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金丘CEO左鹏:银行真的欢迎区块链?

左鹏,国内区块链头部企业、上市公司金丘科技CEO,国内最早进军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也是累计获得机构投资最多的区块链创业者,他参与了多项区块链国家标准的制定与编写,是上海市软件行业十大杰出青年,2017中国TOP金融榜“金融科技人物”。

采编|胡边

受访者|左鹏

本文约5165字,阅读需要花12分钟

我在三点钟无眠群发表了万字言,

没有大佬挑战我

在国内链圈,很少有人能挑战左鹏的观点,即便是在王峰、蔡文胜、薛蛮子都在的三点钟无眠群。

在一次三点钟群的讨论中,左鹏洋洋洒洒地讲了一万多言,把这些大佬给镇住了。主持人私信他:为什么没有人挑战你?左鹏淡定地回答,我是不断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无论是哪个大佬,要挑战国内最早潜心研究区块链技术的极客是需要勇气的,更何况他是一个为全球80多个金融机构写了十二年代码的码农?

在浮躁而激进的氛围中,外表斯文的左鹏像一股清流。当大佬们堂而皇之地谈论炒币、割韭菜时,这个技术极客坦诚地对《链研所》记者说,“我们不发币。”他的志向与理想不是发币暴富,而是成为全球领先的区块链金融科技公司。




左鹏带领金丘科技登上新三板

左鹏的理想并不遥远,甚至触手可及。他带领金丘科技成功上市,而且获得区块链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和发币即可敛财数十亿相比,1.4亿的融资或许并不算什么,但要知道这是2016年12月。彼时比特币一片低迷,大佬们还没觉醒。

吉姆·罗杰斯说,“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是从金融行业开始的。”金融是区块链应用的最大战场,也是最富的金矿。

2015年年底,当Blockchain这个词第一次传到中国,左鹏就对这个号称是华尔街和硅谷第一次握手的科创技术深深着迷。“它的去中心化技术能大大降低金融行业的成本,将为金融行业带来一场巨大的革命。”过去十五年,尽管左鹏曾参与开发中国银联CUPS核心系统、央行现代化支付CNAPS系统、超级网银、跨境人民币支付CIPS系统,但面对区块链带来的巨大冲击,左鹏不淡定了。

他开始疯狂的学习区块链。不久,他带领金丘科技迅速转型,从一家软件公司变身为一家区块链企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得到了资本的追捧。“我们是国内最早进军区块链技术生态的企业,并迅速发展成为中国区块链的头部。”

最早入圈、潜心技术,年纪轻轻就参与了多项区块链国家标准的制定与编写,一举抢占金融区块链的高地,难怪没有人敢挑战他的言论。

5月3日,在广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峰会会场,左鹏畅谈了他的区块链之道,观点犀利,见解独到。




区块链,信任的机器

Q1

《链研所》:你曾写过一篇很火的文章《携程“网霸”,区块链来颠覆你了》,为什么写这篇文章?

左鹏:一次去北京出差,我在携程订酒店,发现系统弄错了,到酒店才发现。我打电话给携程客服退订,客服说不能退。我说过几天是315,如果你不退,我就到消费者协会告你。立马客服就给我退了。为什么会有携程这样的“网霸”?它和其他互联网巨头一样,用的是同一个套路:用资本市场的钱,通过普惠、补贴来获取流量,一旦流量有了、入口有了,就携着流量来绑架酒店。一旦酒店被绑架上车,它立马翻脸,取消普惠,酒店的价格它说了算,说退就退,说不给退就不给退。这就是互联网霸权。通过烧钱获得流量入口,然后绑架消费者与生产者,这是上一代互联网的毒瘤。




共享单车的坟场是中国互联网的耻辱

我到很多城市出差,总能看到共享单车的坟场。这不是中国互联网的荣耀,而是中国互联网的耻辱。这些钱不要说跟大家没有关系,它都是用户钱包里的钱。我们要用芯片等核心技术来对抗竞争,而不是用流量绑架生产者和消费者。区块链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智能经济——通过智能化合约,加上可信的数字货币,实现生产者和消费者端到端的交易服务。没有中间商赚取差价,没有中间商搞信息不对称。




李彦宏谈隐私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互联网教父说,“中国人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说他们愿意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很多情况下是愿意这么做的。”这就是上一代互联网。上一代互联网是一个中心化的组织。

Q2

《链研所》: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有哪些特点?

左鹏:下一代互联网是区块链,它被称之为“价值互联网”与“信任互联网”。区块链用一句话概括:分布式加密账本。分布式强调的是民主化,加密强调的是隐私与保护。2015年,《经济学人》封面标题是《区块链,信任的机器》,说明区块链解决的是信任的问题。

区块链有四个特点:第一,分布式存储。解决了数据存储问题,不再以中心化存储数据;第二,数据存证。数据不能被篡改,可以用来产品溯源;第三,智能合约。所有的协议和约定以代码来进行,解决去中介化的问题,从而降低金融成本和摩擦;第四,价值传递。只有前三个,是区块链技术。四个加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区块链。

Q3

《链研所》:有人说区块链是新公司抗衡互联网巨头的唯一机会,你怎么看?

左鹏:在新一波科技浪潮中,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D(大数据)四大技术,除了区块链,其他三大技术都被巨头所垄断,只有区块链还有机会。

在互联网时代,即便是像汇丰这样的金融巨头,在和上一代互联网公司PK的过程中,已经没有优势。阿里、谷歌、腾讯比它的用户数据更多、更丰富,在数据的使用上也更加的灵活。这个观点我在汇丰银行讲过。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数据不再被中心化机构所垄断。每一个节点,每一个参与方,都有机会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参与者。

区块链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就像你用手机上网,你是感受不到互联网技术的,它隐身在后面,你是看不到的。我觉得区块链未来也会是这样。我们提供的是区块链的底层设施,更关注底层技术的研究。

我在三点钟无眠群,无人挑战

Q4

《链研所》:你曾说过,世界是多样性的,信任是不平衡的。怎么理解这句话?

左鹏:区块链解决了信任的不平衡。是不是应该有区块链,主要看是不是缺乏信任。委内瑞拉发行了石油币,石油币被流氓政府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委内瑞拉的货币超发,老百姓当然不会选它。因为委内瑞拉政府变成了一个不可信的政府,成为了一个不可信的中心化机构。人民自然会用脚来投票、持有比特币。区块链是信任机器,它用机器来解决信任。在不可信的社会里,在不可信的场景里,公有链有它的价值。




美国禁售委内瑞拉石油币

在主流社会可信的情况下,根本就不需要去中心化;在主流社会不可信的情况下,去中心化一定是有市场的。目前区块链最大的应用是比特币。现在的人持有比特币,是为了炒作,是为了升值。那些炒币的人,真的是比特币本位吗?我相信90%的人都不是。他们不会把人民币全部换成比特币;或者全部用比特币来支付、交易,他们还是用人民币买车、买房。为什么?因为主流社会是可信的。

Q5

《链研所》:听说你在三点钟无眠群讲了关于公有链、链的观点,没有一个人挑战你。当时是什么情况?

左鹏:缺乏信任的地方用公有链,不缺乏信任的地方用链。在王峰十问的三点钟无眠群里,我讲了这个观点。我讲了一万多字,是有史以来分享最多的人。群里有蔡文胜、徐小平、薛蛮子这些大佬,讲完之后没有一个挑战我的。主持人私信问我:为什么没有人挑战你?我说,我们做区块链技术的,我们的理解和认知是基于公有链、链真正落地和不断实践中得出来的结论。

Q6

《链研所》:在中国,做链有机会吗?

左鹏:没有币的链有很大的机会。中国主流社会是可信的,我们在做链的时候,完全可以用央妈发的数字货币来进行交易、结算。在委内瑞拉,我们不会用它的石油币。如果用石油币,一定会被它的总统割韭菜。在这些国家,我们会用有公信力的比特币、以太币,把它写在智能合约里面。

在主流社会可信的社会里,链非常有价值,特别是政府治理领域,跨部门数据共享、跨部门协作,仍然是一个痛点。食品安全部和卫生部,积累的数据非常非常多,但大多数数据是不互通的。各省市的医保打通,理论上完全是可以的,但发现做不到。这里有很大的空间。在社会治理上,用链、不用币,完全是行得通的。

Q7

《链研所》:你怎么看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前景?

左鹏:我们跟金融公司做了很多项目,做完第一期,就没有第二期了。第一,任何金融机构不会用有token、有币的链,所以,在业务拓展与激励上,缺乏动力。同时,用链技术重塑业务,并没有带来大幅度的效率提升。第二是因为监管,没有央行的推动,银行单独做一个链是没有价值的。所以我们开始把目标向非金融领域、向社会服务领域去拓展,在农业,娱乐业,社会治理等领域进行了很多尝试。

未来可能没有银行

Q8

《链研所》:区块链会对银行产生怎样的冲击?

左鹏:你把资产放在银行,因为银行是可信的。银行一定是在最好的地段建最好的楼,因为它在告诉你“我的信用是无限的”。如果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抵押房子借款,借款合同可以写在智能合约里。房子可以通过资产上链,就像比特币一样有一个私钥,假如5月1号没有还上钱,智能合约自动执行,房子私钥就转给他人了。这对银行的影响是颠覆性的。未来的智能经济,甚至可能没有银行。

Q9

《链研所》:你怎么看政府的监管?

左鹏:在区块链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大的泡沫。2017年9月4日,七部委紧急叫停了ICO。很多圈内的朋友认为监管有问题,我个人认为,这恰恰反映了央妈在金融监管上的智慧。当时试想,如果不叫停,我可能也会被当成骗子。当时骗子太多了,像我们这样搞技术的公司,也经常被人怀疑。上海浦东区委书记给我们颁奖的时候,主持人宣布:金丘科技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取得了卓越的贡献。实际上,我们真正搞的是区块链。

ICO的及时叫停,起码让不懂区块链、不明真相的大妈们,被迫到澳门开会,科学上网才能炒币。这大大降低了金融的风险,延缓了泡沫破灭的时间。这给我们这些真正做区块链技术的公司,赢得了时间。

Q10

《链研所》:一些政府加大了区块链扶持力度,而另一些政府(如上海)却持相对保守的态度,对此你怎么看?

左鹏:许多地方政府对区块链是持非常鼓励的态度,广州黄埔区出台十条扶持政策,不但给钱,而且给应用场景。你只要应用场景好,有技术开发能力,你就可以来落户。这个非常厉害。

杭州政府与李笑来老师联合成立了一百亿的基金,非常有争议,也非常吸引眼球。前不久,海南计划让火币的总部搬过去。这些政府的风向说明,骗子项目慢慢消失,干实事的项目渐渐受到重视。这个时候关注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关注真正应用场景的好项目,国家是支持的。在上海,我们拿到市政府的一项150万专项补贴,钱多钱少不重要,说明了政府的支持态度。上海市政府也给了我们很多荣誉。上海作为金融中心,我觉得相对的保守是可以理解的。

某公链本质上是拜占庭容错算法,很丑陋

Q11

《链研所》:你觉得POW算法的比特币,能否承载未来的智能经济?

左鹏:比特币的POW算法非常公正。中本聪非常理想化,他设计了一个机制,让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挖矿,每个人都有获取矿工激励的权利。但是有了ASIC芯片之后,矿业大佬比特大陆一家独大,这违背了去中心化的初衷,给未来的比特币带来了潜在的风险。在比特币生态里,最赚钱的,反而是卖矿机的了。我不认为POW机制的公有链,能够承载未来的智能经济。

Q12

《链研所》:拜占庭容错算法呢?

左鹏:拜占庭容错算法是目前一致性最好的算法,也不太容易导致分叉。但它不适合公有链,适合很少节点的链。




某知名公链算法本质

某个公有链项目(你懂的),其实它是基于拜占庭算法,大部分节点都属于一个基金会。这还是区块链吗?这完全是中心化的系统。它宣扬这是区块链,就是为了炒币。所以它赚了很多钱。虽然很丑陋,但它让更多的人关注区块链。




蔡文胜否认美链非美图产品,也不是他个人做的

这也算是区块链泡沫带来的好处之一。

Q13

《链研所》:你怎么看EOS的DPOS算法?

左鹏:目前区块链技术在性能、公平性、安全性方面难以兼得。在牺牲了部分公平性的情况下,EOS在性能方面做了非常大胆的探索,但从目前测试网络的运行情况来看,性能和初期目标存在较大的差距。从经济上看,少数竞选成功的超级节点将维护网络运行,但普通用户未被重视,未来社区活跃度可能难以维持。还有,BM本人的稳定性是另一个很大的不确定因素,投资者被收割的风险大于收益。

所以说,DPOS在经济上一定是中心化的,这会导致垄断的局面。21个节点要花钱来竞选,你觉得这些节点可信吗?最近热炒温州帮竞选超级节点,花了很多钱,最后这些钱从哪里来?在考虑安全性问题上,DPOS算法虽然很有创意,但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去中心化,是一个问题。

Q14

《链研所》:现在大部分的智能合约都是基于以太坊,以太坊的POS共识机制能承载吗?

左鹏: 未来的底层公链要有一个可商用化的共识算法,但它不是POW,不是POS,不是DPOS,也不是拜占庭容错算法。虽然以太坊向大家展示了智能经济的雏形,但是权益机制有很大的弊端。例如基于以太坊的区块链游戏以太猫,被炒到了几十万。真的是疯了!不能将商用交给这样一个网络,要有一个更强大的共识算法。在共识算法上,我个人比较看好最近Penta提出的DSC,兼顾公平和公正,体现了区块链精神,能否实现拭目以待。

Q15

《链研所》:目前,机制和算法层出不穷,各种链也在不断诞生。怎样打通这些链?

左鹏: 现在很多链,谁都觉得自己牛逼。未来会有好多链,但大部分都会死掉。最终,所有的链要互联互通。不能互联互通,谈什么价值互联网?

Q16

《链研所》:区块链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左鹏: 量子计算是区块链最大的威胁,量子计算能在4、5秒钟内把哈希计算攻破,也就是说,比特币有可能被量子计算攻破。

Q17

《链研所》:你心目中的公有链是什么样子的?

左鹏: 首先它是公平的。它不是通过拉选票,买token,贿选,只有所谓的币圈大佬大咖才有机会来参与的公有链;第二要普惠。所谓的普惠,就像今天的互联网,即便你是一个穷人,都可以用区块链技术;第三是要可用。不可用的公有链是没有价值的。未来,每一个中小企业和创业者都能更便宜地用上区块链。

Q18

《链研所》:在你看来,哪些人能炒币赚钱?




炒币大妈成了韭菜

左鹏: 炒币赚钱的人分为两类,钱多的回不来的人,钱多的出不去的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