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幼学琼林》卷四.贫富 翻译

《幼学琼林》

卷四

贫富

命之修短有数,人之富贵在天。惟君子安贫,达人知命。贯朽粟陈,称羡财多之谓;紫标黄榜,封记钱库之名。贪爱钱物,谓之钱愚;好置由宅,谓之地癖。守钱虏,讥蓄财而不散;落魄夫,谓失业之无依。贫者地无立锥,富者田连阡陌。室如悬磬,言其甚窘;家无儋石,谓其极贫。无米曰在陈,守死曰待毙。富足曰殷实,命蹇日数奇。苏涸鲋,乃济人之急;呼庚癸,是乞人之粮。家徒壁立,司马相如之贫;扊扅为炊,秦百里奚之苦。鹄形菜色,皆穷民饥饿之形;炊骨爨骸,谓军中乏粮之惨。饿死留君臣之义,伯夷叔齐;资财敌二公之富,陶朱倚顿。石崇杀妓以侑酒,恃富行凶;何曾一食费万钱,奢侈过甚。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真是剜肉医疮;三年耕而有一年之食,九年耕而有三年之食,庶几遇荒有备。贫士之肠习黎苋,富人之口厌膏梁。石崇以错代薪,王恺以饴沃釜。范丹土灶生娃,破甑生尘;曾子捉襟见肘,纳履决踵,贫不胜言。子路衣敝褴饱,与轻裘立;韦庄数米而饮,称薪而爨,俭有可鄙。总之饱德之士,不愿膏梁;闻誉之施,奚图文绣。

译文:

【译文】

人寿命的长短自有定数,人的富贵决定权取决于天意。只有君子才能安贫乐道,乐观的人才能了解命运顺其自然。汉武帝初年,京师里的钱贯都朽了,仓内的谷粟,陈年推积都红腐不能食了,贯朽、粟陈是称道别人财多的说法。挂一紫标,贴一黄榜是梁武帝封闭钱库、标明钱数的标记。

贪爱钱财叫做钱痴;喜欢置买田宅称为地癖。守钱虏是讥讽财富多而又吝啬的人。落魄子是指贫困失业无所依靠的人。

贫穷的人连块锥尖大小的土地都没有,富人的田地则南北相连非常广阔。室如悬磬是说家中空无一物,生活极为窘迫;家无儋石是说家中连一升一斗的米都没有,指人穷困到了极点。

无米断炊断绝了粮米叫做在陈;喜欢积聚钱财称做钱癖。家境富裕钱粮充足称为殷实,命运不佳遇事不顺称做数奇。援助危难中的人称为苏涸鲋,向人借贷钱粮,隐称登山高呼庚癸之神。

家中只剩下四面墙壁别无他物,司马相如是如此的贫穷。做饭时没有柴草,连门闩也拆了当柴烧,百里溪的生活曾经极为困苦。如黄鹄的面容,青黄的面色,是形容穷人饥饿的模样,交换儿子来当做食物吃,用死人的骨头当柴火烧,这是军中缺粮时的惨状。

伯夷、叔齐宁愿饿死也不食周粟,以留君臣大义,千古以来只有伯夷和叔齐二人。陶朱、倚顿善于经营,资产比得上王公贵族之富有。石崇以美女陪酒,客人不饮便将歌妓杀死,这是富豪横蛮的作法。一顿饭吃下来花费万金,实在是过分奢华。

二月蚕尚未吐丝就已预先出售,五月稻谷尚未成熟便已出买,真是碗心头肉医眼前疮;耕种三年的田地,就可以积蓄一年的粮食,耕种九年就可储备三年的粮食,即使遇到灭荒,也可以有备无患。贫寒之人的肠胃习惯了野菜粗食,富贵人家吃腻了肥肉好米。

石崇以蜂蜡当柴火烧,王恺用饴糖洗锅子,这是多么的奢侈啊!范冉穷困断炊,锅子可以用来养鱼,这样岂不是很清廉吗?曾子安贫乐道,虽然衣服破损了,提整衣襟就会露出手肘,鞋子被损了,就会露出后脚跟;这是穷苦的士子常有的事。韦荘生性吝啬,做饭要数了米粒才下锅,柴薪要称了份量,才拿去烧煮,过分的吝啬是会惹人鄙薄的。

总而言之富于仁义德行的人,不羡慕美味佳肴;名望声誉卓著的人,怎么会去谋求绣花的衣服呢?

翻译: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2bb1560100dmbv.html~type=v5_one&label=rela_prevarticle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