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幼学琼林》卷二.夫妇 翻译

《幼学琼林》

卷二

夫妇

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故天地配以阴阳;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故人生偶以夫妇。阴阳和而后雨泽降,夫妇和而后家道成。(1) 夫谓妻曰拙荆,又曰内子;妻称夫曰藁砧,又曰良人。(2) 贺人娶妻,曰荣偕伉俪;留物与妻,曰归遗细君。(3) 受宝即是娶妻,纳宠谓人娶妾。(4) 正妻谓之嫡,众妾谓之庶。(5) 称人妻曰尊夫人,称人妾曰如夫人。(6) 结发系是初婚,续弦乃是再娶。(7) 妇人重婚曰再醮,男子无偶曰鳏居。(8) 如鼓瑟琴,夫妻好合之谓;琴瑟不调,夫妇反目之词。(9) 牝鸡司晨,比妇人之主事;河东狮吼,讥男子之畏妻。(10)杀妻求将,吴起何其忍心;蒸梨出妻,曾子善全孝道。 (11)张敞为妻画眉,媚态可哂;董氏为人封发,贞节堪夸。 (12) 冀谷缺夫妻,相敬如宾;陈仲子夫妇,灌园食力。(13) 不弃糟糠,宋弘回光武之语;举案齐眉,梁鸿配孟光之贤。(14) 苏蕙织回文,乐昌分破镜,是夫妇之生离;张瞻炊臼梦,庄子鼓盆歌,是夫妇之死别。(15) 鲍宣之妻,提瓮出汲,雅得顺从之道;齐御之妻,窥御激夫,可称内助之贤。(16) 可怪者买臣之妻,因贫求去,不思覆水难收;可丑者相如之妻,夤夜私奔,但识丝桐有意。(17) 要知身修而后家齐,夫义自然妇顺。

【注释】

(1)室,家:古代夫妻之间互称。

(2)藁砧:妇女称丈夫的隐语。

(3)细君:指妻子。

(4)宠:爱。

(5)嫡:古代指正妻或正妻所生的儿子,与"庶"相对。

(6)如夫人;指妾。

(7)续弦:古代用断弦比喻丧妻,续弦指再娶。

(8)醮:古代举行婚礼时酌酒给人的一种仪式,后来指女子嫁人。

(9)琴瑟:古代用琴瑟比喻夫妻。

(10)牝鸡司晨:母鸡早晨打鸣。牝,雌。

(11)杀妻求将:战国时齐国讨伐鲁国,鲁国想任用吴起为大将,但担心吴起的妻子是齐人而犹豫不决,于是吴起杀掉自己的妻子以取得鲁国的信任。蒸梨出妻:曾参对后母极为孝顺,他的妻子给婆婆蒸梨不熟,曾参把妻子给休了。

(12)张敞:汉代人张敞曾给妻子画眉毛。董氏:唐朝人贾直言被贬岭南,他的妻子董氏守节不嫁人,将头发封包起来,二十年后贾直言回来,董氏的头发仍然封包如故,等到解开洗头,头发全部落下。

(13)冀:古代指河北地区。谷缺:春秋时河北地区人,夫妻相敬如宾。陈仲子:战国时齐国人,听说楚王要请他做官,夫妇二人逃走,为人灌园,自食其力。

(14)宋经:东汉人,光武帝刘秀想要宋经抛弃妻子,改娶湖阳公主,宋弘回答:"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梁鸿、孟光:汉代人。孟光貌丑而黑,力气很大,三十岁还未嫁人,她父亲问她为什么,孟光回答:想嫁给像梁鸿那样节操高雅的人。梁鸿于是娶她为妻,她对梁鸿非常尊敬,每次吃饭都把手盘举得和眉毛一样高,请梁鸿先吃。

(15)苏蕙:晋朝人,曾织回文诗,寄给丈夫。乐昌:南朝陈灭亡时乐昌公主与丈夫称德言将铜镜一分为二,各执一半,后来破镜重圆。张蟾:有一个商人叫张蟾,梦见用石臼做饭,就去请王生算封,王生告诉他说,用石臼做饭,是没有妇(釜),张蟾回家一看,妻子果然死了。庄子鼓盆:庄子的妻子死了,就鼓盆而歌。

(16)鲍宣之妻:汉代人鲍宣的老师将女儿桓少君嫁给他,鲍宣说,我很贫贱,不敢当。桓少君就穿上粗布衣服,出门去提水。瓮:瓦罐。汲:打水。齐御之妻,窥御激夫:齐国丞相晏子的车夫的妻子,看见丈夫洋洋自得,就激将他说:晏子高不过六尺,做齐国丞相,你身高八尺,做驾车的奴仆,是安于贫贱罢了。车夫于是十分注意修身,后来受晏子推荐做了大夫。

(17)买臣之妻:汉代朱买臣的妻子因家贫而离去,后来见朱买臣做了太守,就要求复婚,朱买臣说:"覆水难收。"相如之妻:汉代卓文君新寡,司马相如弹了一曲《凤求凰》向卓文君表达爱慕,于是两人一起私奔。夤夜:深夜。丝桐:指琴。

译文

只有阴不能创造生命,只有阳也不能养育万物,所以天地阴阳须调和而后才会降下雨露;男子娶了女子才能组合成家庭,女子嫁给了男子才有了自己的家,夫妇和睦协调,家道方算有成。丈夫对人称自己的妻子为内子又称细君,妻子称丈夫为良人。

受室是说自己娶妻,纳宠是说人家买妾。祝贺别人娶妻说谐伉俪;称人家的纳妾叫如夫人。

结发是指初次结婚,续弦是妻死再娶的别称。妇人再嫁称做再醮;男子丧偶称为鳏居。

如鼓瑟琴比喻夫妇感情和谐;琴瑟不调是说夫妇反目不和。

牝鸡司晨是说妇人掌权干预外事;河东狮吼讥讽丈夫畏惧妻子。

蒸梨不熟便离弃妻子,曾子能愿全孝道,杀了妻子以求将位,吴起怎么狠得下心肠。

张敞为妻子画眉,儿女的情态真是可笑,董氏当着丈夫的面,把头发封住,其贞节实在值得夸耀。

冀邑却缺夫妇在田间耕作,仍能相敬如宾,陈仲子夫妇替别人灌园谋生,自食其力不仰赖其兄。

同吃糟糠的妻子,不可抛弃,宋弘真是一位有节义的丈夫;每次送食举起的案总和眉齐高,梁鸿喜得互相尊敬的贤妇。

乐昌公主分破镜,苏蕙织锦回文,这些都是说夫妇生离的悲怅。张瞻梦见在臼中做饭,荘子鼓盆而歌,说的都是夫妇的死别。

鲍宣的妻子出身富家,仍亲自提瓮汲水,这样顺从的内助自可称贤。陶潜妇与夫同志,耕作于田间,这样的隐德当然著美。

朱买臣的妻子当受责备,贫困时求去,富贵后又要回来,却不想想泼出去的水是很难再收回来的;司马相如的妻子真丢人,听见琴声挑逗,竟在半夜里私奔而去,因为听到的琴音很是有意。要知道提高自身品德的修养,而后才能治理好家庭;丈夫对待妻子有礼仪情谊,妻子自然会顺从谦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