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举难:举荐人才的艰难问题

第十九卷

离俗览

举难

举荐人才的艰难问题

译解  武老夫子

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解决人生问题

【原文】以全举1人固2难,物之情也。人伤尧以不慈之名,舜以卑父之号,禹以贪位之意,汤、武以放弑之谋,五伯以侵夺之事。由此观之,物岂可全哉?故君子责人则以人,自责则以义。责人以人则易足,易足则得人;自责以义则难为非,难为非则行饰。故任3天地而有余。不肖者则不然,责人则以义,自责则以人。责人以义责难瞻4,难瞻则失亲;自责以人则易为,易为则行苟5。故天下之大而不容也,身取危,国取亡焉。此桀、纣、幽、厉之行也。尺之木必有节目6,寸之玉必有瑕瓋7。先王知物之不可全也,故择务而贵取一也。

季孙氏劫公家,孔子欲谕8术则见外,于是受养而便9说10,鲁国以訾11。孔子曰:“龙食乎清而游乎清,螭12食乎清而游乎浊,鱼食乎浊而游乎浊。今丘上不及龙,下不若鱼,丘其螭邪!”夫欲立功者,岂得中绳哉?救溺者濡,追逃者趋13。

魏文侯弟曰季成,友曰翟璜。文侯欲相之,而未能决,以问李克,李克对曰:“君欲置相,则问乐腾与王孙苟端孰贤?”文侯曰:“善。”以王孙苟端为不肖,翟璜进之;以乐腾为贤,季成进之。故相季成。凡听于主,言人不可不慎。季成,弟也,翟璜,友也,而犹不能知,何由知乐腾与王孙苟端哉?疏贱者知,亲习者不知,理无自然。自然而断相,过14。李克之对文侯也,亦过。虽皆过,譬之若金之与木,金虽柔,犹坚于木。

孟尝君问于白圭曰:“魏文侯名过桓公,而功不及五伯,何也?”白圭对曰:“文侯师子夏,友田子方,敬段干木,此名之所以过桓公也。卜相曰‘成与璜孰可’?此功之所以不及五伯也。相也者,百官之长也。择者欲其博也。今择而不去二人,与用其仇亦远矣。且师友也者,公可也;戚爱也者,私安也。以私胜公,衰国之政也。然而名号显荣者,三士羽翼之也。”

甯戚欲干15齐桓公,穷困无以自进,于是为商旅,将16任17车以至齐,暮宿于郭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开门,辟18任车,爝19火甚盛,从者甚众。甯戚饭20牛居车下,望桓公而悲,击牛角疾歌。桓公闻之,抚其仆之手曰:“异哉!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后车载之。桓公反,至,从者以请。桓公赐之衣冠,将见之。甯戚见,说桓公以治境内。明日复见,说桓公以为天下。桓公大说,将任之。群臣争之曰:“客,卫人也。卫之去齐不远,君不若使人问之,而固贤者也,用之未晚也。”桓公曰:“不然。问之,患其有小恶。以人之小恶,亡人之大美,此人主之所以失天下之士也已。”凡听必有以21矣,今听而不复问,合其所以也。且人固难全,权而用其长者,当举也。桓公得之矣。

【译文】以全面来举荐人本来就很难,这是万物之常情。人们中伤尧有不慈爱的名声,舜有卑视父亲的外号,禹有贪图王位的思想,商汤王、周武王有放逐杀害君王的图谋,五霸有侵夺土地的事情。由此看来,万物怎么能够全面呢?所以君子责备别人是以人的标准,责备自己则是以最佳行为方式。责备别人以人的标准那么就容易满足,容易满足那么就能得到人们的认可;责备自己以最佳行为方式那么就难以为错误,难以为错误那么行为上就难以掩饰。所以担负天地而有余地。不贤能的人就不是这样,责备别人那么就以最佳行为方式,责备自己那么就以别人的标准。责备别人以最佳行为方式其责备就很难看清楚,很难看清楚那么就会失去亲人,责备自己那么就容易作为,容易作为那么行为就会很随便。所以天下的广大也不容他,自身会取得危险,国家会取得灭亡。这就是夏桀王、商纣王、周幽王、周厉王的行径。一尺长的木材必然有结节或孔眼,一寸长的碧玉必然有暇疵和斑点。先王知晓万物不可能达到全面,所以选择致力于重视取其一种。

季孙氏劫夺鲁公家财物,孔子打算把方法告诉外面的人,于是受到季孙氏家的给养而安适喜悦,鲁国人因此指责他。孔子说:“龙捕食于清水而游动于清水,螭龙捕食于清水而游动于浊水,鱼捕食于浊水而游动于浊水。如今我孔丘比上不如龙,比下不如鱼,我孔丘是螭龙吗?”那想要立功的人,怎么能符合规矩呢?救援落水的人会濡湿衣裳,追赶逃犯的人会快步奔跑。

魏文侯的弟弟叫做季成,有一个朋友叫做翟璜,魏文侯准备选一个做辅相,但不能决断,以此询问李克,李克回答说:“君主打算设置辅相,那么应该询问乐鹏和王孙苟端谁贤能?”魏文侯说:“好的。”翟璜进言,认为王孙苟端不贤能;季成进言,认为乐鹏贤能。所以让季成担任辅相。凡是听君主的言说,说话的人不可以不慎重。季成,是君主的弟弟,翟璜,是君主的朋友,而仍然不能知晓他们的品行,又怎么能知晓乐鹏和王孙苟端的呢?疏远的低贱的人能够知晓,而亲近的人不知晓,这不是自然的道理。凭着自然的道理而决断辅相的人选,是错误。李克对魏文侯说的话,也是错误。虽然都是错误,譬如像是金和木,金虽然柔软,但仍比木坚硬。

孟尝君询问白圭说:“魏文侯的名声超过齐桓公,而功劳却比不上五霸,这是为什么?”白圭回答说:“魏文侯跟从子夏学习,与田子方为友,敬重段干木,这就是名声之所以超过齐桓公的原因。卜相说‘季成与翟璜谁可以’?这就是功劳之所以比不上五霸的原因。所谓的辅相,是百官的首领。选择的人希望他博大。如今的选择不去除二人,其与使用仇人也相去甚远了。并且所谓的师友,为公事是可以的;所谓的亲戚爱人,是私下里的安宁。以私胜公,就是衰弱国家的政治。然而名声显荣的原因,就是三个读书人的辅助。”

宁戚想要从齐桓公处求取仕途,但穷困无以进见,于是投身商旅,随从保镖的车辆到达齐国国都,夜晚露宿在郭门外。齐桓公到郊外迎接客人,夜里打开郭门,躲避保镖的车辆,看见火把燃得很旺,随从的人很多。宁戚正在车下喂牛,看见齐桓公而悲伤,敲击牛角而疾速唱歌。齐桓公听见歌声,抚摸着车仆的手说:“很奇异呀。这个歌唱的人不是一个平常的人。”于是命令后面的车辆载上宁戚。齐桓公返回,到了宫室,随从的人请宁戚进见。齐桓公赏赐给他衣冠,打算召见他。宁戚进见,言说齐桓公治理国内的情况。第二天又进见,言说齐桓公治理天下。齐桓公大为高兴,打算任命他。群臣争辩说:“这个客人,是卫国人。卫国离齐国不远,君主何不派人去询问一下,如果本来就是贤能的人,任用他也不晚。”齐桓公说:“不是这样的。询问,会担忧他有小的丑恶。以人小的丑恶,灭去人的大的美好,这就是君主之所以失去天下读书人的原因。”凡是听话必然有所凭借,如今听后不再询问,是因为符合所凭借的。而且人才本来就很难全面,权衡其使用而用其长处,就是恰当的举荐。齐桓公得到这个决窍了。

【说明】本节《举难》,主要探讨的是举荐人才的艰难问题。我们举荐人才,都希望是十全十美,没有一点暇疵,如果有一点暇疵,就会有人鸡蛋里面挑骨头,总想挑出一点毛病,而被挑出的毛病,也就会被放大,成为不可原谅的错误。作为一个人,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你认为是对的,他认为就不对,问题就在于站在哪个角度、哪个立场去看待他。所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人才,关键是看他的人生道路、他的人生目标、他的思想观念,而不是只看他的才能。有才能的人很多,才能也具有两面性,既可以为你服务,也可以为别人服务。如果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你的不一样,那么在你眼中他就不是人才。所以,无论举荐什么人才,最关键的问题是一定要知晓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一定要知晓他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离俗览》共分八节,《离俗》,主要探讨的是远离世俗的问题。世俗的生活,就像一股很大的潮流,裹挟着人们身不由己地走着自己的人生道路,直到离开这个世界,这些人也没有弄明白自己的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却有极少的人明白自己的人生,他们远离世俗生活,明白人世间的道理和最佳行为方式,他们看待天下就像是看天外之物,普通人是不能察觉的;他们看待高贵富裕,如果能得到也可以,而不会依赖;他们高风亮节,独自快乐于自己的意志,而万物都不能侵害;他们不会被利益所玷污,不会被形势所牵制,而羞耻于居住在混浊的世间。《高义》,主要探讨的是推崇最佳行为方式的问题。春秋战国时期的读书人,不论是讲忠诚、讲孝顺、讲仁爱、讲友爱,都要讲最佳行为方式。他们的行动必然遵循最佳行为方式,行为必然诚信于最佳行为方式。他们的这些行为,世俗之人虽然称之为穷困,但却能通达。他们的这些行为不诚信于最佳行为方式,行动不遵循最佳行为方式,世俗之人虽然称之为通达,但却会穷困。《上德》,主要探讨的是崇尚规律的问题。凡事都有规律,治理国家也不例外。按照规律治理国家,那么不用奖赏而民众就能自己勉励,不用惩罚而邪恶就会停止。这就是神农、黄帝的政治。而没有规律的政治,就是按照自己的心意朝令夕改,使得民众无法可依,所以作者非常推崇有规律的政治治理,目的就是想要说明,有规律的政治治理,会使民众得到教化,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从而用不着严厉的惩罚和丰厚的奖赏。《用民》,主要探讨的是治理民众的问题。所谓的治理,并不就是管理,现代人把这个弄混了,认为把民众管住,不能随意言说、行动,也就达到了治理的目的。其实,在先秦人的思想中,并没有想要管住谁,谁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表达自己的言论,选择自己的行为方式。他们治理的关键就是“教化”,树立典范、榜样,并且以典范、榜样的行为方式教化民众,从而达到统治者的目的。《适威》,主要探讨的是得到威严的问题。统治者、领导人想要得到威严,靠的是什么?决不仅仅是靠惩罚、靠加罪、靠杀戮,而是靠就像驾御良马一样,减轻负荷更新节制,想走也不舍得,所以就能到达千里。善待那么就能使其顺从,不善待那么就是仇人,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古代统治民众的人,以仁爱和最佳行为方式来治理,以爱和利来安定民众,以忠诚和诚信来引导,致力于除去民众的灾祸,思考于让民众得到福祉。《为欲》,主要探讨的是作为于欲望的问题。人都有欲望,怎样对待欲望?怎样作为于欲望?是统治者、领导人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对于没有欲望的人,统治者、领导人是无法征服他们的,他们看待天子,就像是看待大众和奴隶一样,他们看待天下,就像是看待没有立锥之地一样,他们看待彭祖,就像是看待未成年而死的小孩子一样。天子是最高贵的,天下是最富裕的,彭祖是最长寿的,如果没有欲望,那么这三样都不足以勉励他。所以统治者所能征服的、所能治理的,都是有欲望的人。《贵信》,主要探讨的是重视诚信的问题。为人处世,要诚信地对待世界,诚信地对待社会,诚信地对待自己,诚信地对待他人,才有成功的希望。如果玩小聪明,欺骗自己,欺骗世界,欺骗社会,欺骗他人,终究只能是暂时的,不可能长久,因为世界、天地是不可欺骗的。虽然有许多人可以欺骗一下,但他随时都会醒悟过来,识破你的骗局,或者是善意的欺骗。《举难》,主要探讨的是举荐人才的艰难问题。我们举荐人才,都希望是十全十美,没有一点暇疵,如果有一点暇疵,就会有人鸡蛋里面挑骨头,总想挑出一点毛病,而被挑出的毛病,也就会被放大,成为不可原谅的错误。作为一个人,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你认为是对的,他认为就不对,问题就在于站在哪个角度、哪个立场去看待他。

要想知道世俗,首先要远离世俗,然后推崇最佳行为方式,崇尚规律,才能治理民众,而得到威严,要依靠仁爱,才能作为于欲望,才能重视诚信,才能举荐人才。全篇一气呵成,为我们了解世俗,治理民众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

【注释】1.举:(jǔ沮)《书·益稷》:“万邦黎献,共惟帝臣,惟帝时举。”《左传·襄公三年》:“建一官而三物成,能举善也。”《论语·乡党》:“色斯举矣,翔而後集。”《孟子·万章上》:“时举於秦,知穆公之可与有行也而相之:可谓不智乎?”《后汉书·张衡传》:“举孝廉不行。”这里用为选拔、举荐之意。

2.固:(gù故)原来、本来。《晏子春秋卷一·内篇谏上第一》:“且天之下殃,固于富强。”《庄子·养生主》:“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唐韩愈《师说》:“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

3.任:(rén认)《诗·小雅·黍苗》:“我任我辇,我车我牛。”《诗·大雅·生民》:“是任是负。”《管子·乘马》:“天下乘马服牛,而任之轻重有制。”《楚辞·悲回风》:“任重石之何益。”《国语·齐语》:“负任担荷。”这里用为挑担,背荷,肩负之意。

4.瞻:(zhān沾)《诗·邶风·雄雉》:“瞻彼日月。”《诗·小雅·节南山》:“赫赫师尹,民具尔瞻。”《诗·大雅·云汉》:“瞻卬昊天,云如何里?”《诗·周颂·良耜》:“或来瞻女,载筐及筥。”《尔雅》:“瞻,视也。”《论语·子罕》:“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後!’”《楚辞·离骚》:“瞻前而顾后兮。”《说文》:“瞻,临视也。”这里用为向远处看或向高处看的仰慕之意。

5.苟:(gǒu狗)《诗·唐风·采苓》:“人之为言,苟亦无信。”《诗·大雅·抑》:“无易由言,无曰苟矣。”《管子·制分》:“兵不呼儆,不苟聚,不妄行,不强进。”《孟子·告子上》:“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荀子·不苟》:“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韩非子·奸劫弑臣》:“人主诚明于圣人之术而不苟于世俗之言。”《礼记·曲礼上》:“临财毋苟得。”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仆虽怯儒欲苟活,亦颇识去就之分矣。”这里用为随便之意。

6.目:(mù幕)罗网或木材中的孔眼。《文子·上德》:“得鸟者,罗之一目。”郑玄《诗谱序》:“举一纲而万目张。”

7.瓋:(tì替)玉的斑点。《吕氏春秋·离俗览·举难》:“尺之木必有节目,寸之玉必有瑕瓋。”

8.谕:(yù玉)《周礼·秋官》:“讶士掌四方之狱讼,谕罪刑于邦国。”《管子·心术上》:“理也者,明分以谕义之意也。”《韩非子·解老》:“中心怀而不谕,故疾趋卑拜而明之。”《说文》:“谕,告也。”这里用为告诉之意。

9.便:(biàn变)《文子·符言》:“内便于性,外合于性。”《庄子·田子方》:“孔子便而待之。”《礼记·表记》:“故自谓便人。”《战国策·秦策》:“或谓救之便。”《说文》:“便,安也。人有不便更之。”这里用为安适之意。

10.说:(yue悦)《易·困·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利用祭祀。”《诗·召南·草虫》:“我心则说。”《诗·小雅·頍弁》:“未见君子,忧心奕奕。既见君子,庶几说怿。”《管子·小问》:“桓公不说,瞋目而视祝凫巳疵。”《论语·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礼记·中庸》:“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孟子·梁惠王上》:“王说曰。”《韩非子·二柄》:“故加衣于君之上。觉寝而说。”这里用为喜悦之意。

11.訾:(zǐ资)《诗·小雅·小旻》:“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诗·大雅·召旻》:“皋皋訿訿,曾不知其玷。”《左传·昭公二十一年》:“不訾小忿。”《管子·形势解》:“毁訾贤者之谓訾,推誉不肖之谓讆。”《韩非子·显学》:“子产开亩树桑,郑人谤訾。”《吕氏春秋·审应》:“公子沓訾之。”《战国策·魏策》:“诋訾今古。”《礼记·丧服》:“四制訾之者,是不知礼之所由生也。”《说文》:“訾,訾訾不思称意也。从言,此声。这里用为诋毁、指责之意。

12.螭:(chi痴)古代传说中一种没有角的龙。《楚辞·九歌·河伯》:“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荀子·赋》:“螭龙为蝘蜒,鸱枭为凤皇。”

13.趋:(qū曲)《书·康王之诰》:“群公既皆听命,相揖,趋出。”《论语·子罕》:“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礼记·王藻》:“走而不趋。”《礼记·曲礼》:“帷薄之外不趋。”《说文》:“趋,走也。”这里用为快步急走之意。

14.过:(guò呙)《诗·卫风·考槃》:“独寐寤歌,永矢弗过。”《管子·小称》:“是以我有过为,而民毋过命。”《论语·学而》:“过,则勿惮改。”《孟子·告子下》:“人恒过,然后能改。”《荀子·乐论》:“乐者,圣王之所非也,而儒者为之,过也。”《韩非子·十过》:“十过:一曰、行小忠,则大忠之贼也。”《吕氏春秋·审应览·具备》:“微二人,寡人几过。”《战国策·赵策》:“(赵太后)曰:‘君过矣,不若长安石之甚。’”这里用为错误之意。

15.干:(gàn赣)《书·多士》:“尔厥有干有年于兹洛。”《诗·周南·兔罝》:“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诗·王风·中谷有蓷》:“中谷有蓷,暵其干矣。”《诗·小雅·采芑》:“师干之试。”《诗·大雅·旱麓》:“岂弟君子,干禄岂弟。”《管子·法法》:“忠臣不诬能以干爵禄。”《论语·为政》:“子张学干禄。”《庄子·徐无鬼》:“其欲干酒肉之味邪?”《孟子·公孙丑下》:“识其不可,然且至,则是干泽也。”《荀子·议兵》:“皆干赏蹈利之兵也。”《韩非子·说难》:“伊尹为宰,百里奚为虏,皆所以干其上也。”这里用为求取之意。

16.将:(jiāng浆)《诗·召南·鹊巢》:“之子于归,百两将之。”《诗·小雅·四牡》:“事靡盬,不遑将父。”《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将自何所至。”《庄子·庚桑楚》:“备物以将形。”《荀子·尧问》:“然则孙卿怀将圣之心。”这里用为顺从,随从之意。

17.任:(rén认)《书·禹贡》:“禹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管子·大匡》:“吾权任子以死生。”《韩非子·六反》:“活贼匿奸,当死之民也,而世尊之曰‘任誉之士。’”《史记·季布栾布传》:“为气任侠。”《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王甚任之。”《说文》:“任,保也。”这里用为信任、保护之意。

18.辟:(bì毕)古通“避”。《周礼·掌交》:“使咸知王之好恶辟行之。”《管子·权修》:“刑罚不审,则有辟就。”《左传·庄公九年》:“秦子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是以皆止。”《论语·先进》:“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礼记·中庸》:“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攫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孟子·离娄上》:“伯夷辟纣,居北海之滨。”《荀子·荣辱》:“不辟死伤。”《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不辟亲贵,法行所爱。”这里用为回避、躲避之意。

19.爝:(jué爵)小火、火炬。《庄子·逍遥游》:“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

20.饭:(fàn犯)《论语·述而》:“饭疏食,饮水。”《孟子·尽心下》:“饭糗茹草。”《礼记·玉藻》:“饭飱者三饭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下》:“仲尼先饭黍而后啖桃,左右皆掩口而笑。”《说文》:“饭,食也。”《汉书·朱买臣传》:“呼饭饮之。”这里用为动词“吃饭”之意。

21.以:(yǐ椅)《易·师·初六》:“师出以律,否臧,凶。”《管子·轻重戊》:“寡人将以来离枝之民。”《论语·为政》:“不敬,何以别乎。”《韩非子·五蠹》:“富国以农,距敌恃卒。”《列子·汤问》:“以残年余力。”这里用为凭借、仗恃之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