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哈密故事】班超建功在哈密

       班超最感慨。

       从西汉张骞凿通西域后,直到东汉,西域一直是汉朝和匈奴的必争之地,到了班超这个时代时,已进入白热化程度。

       东天山,天山庙的旁边,班超一身戎装塑像,英姿勃发。

      公元73年,这位投笔从戎的书生以假司马的身份跟随名将窦固转战西域,在巴里坤蒲类海,战胜了不可一世的匈奴后,一举收复哈密,把匈奴赶至巴里坤湖以北的大漠。

      胜利后,汉军为班超刻镌了《班超记功碑》,表彰他的卓越功勋。这块碑以后被唐太宗的大将姜行本磨掉刻成《姜行本记功碑》。

       哈密总共有5块着名汉碑,分别为:班超碑、任尚碑、裴岑诛呼延王碑、沙南侯碑、焕彩沟碑,班超碑是最早的一块碑。

       至今,在巴里坤还有一处叫做“班超饮马泉”的地方。从一介书生到挥戈驰骋的将军,班超在哈密完成了人生的升华和角色转换。

      西域的胜利,使汉明帝又惊又喜。惊的是战线如此漫长,给养是个大问题,一旦给养不能及时跟上,西域随时会落入匈奴之手;喜的是西域终于在窦固部队的浴血奋战下,收复在望。如何解决这个头痛的问题呢?正忧郁时,太监报,窦固有奏章报来,明帝拿起奏章,一看,“哈哈,真乃天助寡人”。

       怎么回事呢?这是班超做的一件极有价值的事。

       战胜匈奴后,班超就深深感到,由于战时紧急,有时后勤在粮食问题上往往拉后腿。怎么解决这个难题呢?

       班超带着一些士兵信马由缰地走着,忽然马儿加快了脚步。班超一惊,以为有敌情,凝目四望,忽听士兵们喊到:“那有人,还有庄稼!”班超一看,果然,不远处,就有一些人在耕作,田里种的居然是小麦和大麦。

       正惊奇间,忽听耳边水声震天,正想着怎么回事,饥渴的马群已急驰到一条河边低头饮起水来。

       班超大喜过望,这不是一个现成的屯兵之处嘛!想到这,他喊来一个士兵,说:“你去问问,此河如何称呼?”士兵一个趟子跑到田里,一会跑回来:“将军,此河称为白杨河。”班超点点头,心想这可真是个理想之地。

       这一带居民较多,已开始种植大麦、小麦,如果部队也种麦的话,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给养的不足,况且地理位置扼西域襟喉,同敦煌、安西唇齿相依,和朝廷联系非常方便。

       回到军营后,班超兴奋地把想法给窦固作了汇报,窦固一听感到这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主意,高兴地拍着班超的肩膀:“你小子真是个将才!你大哥班固是我们汉朝的大才子,你又将是我们的李广啊。”

       方案报到汉明帝的案头。明帝大笑:“真是个好主意,一举双得,既解决了长途运粮的不便,节省了财政,又可以稳定军心。”明帝边笑,边叫人拿来地图,他要看一看窦固和班超所说的这个地方在什么位置。

       明帝打开地图,目光掠过敦煌,看到了伊吾庐城。他不觉自言自语:“这明明就是西域的眼睛嘛。好地方啊,给个什么官职能体现出来呢。”边踱步边想,连皇后进来都没注意:“宜禾,宜禾,就封为宜禾都尉。”

       土地肥沃,适宜种五谷、桑麻、葡萄,这当然要归功于白杨河水的滋润了。

       拉甫乔克承担了这一使命。当时拉甫乔克称为伊吾庐城,放在四堡,除去白杨河丰润、土地肥沃外,还因为四堡、五堡连接着敦煌,和河西走廊息息相通,可以保持快捷、畅通的联系;西面还连接着部善、吐鲁番,北面由小路翻越天山直达巴里坤,堪称咽喉之咽喉,近可以攻,退可以守。白杨河的奔腾更天然增加了易守难攻的味道,不选这还选哪里呢?      

      窦固接旨,不觉和班超会心一笑。哈密,就是宜禾嘛。白杨河的丰润帮助汉朝下定了重整西域的决心,伊吾庐变成了屯城。

(文  黄适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55BKB7AUP1lF2taDl6B4XRCech1v453tcVo3KCScquN1jXRGtKXLUzhd0R2Rm1XTrHIHH2KVCaiclbuzpOTKVj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