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浅田次郎:不可思议的汉字

不可思议的汉字

浅田早在国中二年级时就曾听闻国语(即日文)老师用日文的断句方法朗读汉诗,当下感慨“这是多么美妙的语言啊。”,明明是外语,只需通过对原文重新排序就可以变成符合日文语言习惯的文章,并且行文美妙,连言下之意也毫无遗漏地跃然纸上。浅田不禁被这样语言转换的不可思议性所吸引。

“本来将英语的诗文翻译成日文,都没有办法形成这样彻底的对应关系,可是如果采取日文断句方式来朗读汉诗,却仅仅只是存在发音上的不同,不会发生内容的变化甚至是误译。虽然偶尔会有酷酷地夸大其词的老师,但是相对的,那些夸大其词的部分也意境深远,非常美好。”

“有人认为其实应该采取将汉诗翻成现代诗的译法,但其实并不亦然,我则对深谙汉学教养的耆宿用日语断句的方法朗读汉诗情有独钟。中国人和日本人这样两个说着不同语言的国民伙伴,通过汉字这个媒体,甚至在审美情绪上可臻于完全感同身受的程度,我深深地被这种不可思议所倾心。”

浅田是在饱读中国文学的过程中逐渐了解中国的。在这个了解的过程中,“用日语断句的方法解读汉诗”的部分不可或缺。

“中国文学,特别是汉诗,如果采取自己用日语断句的方法在体会意境上会比较完整,汉字是一种具有不可思议之力的东西,它需要逐字书写方能体会。所以,到现在我都热衷于用日句的断句方式来品味汉诗,我自己也曾用这种方式来创作日文作品。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学习,而是因为为了深层次的吟味优美的文章,自己尝试用日文断句的方式是最适当不过的。”

我对汉字这样的看法,从白川静老师那里受益良多。我非常敬佩白川老师在汉字文化研究的领域,不流于其它所有学派而自创“白川学”一派的气魄。确实,在白川学说中,确实有超出释意领域令人感到诡辩的地方,但即便如此,汉字是字字珠玑的文字,每个字都饱含深意这件事情我是从白川老师那里学到的。

“在写小说的时候,往往会找到一些在文脉中必定会出现的汉字。有些即使是读者所不熟悉的艰深汉字,放在文脉中却天衣无缝,一脉相承,这些都是汉字的始祖即是象形文字的证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