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的直白和含蓄 - ag官方网站

品略图书馆

诗词的直白和含蓄

诗词是汉语言中独有的文学形式,艺术价值极高,且有史以来有许多璀璨的瑰宝。判断诗词的优劣首先要看意境,其次才看词句的押韵、平仄和对仗,只有意境优美,而又比较讲究押韵、平仄和对仗的诗词才可算得是上品。上品的诗词中意境和格律是相辅相成的,缺乏意境的诗词,即使押韵、平仄和对仗做得再工整,让人读起来也会觉得味同嚼蜡,或生涩得倒人胃口;反过来说,丝毫不讲究格律的诗词,即使意境再好,让人读起来缺乏韵味和优美的旋律,也不会成为上品。比较起来说,意境是诗词的灵魂,而押韵、平仄和对仗只是附属品。再形象一点说,意境就象人的心灵和才学,而押韵、平仄和对仗充其量只能算作人的皮囊和服饰。选人先看德才,故评诗则应该先看意境。如果一首诗词意境好了,即使不挂“律诗”、“绝句”的牌子又有什么妨碍呢!

诗词可以为意境而破格,但完全无格式可言,只作语言上的堆砌,不能算是在做诗——这是汉语文字艺术的特色使然!

诗词除了押韵、平仄和对仗等格律上的讲究外,就是艺术手法上的讲究,艺术手法上的讲究其实就是如何表达意境的问题。而要想很好地表达诗词的意境,就不得不探讨一下诗词中直白和含蓄手法的运用。什么叫直白?直白就是要求创作诗词要力戒生涩隐晦和不知所云,力戒文字上的生造词语和故作高深,以免让人读起来有生吃螺丝似地去绕弯子的感觉。什么叫含蓄?含蓄就是要求诗词要有深意,就象一道景物一样有很深的层次感,给人以细细品味的余地,让人读起来觉得余味无穷。诗词的意境其实就体现在含蓄里。

直白和含蓄在诗词的创作过程中词义上是对立的,但在体现诗词的意境的过程中又是统一的。以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为例: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诗的前四句最为经典,其词义连妇孺都能明白,但又有极深的引申义。诗人通过把直白和含蓄高度地糅合到诗句里边,歌颂了生命里的奇妙之处,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成了千古绝唱!

再看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是一千多年前的文字,但直至今天读来,哪有一点生涩味儿!多么直白的文字,多么幽深的表达游子思乡之情的意境,这种诗词即使文盲也能听得懂,也能品出其中的深意!

在唐宋诗词中,不光好诗例子很多,好词的例子也很多。比如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这首词通篇之中没有一个生涩字,没一点雕琢的痕迹,更没有发霉的用典,但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幅江南吴兴的春天画图:西塞山前水上飞翔的白鹭、漂流的粉红色的桃花瓣、水中追逐嬉戏的肥壮鳜鱼、戴蓑披笠的渔翁,这是典型的诗中有画的意境。

李后主当皇帝不行,填词却是天才。他的词思想性不强,艺术性却极高,几乎称得上首首精品,字字珠玑!而其用词却极为直白。以《相见欢》为例: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番滋味上心头。

许多人认为李后主的词大多为亡国之音,其主旨不是愁思,既是悲哀,故以多愁善感著称,但李后主的词遣词造句却非常直白,在语句上没有丝毫故意让读者猜谜的味道!

从整体上说,唐诗宋词之兴盛,其后历代是难望其项背的,而在唐宋诸多经典诗词中任意挑出一首,几乎都是直白与含蓄高度统一的范例。当然直白不是粗俗,含蓄不是生涩。在唐诗宋词的精品中,即使那些最为直白的诗词也不会给人粗俗的感觉;即使那些含意最为深刻的诗词也不会给人以生涩得不知所云的感觉。

唐宋以来,恐怕最为直白的范例要数张打油的《打油诗》了: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首诗直白得简直成了顺口溜,其实细细品味起来,虽然全诗没有一个“雪”字,但它却描绘了一幅别具韵味的雪景图呢,以至于后来人们竞相模仿,产出了许多俗中见雅的诗坛绝唱。

来看这样几首俗中见雅的诗:

(其一):

东坡七岁黄州住,何事无言及李琪?

恰是四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留诗。

这首诗传说是苏东坡赠营妓李琪的。

(其二):

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高山上。

举头红日白云低,五湖四海皆一望。

这首诗传说是唐伯虎戏弄几个脑满肠肥的盐商的。

(其三):

一上上到楼上头,十二栏杆接斗牛。

纪郎不敢留诗句,恐压江南十六州。

这首诗传说是纪昀提举江南学政时,戏弄几个江南狂傲而无才学的士子的。

(其四):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九片十片片片飞,飞入芦花看不见。

这首咏雪诗传说是纪昀戏弄和珅的——也有人说作者是乾隆,或是刘雍、郑板桥、金农等人。

总而言之,不管这几首诗的作者是谁,其直白程度几乎已在俚语之右,而其风雅趣味却让人品玩不尽!这几首诗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起句平平,与俚语无二,但接着层层拔高,渐入佳境。正所谓用曲径通幽之妙,而把诗词的直白与含蓄的妙旨演绎得出神入化!

有许多习作诗词者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协调不好直白与含蓄的关系。这些人追求直白者流于粗俗,追求含蓄者流于生涩!

这里顺便讲一个粗俗诗人的笑话:说是有两个非常脓包的赶考举子,路上看到一座铁塔而“诗兴”大发,于是相约各作一首诗以分高下。

甲举子诗曰:

远看铁塔一嘟噜,上头细来下头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乙举子诗曰:

哎呀我的爷,那是一个橛!

只因尖朝上,没法往下揳!

这两个举子缺乏自知之明,赋诗之后,互相吹嘘一通后继续赶路,但却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大笑话!这个故事之所以令人发笑,就是这两个举子胸无点墨,而错把粗俗拿来附庸风雅却恬不知耻。

粗俗的例子好找,生涩例子也不少,即使现在,随便找一份诗刊翻翻就会找出例子来。老实说,古人诗词生涩的例子多已磨灭在历史的长河里,而现代人诗词生涩的例子虽多,但举出来又会得罪人,所以只好省略。

诗词用词生涩的主要特点就是不好好说话,因为喜欢用生涩词的人往往认为,非常直白又能很好表情达意的现成词句,不足以体现自己文学层次的高深,所以就以生造词语绕弯子,说些谁也看不懂的话以为时髦,甚至于有人还美其名曰自己是“后现代派”!但多数人创作诗词时用词之所以生涩,是由于自身汉文字水平和汉文学水平低下的缘故!这些人不懂得诗贵意境,不懂得不以辞害意的法则,不会变通。又要表情达意,又要钻到牛角尖里不愿意出来,不押韵合仄,不对仗的词语打死也不敢用!所以这些人对一首诗词的押韵、平仄和对仗处理得非常工整,但内容却往往或苍白,或暗淡,或不知所云!

其实在在书面上,汉语的词汇和语句,是靠许多单音节的方块字排列组合而成的,毫不夸张地说,汉文字词语之丰富,词汇表情达意功能之广泛是无与伦比的。所以创作诗词时,有时这个词语不押运,不合仄,不对仗,还可以再替换上其他的词语,也可以调整一下语序,甚至改变一下诗词的创作思路!只要有了好的意境,多动动心思,不信写不出好诗词来——不妨学一学唐代的苦吟派吗!

一言以蔽之曰:掌握不好直白和含蓄的运用手法,而一心想一诗成名永远是白日做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