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印度初创企业饱受监管之困

编者按:本文作者 Rahul Sachitanand,原文标题 How regulations are playing spoilsport for Indian startups。

位于新德里的在线男装初创公司 Postfold 的联合创始人 Ashish Gurnani 和 Aashray Thatai正春风得意。他们两年前创办的公司客户基数每月增长20%。他们正准备将这个品牌从服装扩展到配饰。这两位既是大学同学又是共同创始人,即将成为姻亲兄弟(Gurnani 要娶Thatai的妹妹)。他们的生意也进行得相当顺利。

然而,像其他数十家年轻的初创公司一样,他们担心的不只是如何管理飞速发展的企业,还要花费大量时间来适应迅速变化的监管环境。突然之间,那些一直试图开拓缝隙市场的公司和小型创业公司发现自己陷入了法律法规的混乱之中。

大型行业(如电子商务领域)担忧的是一项法律草案的条款,然而从加密货币到在线制药等其它领域的企业家关心的是,一波立法浪潮将搅乱印度方兴未艾的创业圈,其中一些立法已付诸实施,另一些正处于不同的审议阶段。孟买的 Sarqua Law 创始人 Priyanka Roy 表示:“政府和监管机构需要在有效监管和政策倒退之间找到一条中间道路,这很重要。”

企业家们承认,政府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方面,纳伦德拉·莫迪 (Narendra modi)领导的政府致力于促进创业,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担心这些企业对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例如,在电子商务领域,一系列以科技为主导的初创企业的崛起,使一些老企业步履维艰,导致许多企业要么缩小规模,要么直接倒闭。这些商人的反击迫使政府做出回应。8月28日,联合卫生部通报了电子药店的注册情况,试图规范这一领域的初创企业。今年9月底,联邦政府下发了《商品及服务税法案》(GST Act)第52条,该条款规定电子商务公司必须在源头收税。

突如其来,不可预知

同样让企业家担心的是监管的不可预测性。

尽管 Srikrishna 大法官的数据隐私小组(Justice Srikrishna panel)有意在四座城市征询民意的做法广受好评,但印度央行 (Reserve Bank of India) 在今年7月初突然宣布了加密货币的消息,没有征询意见,这令创业公司感到不安。虽然 IndiaTech 等行业机构为市场提供了发言权,但多位企业家表示,他们代言的更多是资金充裕的大型企业,而不是数量更多的初创企业。

Postfold 公司的 Gurnani 说:“像我们这样的初创公司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来弄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对于一家年轻的公司来说,这可能是一件费时又费钱的事情。”对于像他这样的创业者来说,在这样一个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下,资源的分配和优先排序是项挑战。

9月26日,印度创业之都班加罗尔(Bengaluru)约有2.6万家药店关门停业,以抗议来势凶猛的线上竞争,以及对传统业务没有保护作用的新规。他们表示,这些在线企业靠钻薄弱立法的空子来获利,由于立法的制衡职能有限,忽视了这些电子药店提供折扣而带来的不公。他们称,虽然法律规定最高可享受16%的折扣,但这些公司降价达60%之多。

政策环境

线上销售的制药公司担心,新的指导方针草案赋予了联邦政府过多的权力,联邦政府会利用这种权力取消它们的许可证。他们不确定是否需要从联邦和中央两级政府获得执照才能继续运营。这种监管的氛围令初创企业感到担忧,如果没有一个可预测的政策环境,它们就无法筹集资金或生存。软件自由法律中心的法律总监说:“置身透明不足、繁冗有余的监管环境,每个公司都感受到了束缚。”

在许多此类企业本就面对挑战的时候,这些监管的逆风却随之而来。在过去12个月里,融资寒冬已经解冻,投资者重新回到谈判桌前。然而与此同时,它们的投资也在避开那些在法律上尚不明确的领域。以自行车出租为例。据投资者和分析师估计,在过去几年里,该领域大约有七八十家企业涉足。而在当下的监管环境中,他们几乎都被关闭了。“印度政府既不能保护其公民的权利,也不能营造清晰、易于遵循的环境来支持企业,”律师 Choudhary 争辩道。

在印度成为一个科技企业家不是件容易的事。虽然为创意找到一个可行的利基市场可能是个不错的开端,但就监管迷宫展开谈判,正成为许多创始人很大的挑战。这种挑战远比最初估计的大得多。“这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初创企业的商业模式,” Ikigai Law 创始人Anirudh Rastogi说,他在德里开了一家专注于科技和创业的律师事务所。“这些公司必须应对多个监管机构,以及法律上的模棱两可,监管者经常在公司开始运营后就发现细微差别。”

合规成本

根据企业家和分析人士的估计,依据新标准,在线医药初创企业注册业务可能需要花费5万卢比(合690美元)。另外,每隔两年还要对每笔交易的数字记录进行审计,以备检查,这就增加了成本。数据隐私也是一项昂贵的业务。据安永咨询公司 (E&Y) 估计,全球最大的公司将花费近80亿美元,以满足欧洲严格的 GDPR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规定。小公司只能增加这种支出;创业公司为达到规则的要求,可能会支付100万卢比(合1.4万美元);而且,由于对这些法律的解释混乱,成本只会上升。

在过去4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由于监管部门的严厉打击,无人机成了一个停滞不前的领域——无人机本是世界其他地方创新的温床。由于无人驾驶、远程操控的飞行器存在安全隐患,让人感到不安,它们的使用几乎被完全禁止。直到2018年8月,这些限制才被解除,规范也更加自由化。即便如此,更明显的使用案例(如送餐)仍然是非法的。“我们只能等待和期盼,”孟买无人机运营商冬那航空 (Drona Aviation)的CEO兼创始人 Apurva Godbole 说。“目前,这些规则远远谈不上尽如人意。”

无人机制造商并不是唯一受到不稳定监管束缚的企业。在金融科技领域,从 p2p 贷款到比特币初创企业,监管阻碍了企业的发展。Niyo 是一家专注于金融科技的社会公益企业和创业投资基金公司。Vinay Bagri 正在他1万平方英尺的新办公室里(位于孟买的一个商业中心),准备见证公司的开业,尽管新的监管措施还在出台之中。他表示:“这种不确定性正迫使企业家在制定自己的计划时更加保守。他们需要考虑更长的交货期,以适应不断变化的规则,并给监管机构留出更新监管规则的时间。”

注:图中共享移动应为共享出行

宽松监管

金融科技领域尤其是监管各方的众矢之的。软件自由法律中心的 Choudhary 说:“看看印度储备银行的密码交易条例,它在 SC 中悬而未决。当全世界都意识到自己在新经济中扮演的角色时,一项全面禁令就会出台。”不出所料,印度最大的密码交易所 Zeb Pay 在这些令人生畏的规定面前最终倒闭。

由 Incofin 管理公司和 Muthoot fincorp 资助的同行顶级金融初创公司 Faircent 正处于这场风暴的中心。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曾被视为金融科技市场广阔天地的领域,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监管审查。Faircent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Rajat Gandhi 表示,过去2年,在更严格规则即将生效的压力下,他的20多名同行退出了该领域。Faircent 公司于2015年开始运营,但直到今年,公司才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正式许可。

尽管人们对监管感到震惊,但一些投资者和企业家认为,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看看拼车市场,”Siddarth Ladsariya 说,他是100多家创业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其中包括 Ola。“最初,企业面临强烈的阻力,但随着宽松规则的出台,这种情况正在得到改善。”

这个以卖调味品起家的天使投资人认为,对于初创企业来说,监管很有必要。与他一样,Faircent 公司的甘地补充说,监管反而让风投备有体面,这反过来又帮助他们把其他利益相关者(包括雇员和投资者)紧密联系起来。他建议,政府应该以原则为基础来制定规则,而不是以规则为基础,不要用严格的规范来限制企业的增长。

例如,为了保护用户数据,创业公司被告知确保数据安全即可,而不是坚持严格遵守关于本地托管和数据审计的一系列规则。Farqua 公司的罗伊补充称:“企业同样有必要保持前瞻性。它们应该期待监管足够灵活,以改变监管下的商业模式。”

36氪国际站KrASIA出品

“出海频道”也在36氪app上开出来了!这里有数百篇出海主题的好文章,有一大批是在微信上没有的喔!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