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富帅 - ag官方网站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富帅

 


文字:智霖  图片:网络   编辑:智霖


 

他,品学兼优、又尊师重道,纵然不是最完美,其德性之高亦非常人能比;

 

他,头脑聪明,深谙经商之道,家累千金,乃是屈指可数的富商;

 

他,能言善辨,以强大的口才,力破五国局势,实为同门第一帅。

 

如此高富帅之人,便是孔子高徒之一——子贡。

 

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卫国人,受业于孔子门下,小孔子三十一岁。

 

子贡是孔门弟子中的佼佼者,是孔门第一高富帅,甚至称得上男神,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

 

1 ·.德性之高

 

子贡的高不在于他身材,而在于德性上,纵然他无法比拟孔子首徒颜回,亦是孔子门下的佼佼者。

 

子贡曾向孔子请教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孔子回答他:“你是一个像瑚琏一样的人”,所谓瑚琏是指宗庙祭祀用的贵重玉器,可见孔子对他评价还是很高的。

 

《论语》中记载了很多子贡向孔子请教问题的对话,如问君子、问为政、问仁、问士等问题。

 

子贡最为人称道的是,他非常尊崇孔子,不允许别人说孔子的坏话。

 

子路也听不得别人说孔子的坏话,一有人说孔子的坏话,他会去把那个人教训一顿。

 

子贡不尚武力,所以每当有人指责孔子时,他都是通过彰扬孔子伟大来反驳别人。

 

鲁国叔孙武叔曾经毁谤孔子,子贡听到后说:“孔子是不能毁谤的!别人的贤能就好像是丘陵,还可以超越过去;孔子简直是天上的太阳和月亮,不可能超越他。”

 

子贡因为在各诸侯国有名,所以就有人说他比孔子还厉害。

 

子贡听后非常严肃地说道:“如果用房子的围墙比喻一个人的才能:我家的围墙只到肩膀那么高,谁都能看到我家房屋的美好。我老师的围墙却有数丈高,不从大门走进去,谁也看不到他房屋如宗庙般伟岸,且多种多样。”

 

子贡也曾对别人说:“孔子如天一般是无法企及的。”

 

子贡对老师尊崇是因为他亦是真正理解孔子的人,他是孔门中第一个用“温良恭俭让”概括孔子的品性,亦是指出孔子真正的学问是难以听到的。

 

即使这样好学尊师的子贡,在孔子心中亦不是最完美的一个人。

 

有一次,孔子问子贡:“子贡啊,你与颜回哪个更优秀?”

 

子贡连忙自谦道自己怎能比得上颜回,颜回“闻一以知十”,自己“闻一以知二”。

 

当然,孔子也承认了子贡确实不如颜回。

 

原因在于,子贡有一个不足:喜欢指责别人的过失。

 

孔子曾经很严厉地批评他:“你就够好吗?我可没那闲工夫指责别人过失。”

 

纵然有不足,但子贡德性之高,亦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

 

 

2 ·.千金之富

 

在德性上,也许子贡不如颜回优秀,但在经商上,子贡怕是孔门弟子中无人能比得上的。

 

可以说,子贡是孔子门下首富。

 

孔子曾经感叹道:颜回的学问道德都差不多,可是经常穷得饿肚子。子贡则不安于本分,凭借自己的能力经商致富,猜测行情每次都能猜中。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臆则屡中。”

 

由此可见,子贡有着强大的经商能力,主要变现为:

一、对市场行情的精准把握,所以他能做到“亿则屡中”,就是说只要他选择投资什么,都能赚到钱。

二、独特的经营方法,即贱买贵卖,并且能根据市场行情随时转换货物资财。

 

正是靠着独特的经商头脑,子贡无论是求学还是出仕,都未能耽误子贡赚钱,最后家财万贯,连诸国国君见了子贡,都只行主宾之礼而不行君臣之礼,即所谓分庭抗礼

 

之前说过,子贡非常尊崇孔子,孔子之所以能周游列国以及名扬天下,也与子贡强大的财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所以司马迁曾感叹道:“得形式之助而更加名声显耀”。

 

3 ·.为政之帅

 

子贡最擅长的莫过于能言善辨,这一点孔子也自叹不如:“辩人也,丘弗如也’”。

 

孔门十哲分为四科:德性、文学、言行、政事,子贡属于言行一科中的佼佼者。

 

虽然孔子曾多次批评子贡好辩,但子贡却凭着这一张巧嘴,曾救鲁国于危难之间。

 

齐国大臣田常想要独揽齐国大权,但忌惮其他几位大臣,想要调动他们的军队攻打鲁国。

 

正在周游列国的孔子听到这个消息后,想要派遣弟子解救鲁国危机。

 

子路、子张、子石向孔子请求救鲁,被孔子拒绝;子贡前去请求,孔子二话没话,同意子贡出行。

 

意想不到的是,子贡并没有选择回鲁国,向国君提供应敌之策;相反,他直接去了齐国,拜见田常。

 

赴齐

子贡见到田常后,开门见山言道:“大人你讨伐鲁国犯了大错啊。”

 

田常就懵了,表示怎么讨伐鲁国还是大错了。

 

子贡说:“鲁国其实很难攻打的。鲁国城墙又矮又薄,护城河又窄又浅,君主愚昧又无仁德,大臣虚伪又无能,士兵和百姓都厌恶打仗,这样的国家不能与它交战。您不如去攻打吴国,吴国城墙又高又厚,护城河又宽又深,铠甲很新又很坚固,将士ag官网充足,装备精良,又有贤明的大夫守着,这样的国家很容易攻打。”

 

听完子贡的话,田常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表示:“你当我傻?你认为容易做的,是别人认为困难的;你认为是困难的,是别人认为容易的。你用这些话来教导我,是什么用意?”

 

子贡非常正经地回答道:“我听说,忧虑来自于国家内部就去攻打强国,忧虑来自于外部就应该去攻打弱国。”

 

田常一听顿时有了兴趣。

 

子贡指出,田常曾三次向国君请求封赏都被其他大臣阻挠,这说明他的忧虑是在国内。

 

如果现在攻占鲁国以扩大齐国的疆域,那齐君会变得更加骄纵,那些大臣的地位也会更加尊崇,但是田常的功劳却不得显现,和国君的关系也会一步步疏远。

 

这样下去,国君愈加骄纵,田常的敌对大臣更加放纵,田常要再想独揽大权,就会跟所有人结下矛盾,甚至无法在齐国立足。

 

所以,不如攻打吴国。

 

攻打吴国如果不胜利的话,士兵战死在外,大臣率领士兵在外作战,国内空虚,这样就没有其他强臣反对,又能孤立国君,最后很容易拿下齐国大权。

 

田常听完,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为难道:“我已经出兵伐鲁,如果中途转向吴国,会不会引起那些大臣的怀疑?”

 

子贡说:“没事,您先不要发起进攻,我去拜见吴王,让他出兵援救鲁国而攻打齐国,您就趁机与吴国作战。”

 

田常采纳了子贡的建议,派遣子贡南下拜见吴王。

 

 说吴

子贡见到吴王夫差后,先吓一下吴王:“大王啊,我听说,施行王道的国家不会灭亡,施行霸道的国家不应让强大的敌人出现。如今齐国想要独自占领鲁国,来与您抗衡,吴国现在很危险啊。所以,您应该出兵援救鲁国而攻打齐国。”

 

吴王一听:“先生这样讲有什么道理呢?”

 

子贡回答道:“如果大王您出兵救援鲁国,彰显了大王的名声。攻打齐国,对吴国亦是有利。以此可以安抚各国诸侯,又能通过此战震慑晋国,这么有利的事,聪明的人是不会犹豫不决的。”

 

吴王觉得很有道理,但是也表示自己很为难:越王勾践正在会稽山上操练兵将,准备找我报仇呢。

 

子贡听完说道:“越国国力不如鲁国,吴国也不如齐国强大,如果大王放置齐国不管而去讨伐越国,恐怕齐国早都把鲁国占领了。如今您攻打小国而不敢攻打强国,有失勇敢啊。如果现在不去攻打越国展示了您的仁慈,通过救援鲁国、攻打齐国来给晋国施加压力,到时候各国诸侯就会争着来朝见吴国,这样称霸天下的大业就会完成。”

 

子贡看吴王还是不放心,就说:“大王如果还不放心,我去拜见越王,请他跟随你出兵,名义上是讨伐齐国,却使越国国内空虚。”

 

吴王非常高兴,于是派遣子贡前往越国。

 

 

联越

越王勾践听说子贡要来,亲自到郊外迎接子贡,又送子贡到下榻的馆舍,问道:“先生此番屈尊光临越国,有何事情吗?”

 

子贡说:“我之前劝说吴王出兵救援鲁国而攻打齐国,吴王同意了,但是一心先要讨伐越国,如此,越国必将灭亡啊。况且,未有报仇的想法却让人怀疑,有报仇的想法ag官方网站被别人知道,事情还未做消息已经传出去,这样您还如何成功呢?”

 

越王勾践一听连忙请教子贡:“我就是要报仇,那现在该怎么办?”

 

子贡表示好办:“吴王残暴,大臣难以忍受;连年交战,兵士很疲惫;百姓怨声载道,大臣发生内讧;伍子胥因直谏而被诛杀,太宰嚭执掌政事,迎合国君的过失来满足自己的私利:这样的国家将要灭亡啊。只要您现在跟随吴王出兵,送上礼物讨他欢心,再以谦卑的礼仪尊崇他,吴王一定会出兵攻打齐国。如果战争不能胜利,就是大王的福气了;如果胜利了,他一定会去攻打晋国,请让我北上朝见晋君,劝他共同攻打吴国。到时候吴国国内空虚,大王就可以趁机灭掉吴国。”

 

越王听后很开心,答应了子贡的要求,并赏赐子贡一些东西,子贡没有接受。

 

子贡又回到吴国,告诉吴王:越王愿意亲子率兵跟随他出兵救鲁攻齐,并且赠送吴国精良的武器。

 

吴王听后很高兴,于是整理军队准备北上攻打齐国。

 

 

休晋

子贡离开吴国又来到晋国,对晋军说:“我听说,不事先谋划好计策,就不能应对仓促的变故,不事先治理好军队就不能战胜敌人。如今,齐国将与吴国交战,如果吴国失败,越国必将趁机扰乱吴国;如果吴国胜利,吴国一定会率领军队逼近晋国的边境。”

 

晋君听后非常恐慌,连忙问自己应如何应对。

 

子贡回答道:“大王您只要整理兵器、休养士兵,等着吴军到来即可。”

 

最后,子贡才回到鲁国。

 

一切都按照子贡的剧本进行着:吴齐两国交战于艾陵,齐国大败。吴王果然率兵逼近晋国边境,后于晋军交战,吴国大败。

 

越王趁机攻打吴国都城,吴王不得已收兵回吴国,途中与越军交战三次,大败三次,越王一路追击,最后攻打到吴国王宫,诛杀了吴王夫差和相国。三年之后,越国在东方称霸。

 

就这样,鲁国未出一兵一卒,子贡凭借自己的能言巧辩,利用各国之间的矛盾以及国君的称霸野心,解除了鲁国的危机。

 

太史公司马迁评价子贡的这次外交活动:

“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孔子曾评价子贡为“达”,即通达事理,他总能从宏观和整体把握大局,把政事处理得有条不紊,以致于他后任鲁、卫两国之相。

 

这强大的政治能力,实乃孔门第一帅。

 

 

如此高富帅的子贡,纵然不是孔子心中最完美的弟子,却也是极为亲近的弟子之一。

 

孔子生命最后的一段岁月里,在承受了独子孔鲤、颜回、子路去世的连番打击后,子贡成了他唯一的寄托。

 

所以,当他终于强撑着身体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子贡,忍不住感叹道:“子贡啊,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啊?!”

 

这不是对子贡晚到的责怪,而是怕自己若撑不到子贡的到来,自己的后事无人交代。

 

子贡纵然在各国地位尊崇,但在他心中,孔子永远是那座不可攀越的高山,是他心中最伟大的人。

 

所以,当鲁哀公在孔子葬礼上惺惺作态地哀悼孔子时,子贡在一旁直言不讳地说道:

“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

 

所以,当孔门弟子为孔子守孝三年后,各自分离。唯有子贡建庐于孔子墓地,又三年后才离开,共为孔子守孝六年。

 

如此情深意切的师生情,读之令人感动,让人明白:

原来孔子及弟子并不是冷漠无情之人,他们才是春秋乱世中最温暖的一群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YgQQGkZTLMEBq2nxs7a7mro9ynPj1HyRu0RYKgRyJFk84ia5yVR3T0AfZuibNJ0VgQDzQRJYQJkhJuibFzDYMX0o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