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让我们吸干他的最后一滴血

今晚,看多年的好友在圈里发了一篇关于杨振宁的推文。对于杨振宁先生的评论,称善者仰慕其举世无双的才学与远见,鄙夷者唾弃其加入外籍,迎娶娇妻,称其为走狗。

而我却想,我们做的还不够,我们该吸干杨振宁,吸干这 “淫魔”、 “汉奸”、“回国养老”的走狗身上最后一滴血!

 

何谓淫魔?

2004年,82岁高龄的杨振宁迎娶了28岁的翁帆。这一消息理所当然的在国内外引起一阵热议。

在中国,老夫少妻自然无法为大众所接纳,前些年每每听到“干爹”一词,也总引人会心一笑。久而久之,便总觉这是多让人受不得的事情。

让我们来究底一番,为何老少配仿佛渐渐成了天理难容的事情。

在我来看,这完全来源于思维解放的浅薄。我们总觉得,男人就该和女人婚配,年轻人自该搭配年轻人,老人自该搭配老人。

因为我们总给事物下了定义,规定了它的种类,给了它规矩。于是当它越了规矩,我们便下意识觉得这不能接受了。

《道德经》里也早给了明示,“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矣。皆知善,斯不善矣。”。正因我们有了差别意识,总要分个明白,方才有了流品。

但对于人,我想万万不该这样。

我们不该因他是男人便觉得他该如何,更不该因为她是女人,就认为洗衣做饭就成了她的本职。我们不该因为那个人少了胳膊就觉得他人格低于其他,也不该因为那人职位上较优便自认矮小。

之所以这么说,全因为我们是人。

同样的,我想我们也不该因为他是老人,她是年轻人,便觉得他们之间光明正大而不妨碍任何人的婚姻是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们当把人看做人,才勉强称得上解放。

脱开道义上的说法,仅在人事上说,若这两人存心有些苟且之事,凭着杨老的地位、能量,会让我等凡夫俗子知道了内情?又何必这样毫不遮掩的明媒正娶?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吸干这位“汉奸”、“回国养老”的走狗身上最后一滴血吧!

 

那么,何谓“汉奸”?

对于杨振宁,许多人谈论最多的便是他自身国籍的问题。

说来奇怪,大多数鄙夷者谈论起他,说的不外乎国籍与婚姻,我想是因为,对于老先生的研究他们一窍不通吧。

现在,让我们来细细看一番。

杨振宁去到美国时、做宇称不守恒时、亦或是获得诺贝尔奖时,始终是民国国籍。而他真正入了美籍,是在1964年了。

那个年份,不需要我再说,大多中国人都知道中国在那个年代发生的事。

 

于是,又有人要说杨老该有些骨气,该明白自己是中国人,不该入了美国国籍。并觉得这是背叛了家国大义的事。

我总爱说一个词,那就是“奴才”。

之所以称为奴才,是因为习惯了跪着,便总觉得所有人都天经地义的该永远跪着,哪怕主子的刀架在了脖子上,也该伸长了脖子方便主子砍头。

此即为奴才。

退一步说吧,所谓中华民族文化里的家国大义,也没有那么牢靠。古往今来,我们的老祖宗哪次不是踩着前朝迎了新朝?

秦汉三国魏晋唐,若非推翻旧国立下新国,又何来史书上的血迹斑斑?

自古以来的仁人义士早用脖上骨、心头血告诉了我们,万不要去做奴才,只是许多人忘记罢了。

 

让我们再把话说回来吧,在那般环境下,换做是你,又会做什么抉择?

如果还是无法做选择,那我再和你说些事吧。

 

那个年代里,今人引以为傲的两弹一星功臣遭受迫害,钱学森先生的同事工作期间被拉走活活打死。

杨振宁先生的老师,那位当年培养了无数才俊,为国为民献了毕生血液的叶企孙先生,在扫了十几年厕所之后,依旧逃不过被逼自杀的命运。

多少个深夜,当我读起叶先生的生平,都忍不住落泪。

 

“现实的引力太大了。”

 

若你还是无法选择,那我继续提件小事。

杨振宁先生是国民党高官的女婿。

 

够了吗?够我们来做抉择了吗?

 

我想一定会有人说,尽管如此,杨先生作为中国人,又为中国做了些什么呢?

让我们来看看吧。

1971年,杨振宁先生参与“保钓行动”,奔波于全美各高校演讲,用自己超人的学术地位改变了一批又一批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

十月份,这位老人走上了美国国会听证会,全力维护中国领土完整。

1977年,自费在《纽约时报》刊登“致美国卡特总统公开信”,信旁印了八个铅字“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回国后,杨先生推动清华高等研究院建立,并用自己在美的学术地位带回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劝回了姚期智、林家翘这两位大师级的学者。

靠自己卓越了理论知识,将国内研究拉到接近世界水平,吸引了众多年轻教授回国。如今90多岁高龄,依旧拖着老迈的身体去给本科生授课,去打开国人的眼界、启迪国人的思维。

建议国家暂缓对撞机研究,为国家省下几千亿研究经费,得罪了项目里数不清的既得利益者。

现如今,许多人会将邓稼先与杨振宁比较,语中多有对“叛徒”的讥讽。却少有人知,当年杨先生如何利用自己的国际地位保下那个年代里的邓稼先先生。

人们说国士无双邓稼先,我是同意的,我依旧想说。

举世无双杨振宁。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来吸干这位回国养老的走狗身上最后一滴血吧!

 

而我又不禁要问,何谓回国养老?

当我们深究杨先生在学术上的地位时,便发现这种言论多么可笑。

大多数人当然知道普金的名字,可又是否知道,杨先生在物理学术上的地位,要高过普金几个层次?

更多人认为,杨先生是在世物理学研究者中的第一人,历史上排进前十的人物。

何谓历史上?那就是拿你去和牛顿比,去和爱因斯坦比。

如此的话,以这样超人的地位,真的需要潦倒到老年找不到养老的地方?世界上诸多大国,当真不愿因为这位学者养老?

让我们再说的现实一些

当杨先生为祖国研究捐下800万的时候,他是否想的也是如何养老?

当他以美籍参与保钓行动,奔走全美的时候,是否想的也是如何养老?

当他为重建清华物理系,卖掉在纽约的房子时,是否想的也是如何养老?

 

让我们都不要去管这些吧,一起来吸干这位老人身上的最后一滴血。

他就在那里,让我们掐住他年迈干枯的脖子,牙齿咬破他日益僵硬的动脉,吮吸着这位曾东奔西走、受尽白眼、被那个时代深深伤害而依旧选择回国,如今却又被无数“智士”的老人身体里最后的血液吧。


吸吧!吸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GiaA0I34zMpSXrzFs9PWxCeEunhGvtUlbhJmjO8ziafOgMjGTPJ6THuCNyrpW8wOKpNEjzicGSbtIcr4fRCuQ72b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