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黄土高原上的“天府之国”!


在中国神话故事中,天府原是一个官职,主要掌管人间珍宝。所以,天府之国也是用来形容“珍宝”般的地区,也即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提到天府之国,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四川地区或者成都平原,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地方被称为天府之国。


天府之国最早是指八百里秦川——拥有郑国渠的关中平原。关中即秦中,是指以长安为中心的渭河平原地区,这个地方自古就号称“陆海”、“天府”。


图片来源:星球研究所


渭河用滔滔大浪,把秦岭山地和黄土高原的沃土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关中地区,年复一年的,让渭河三角洲、泾河三角洲、浐灞三角洲连成一片,诞生了一块新生的平原——关中平原。


时光如梭,一年一枯荣的黍和粟在此无言生长,多个帝国凭借平原的丰富资源而崛起,也催动了华夏民族文明的发展。


建议手机横屏观看,西安城南秦岭脚下的广阔平原

 图片来源:星球研究所


当战国时期的纵横家苏秦夸赞秦国“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奋击百万,沃野千里,蓄积饶多”时,秦人已经利用关中的千里沃野创造了万顷良田,为诛灭六国做好了后勤保障准备。


当“汉初三杰之首”张良说出“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的时候,渭河流域已然是中国最富庶的地方。


后来的司马迁也用数据告诉我们:西汉时的关中面积仅占全国面积三分之一,人口有全国的十分之三,却拥有中国十分之六的财富。


这里,才是中国名副其实的“天府之国”。而位于秦岭以南的成都平原,在500年以后才姗姗来迟地登上“天府之国”荣誉榜。



有史料记载,公元前647年,秦国是一个丰收年景,而秦国东面的晋国却遭遇了饥荒,国内粮仓十有九空,晋惠公只能向已经结为秦晋之好的秦国买粮食。


为了维护两国关系,秦穆公决定向晋国输出万斛粮食(斛是古时候的容积单位,一斛为十斗,一万斛粮食也就是十万斗,即150万斤粮)。


随后,数百只大船首尾相接,浩浩荡荡沿渭水东进,到达黄河之滨时。船运的粮食又被车载马拉,运送到汾河漕运,装船北上直抵晋国都城绛城。

 


秦国一次向晋国出售如此多的粮食,肯定是在留足了国内所需口粮后才出口的。贮藏如此多粮食的粮仓,自然应该遍布秦国各地,且数量极众。


后来秦孝公任用商鞅进行变法后,《商君书》里曾对秦国粮仓有所记录:“粟如丘山”、“万石一积”的粮草仓库随处可见,咸阳城的粮仓甚至“十万石一积”,连最初秦孝公因农业生产条件限制而放弃的故都栎阳,也建有“二万石一积”的大粮仓。

 

秦帝国诛灭六国最少需要百万大军、10年时间,这该需要多少粮食呢?如果光靠着流经平原的河流,恐怕远远不能支撑起秦庞大的野心吧。


 


渭河北岸广袤的台塬北高南低,虽然土质肥沃、土地辽阔,却远离渭河水源,十年九旱。如果能建起像都江堰一样的堤坝,将渭河最大支流泾河的水引向东部,与百里之外的北洛河沟通,浇灌渭北广袤土地,秦国是否就又多了一个巨大粮仓?秦一统全国是否就更有实力呢?

 

这时候,水利专家郑国登上了历史舞台。在他主持下,一条绵延150多公里的水利工程竣工,泾河水从泾阳县西北瓠口转身东流,途经泾阳、三原、富平、蒲城,将渭河北岸近4万公顷干旱少雨的旱田,变成了旱涝保收的丰产田——这个水利工程,就是着名的郑国渠。

 


郑国渠修通前,渭北许多地区由于干旱少雨,土地贫瘠;郑国渠竣工后,泾河携带的大量泥沙不仅增加了土地肥力,还将大量盐碱地改造成了稳产丰产的良田。


有资料显示,郑国渠灌溉区域内的粮食亩产量,是当时黄河中游地区平均亩产量的6倍多——郑国渠为秦国消除了后顾之忧。于是,在它建成6年后,秦国首先灭掉了韩国;15年后,秦王吞并6国,得以登上皇帝宝座。

 


郑国渠历经风雨,历朝历代又先后在郑国渠原址上兴建过白渠、郑白渠、丰利渠、王御使渠、广惠渠和现在的泾惠渠——也就是说,即使过了千年,郑国当年修渠的方向思路都没有变,泾河水沿着郑国渠的指向而浇灌关中北部万亩良田的功能,也从来没有改变。

 

当渭河流域成为天下粮仓时,这些能维持人类生存的食物,也改变了一个又一个帝国的命运,改变了中国大地的政治格局。                                                                           



堆积如山的粮食养育了大秦帝国,也养育了后来的帝国掘墓人——西汉帝国。西汉开国皇帝刘邦最初不打算定都关中,然而在深谋远虑的娄敬和张良劝说下,最终将国都移至长安。


张良分析定都关中的优势时,特别强调了渭河平原的农业优势与战略优势:关中既有沃野千,又有渭河及黄河运输便利,天下财货和贡品供给京师,十分方便。如果诸侯有变,既可沿渭河顺流而下征伐,又可保证军粮供给。

 

汉武大帝出征匈奴前,他的爷爷汉文帝、父亲汉景帝已经为他积攒了大量粮食和钱财,渭河岸边为贮存官粮所建的太仓、细柳仓、嘉仓等仓廪随处可见。

 

见证者司马迁如此记载:“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有了这么多粮食和金钱,汉武帝才有了底气和资本,让他能够连续17年向匈奴用兵,最终将匈奴人赶到漠北。

 


汉代之后的乱世三国,渭河的粮仓沃土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蜀、魏两国曾以秦岭渭河为界展开持续争夺战,在渭河上游以天水为中心的陇右地区对垒。为了保障军队供给,魏将邓艾与蜀将姜维身披乌衣、手执耒耜,带领将士开荒屯田,“积谷强兵”。

 

而到了唐代,大唐帝国在河西道和陇右道的屯田数量也颇为巨大,全国三分之二的屯田都集中在这里,粮食在田中蓬勃生长。从渭河源头开始,河两岸平坦的河川与向阳的坡地上,皆是大片大片的农田……

 

令人遗憾的是,在安史之乱爆发以后,长安的繁华盛世就不复往昔了。可以说,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也是关中平原繁荣不再的转折点。

 


《 旧唐书· 郭子仪传》记载:“东至郑、汴,达于 徐方,北自覃、怀经于相土,为人烟断绝,千里萧条”,“洛阳四面数百里州县,皆为丘墟”,可见当时关中平原及整个黄河中下游地区的荒凉萧条。


加之唐末以后,北方气候由湿润气候变为半湿润气候,秦岭森林、黄土高原及北方水资源恶化,就此已不利于农业的发展繁荣,关中人口经济就此衰落,且在此时黄河的水患问题就已经困扰着整个流域。

 

西安城墙永宁门


图片来源:星球研究所


而“不与秦塞通人烟”的成都平原,因为较少受到战争的破坏,加上人口的迁入,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时期。由此,成都或平原逐渐取代关中,被誉为天府之国。

 

但关中的深厚历史文化底蕴,以及在众多朝代都处于政治经济及军事中心,其于中华文明的重量是难以估量的,称其为天府之国也不失为过。




戳↓↓↓ 世界那么大,一起去看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FkYlwrQ62Btfia1HqjFaFZyKQYrgxreichBaibGibYIP0PgGFRbAvRqmUNcticgBaxibnoKVK3K7fmUgy67QXY2icq5G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