郁颂》中,而非《古舟子咏》一诗中。

·吸食鸦片的罪恶感

这一点似乎颇有道理,因为吸食鸦片的事情确实是发生在《古舟子咏》出版之前。然而柯尔律治当时还没有到达后来的嗜毒成性的地步,所以不至于产生什么罪恶感。不过后来他由于患上了风湿病,有时需用鸦片来镇痛。由于吸食鸦片和治疗疾病之间的恶性循环,柯尔律治未老先衰,落魄潦倒,到这时,他才产生了吸食鸦片的罪恶感。因此吸食鸦片的罪恶感也不能解释为柯尔律治创作《古舟子咏》的动机。

·和母亲乱伦的愧疚

这是最站不住脚的一个观点。原因是在关于柯尔律治的任何传记当中,我们都无法找到他和母亲乱伦的相关的、确凿的证据。柯尔律治的父亲在他八岁时便撒手人寰,离他而去。后来他被送到伦敦的基督医院学校上学,这期间他很少在家,因此也很少和母亲在一起,母子关系不是特别的亲密,因而不可能出现所谓的恋母情节。

·宗教观的反映

这一点是笔者在导言中强调过的,该诗反映的是一个基督徒水手的精神发展过程。他从犯罪到认识犯罪,经过受罚、忏悔,最后到赎罪、拯救。柯尔律治是个基督徒不假,但是否所有信教的作家在写作时都要把自己的宗教观渗透其中呢,我想不尽然。说该诗反映的是一个基督徒的精神发展过程,只是后人经分析得出的比较合理的解释,但柯尔律治写诗时是否抱有这样的目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政治态度的影射

这是诸如马尔科姆·韦尔、威廉·恩普森和帕特里克·基恩等新历史主义评论家们的观点。他们通过寻找在其它作品,如散文或演讲当中出现的,而且在《古舟子咏》里也出现的代表政治的词汇或意象来试图分析该诗是一首关于政治的诗。然而仅凭几个词汇或意象就说这首诗是反映政治的未免有点牵强。况且不能说某位诗人在某个时期多写政治诗,那他这个时期所有的诗便都是政治诗,这从逻辑角度而言是难以服人的。

其实《古舟子咏》的创作缘起和过程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1797年11月13日下午,柯尔律治和华兹华斯兄妹开始了一次徒步旅行。从华兹华斯兄妹的住处阿尔福克斯顿出发到林顿西面的岩石谷,他们当晚走到了沃契特。为了支付这次旅行的费用,他们决定合作一首诗。由此可见《古舟子咏》其最初的缘起只是一首为了赚取五英镑稿费的模仿作品。

该诗最初的来源是柯尔律治的邻居约翰·克鲁克山科做的一个奇怪的梦。此梦最明显的特点是有一艘载满了人的骷髅船。柯尔律治提出这首诗的主人公应是一个老水手,射杀信天翁的情节是华兹华斯建议的,另外,他还建议这一水域的守护精灵们要因为他的这一罪过而惩罚船上所有的人。由于两人写作风格的迥异,在《抒情歌谣集》的写作过程中便有了不同的分工,华兹华斯写关于大自然的诗,而柯尔律治写超自然的诗,于是《古舟子咏》便由柯尔律治一人去创作了。由此看来,《古舟子咏》的背后并没有这样或那样的个人动因融在其中,从其创作过程我们应该能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笔者倒认为柯尔律治写《古舟子咏》可能并没有什么缘由,正如新批评派评论家们所倡导的我们没有必要去深究作品背后的东西,只把它当作一部优秀的作品去欣赏足以。尽管人们会将一首诗歌看作是和历史或民族相关的实例,但是如果文学应该被作为文学来研究的话,诗歌本身才是研究的最终目标。的确,该诗那琅琅上口的歌谣体、扑朔迷离的情节和玄奇的描述足以令我们叹为观止。

相关阅读

《古舟子咏》中所体现的生态平等思想

摘 要:浪漫主义诗人柯勒律治在叙事长诗《古舟子咏》中运用隐喻、象征的独特艺术手法,带领读者经历了从天人合一到天人分离再回归到天人整一的本体思维旅程,展现了热爱生命的生态伦理观,给予机械二元论时代的骄纵狂妄毫无物道的人类中心主义自然观以极大挑战,具有人类现代生态意识的最初萌动。

关键词:人类中心主义;生态平等观;物我相亲;古舟子咏

大自然是广博的、正直的、公平的,是一个充满活力、拥有着自己的意志和情感的整体,同时也是一个充满神秘、令人尊敬又令人畏惧的整体。一部人类发展史可以说就是一部人与自然的关系史。人类从躲避自然的灾难求得生存和进化,经过逐渐适应自然,与自然和平相处,到试图征服自然以取得地球上霸主的地位,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发生变化。而在反对机械二元论自然观即人与自然相互矛盾相互对抗思潮的过程中,许多体现和谐整体自然观即尊重自然热爱生命等思想的浪漫主义作品也应运而生,蕴含着丰富的生态寓意。这其中,英国浪漫主义杰出代表柯勒律治的长篇叙事诗《古舟子咏》被生态文学研究者N. 罗伯茨和吉福德认为是英国文学中“最伟大的生态寓言”。

诗人以广浩无垠的大海为背景,讲述了一个离奇且充满宗教神秘色彩的航海故事。诗中的老水手和他的同伴们驾驶航船行进在赤道附近的万顷碧波中,突然间狂风大作,云雾弥漫,如墙的冰山从船旁漂过, 冰雪怒吼咆哮过了一阵儿,穿过云雾飞来了一只信天翁, 它仿佛是一个基督徒的灵魂前来拯救受难的人类。于是坚冰迸裂,航船脱险。然而, 遗憾的是老水手恩将仇报,一箭射死了信天翁。老水手的动机何在,诗中没有交代,也许是出于无聊为了满足一时的快感,也许是为了炫耀自己的箭法。总之,他没有将信天翁当做一个生命来认真对待。船上其他的水手亦是如此,当大难临头时,他们齐声咒骂老水手不该杀死那只信天翁,可一旦艳阳高照,他们又马上改口说,老水手做得对,应该射死那带来迷雾的信天翁。

古舟子咏

从这里我们不难窥见人类所惯有的那种自以为是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愚昧心智,愚昧终将遭到惩罚。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就遭受了报应,航船被搁滞在大海之中, 到处是水,船板却在干缩;到处是水,水手们却焦渴难熬。最后,死神夺去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只留下老水手一人如同行尸走肉般地活着,饱受煎熬。在这种煎熬中,他看到水蛇在海里自由自在地游弋,蛇身发出熠熠光泽,便情不自禁地对生命的活力发出了赞叹。慢慢地他领悟到了生命的价值,并且认识到不仅人类的生命是宝贵的,一切物种的生命都是美丽的。正是由于这种顿悟,老水手在冥冥之中得到了神灵的宽恕,最终被安然无恙地送回到了他的出发地。此后,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旅程。作为爱的布道者,他继续宣扬物我平等博爱众生的思想。

长期以来,人类过于迷信自己人定胜天的能力,深受二元论自然观的影响,人类中心主义思想根深蒂固,既而漠视大自然的其他物种具有与其同等的生存权利,对于其在自然整体系统中的地位视而不见。从老水手和其他水手在暴风雪出现和消失前后对于信天翁的截然不同的态度,以及老水手在射杀信天翁这个小生命时毫无怜悯之心和其他水手的漠然可以看出,自然在他们的眼中只具有利己的工具性,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便对于其生存价值熟视无睹。

从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出老水手射杀信天翁并非为了维持人类的基本生命需求,而是在信天翁给他们为他们劈开冰山探得生存之路后恩将仇报,觉得它无所用处无关紧要,便随意将其杀害。即使是在后来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之时,水手们依然身陷人类中心主义的泥潭,无法自拔,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漠视生命,与老水手“共犯杀戮”的罪行,反而是将其遭遇的种种恶劣天气看做是老水手的一时失手毁掉了一个航行的有利指南工具及辟邪之物的结果,对于信天翁的尸体更是毫无敬意,将其挂在老水手的脖子上以宣泄他们的不满。直到死神———自然的复仇力量的化身对其无知与骄纵进行惩罚,他们仍然带着“憎恨的眼神死盯着老水手” ,认为一切的错在于老水手,对于自己的错误毫无悔意。“一天复一天,周围一片死寂,我们停滞不前,如同画里的船只停泊在画中的海洋里。”“水,水,到处都是,甲板却开始干缩;水,水到处都是, 我们却干渴难耐。”“干裂的嘴唇,死寂般的孤独”,“如同巫婆的巫水一般恐怖的鬼火”,“粘稠恶心的生物” ,这一切都是对狂妄自大漠视生命的人类的最沉重的打击与警告。在诗的前半部分,诗人对于人类的这种以自我为自然的中心时所表现出的自私、冷酷、残忍以及毫无物道的批判尽显无遗。

自然是一个超巨大的充满生命的系统,是由人类,成千上万种丰富物种以及周围环境相互作用的动态平衡系统。在这一巨大的生态系统中,人类同其他物质形态一样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或普通一员。人类的存在始终受制于周围自然界的环境变化和自然资源条件,离开了自然界能量的历史积累和稳定的自然生存环境,人类存在就有了困难;而且,人类发展的方向和程度也受到自然界的限定,人类虽然是自然演化和生物进化中最具有光彩的产物,是万物的灵长,虽然具有许多优于其他物种的特性与能力,但不等于人类在自然界中拥有绝对的优先权,可以随意剥夺其他物种的生存权利,否则人类就会收到惩罚与报复。

在宇宙中,信天翁虽然只是一个幼小的生物,但是它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一样伟大,伤害它也就等于伤害人类自身。 “他们的灵魂从身体里飞出,带着种种福佑或诅咒,一个个在我身边飞过,发出箭弦离开我的弓箭时的嗖嗖声。”诗人通过老水手在同伴死后于恍惚之间看到他们的灵魂时内心的自责与悔恨向人们说明了这一点:射向信天翁的利箭恰恰是射向人类自身的。在诗的后半部分,当老水手看到水中那发出美丽光亮的水蛇时,诗人用了一系列比喻和象征手法,将水蛇的光滑闪烁的皮比作“华丽的衣服”,“在海里翻腾着, 留下一道道金色的光迹”,这无疑是在赋予生物与人平等的地位。

“有时我听到空中传出云雀的欢叫,有时所有的小鸟似乎充斥天空与大海,发出甜美的欢呼,时而如许多乐器在演奏着,转而又如一曲孤独的笛声??”和谐动听的乐章在老水手的内心演奏着,字里行间无不体现着物我相亲,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人与其他物种之间应该始终保持这种和谐相亲的关系。诗中的老水手正是经过了一场生死劫难之后,才对生命价值有了这样一种全新的感悟。他所感悟到的真理远远超越了宗教教规,而成为一种对宇宙万物和谐的肯定。

“只有兼爱人类和鸟兽的人, 他的祈祷才能灵验, 谁爱得最深谁祈祷得最好, 兼爱万物不管伟大或渺小; 因为上帝他爱我们大家, 也正是他把我们创造。”当人在肆意伤害自然时,也伤害了自己的同情心。老水手在射杀信天翁后,整天饱受恶劣天气的摧残,天气变得异常寒冷。人对生命的漠视,温情与道义的消失,冰封了这艘大船。抚慰自然的怒斥的方法必须从人类内在精神深处去寻找。老水手苦苦想要得到别人的帮助,结果一人面对死亡与恐惧之时,最终反省自己,从自身的精神深处寻求出路,重建人与自然的亲情关系。

站在21世纪后工业背景之下的我们,从老水手的故事中,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人类现代环境生态意识的最初萌动。老水手的踽踽独行最终意识到:在生物系统中,人类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位,我们需要谦卑地面对自己。我们需要从我们的种系特殊性的狂妄自大中解放出来。人类仅有的危险来自于人类自身。在宇宙中,信天翁虽然只是一个幼小的生物,但是,它的生命与人类的生命一样伟大,伤害它也就等于伤害人类自身。

因此,人与其他物种之间应始终保持一种和谐相亲的关系。诗中老水手正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之后,才对生命价值有了一种全新的感悟。他所感悟到的真理远远超越了宗教教规,而成为一种对宇宙万物和谐的肯定。英国著名的生态文学研究者贝特评价道,柯勒律治在这首诗里咏叹的不是命运悲剧, 而是自然伦理或大地伦理的伦理悲剧,批判的是人类的骄妄和毫无物道的残暴]。

杀死无辜的鸟儿,标志着人类与其生存环境里的其他生命彻底决裂和完全对立,从此便成为生物界的局外人,成为被大地母亲所抛弃的孤儿,就像那个整夜徘徊在黑暗森林里的老水手。人类属于地球,而不是地球属于人类。损害其他生命的生存,就是威胁人类的生存。人类应当遵循生存权的平等性,摆脱唯人独尊的思想,平等地考虑各种生物的权利,把护养万物,维持生态的最佳状态作为人类的重大责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