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一个世代与死人纠缠不清的家庭经历111楼桑老树


第一百一十一章 楼桑老树1


    结局还是很好的,阳寿与我相同的意思就是我能跟白柳柳一块死,这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真的是莫大的恩赐。估计是阎王爷也想到了,如果阴阳胎心里从小就种下冤根,长大后指不定会犯下什么错。


    冥玲在旁边高兴了,对于她来说这是最想要得到的结果,其实闯地皇城的时候我就能看得出来,他也想让白柳柳跟我白头偕老,奈何没有权限,只能给白柳柳三年的阳寿。


    “哎呦呵,这回你俩可高兴了,阎王爷的一句话,正好让一对苦命鸳鸯终成眷属了。”冥玲在旁边说,白无常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转身就走了。


    “我这也算是三生三世了。”


    白柳柳不说还好,一说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给他入殓的时候,活了一世,闯了地皇城之后的三年,算是第二世,现在阎王爷一道圣旨下来,算是第三世,都说三生三世的人能福荫子孙,看来我儿子这次有好日子过了。


    “这不正好给你儿子留点福根吗。”


    说笑之间冥玲就走了,作为阴间的姻缘官,这种局面是她最想看见的。


    我们两个上去以后,还是在白柳山那间小屋子里,点灯人看见我还把媳妇给带回来了,这回可算是正眼看我了,眼神里不在那没轻蔑了。一家三口能平安回来,就证明望泉尸尊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了。


    “她。”我爹指了指白柳柳问:“这咋回事啊。”


    把在下面发生的事跟我爹交代了交代,连点灯人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能给阎王爷帮上忙,看来所有人都小看了阴阳胎的笨师傅。


    “好了,怎么说也是一家团聚,是个好事,阎王爷还帮忙处理了望泉尸尊的事,边点灯,还劳烦您给我们送回去。”我爹跟点灯人说。


    这两天我爹说话好像语气有点不一样,耍贫嘴的心情越来越小,反而说什么都很正式,就跟要交代什么事情一样,而且看我的眼神有时候也是躲躲闪闪的。


    点灯人捂着胸口:“我这伤受的实在是太重,这样吧,我住在柳城,给各位安排安排,先让我休养几天吧,现在肯定是送不回你们去了。”


    “那好吧,反正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你发功送我们回去也是够难为你的。”


    我爹看了我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跟着点灯人下了山,柳城很大,从小到大还没来过这么大的城市,更别提住在这里了。


    边天涯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也是,在阎王爷手地下干活,还能少得了肥差,这小子平常肯定没少捞钱。给我们安排到了柳城一个四星级的酒店里,活了二十多年真没来过这么好的地方,富丽堂皇的装修看的我眼都转不过来了。


    服务员可跟牟镇的饭店里不一样,人家那个态度真的是,老是给我鞠躬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跟白柳柳,我们一家三口一个家庭房,我爹一间房,师父一间房,聂文一间房,听说在这里住一晚上要七八百块钱。


    “不是,这么贵的地方我们可不好意思啊。”


    “就是啊,换一个吧,我们这群苦命人也没必要住这么好的地方。”


    师父跟我爹一个劲的客气,我倒是懒得说这些,既然他带我们来这个地方,就证明他肯定能拿得起钱,这种没必要的客套还是算了吧。


    “就别跟我客气了,这点钱没关系,也算是我给你们道个歉,借出来望泉尸尊,还惹出来这么大的事端,等把你们送回去之后,我就跟阎王爷去请罪。”


    最后还是安安心心的住了下来,这里的床真的很软和,但唯一不好的就是,这里的阴气太重了,这也没办法,哪个宾馆的阴气不重呢,再好的地方阴气也会很大,因为地方大,人少,人气不足就会导致阴气重。


    儿子对这阴气的反应十分强烈,他很不喜欢阴气重的地方,可是也没有办法,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大人,我跟白柳柳练得又都是阴功,没有什么祛除阴气的办法。


    到了半夜儿子还是睡不着觉。


    “这可怎么弄,还要在这住好长时间呢,不能老让儿子睡不着觉吧。”白柳柳心疼的不行。


    我想了想,说:“要不,咱试试民间的土法子啊。”


    “什么土法子?”


    我递给她一个打火机,说:“你先把窗户打开。”


    打开窗户只有我点了根烟,抽完一根之后没什么效果,儿子还是在那哭,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抽不够啊。


    “给我一根。”白柳柳撸胳膊挽袖子,好像做了个很大的决定一样:“老娘戒烟这么长时间了,为了儿子,豁出去了。”


    “戒烟?”我问她:“你原来抽过烟?”


    “当然抽过。”白柳柳接过烟熟练地点上,还吐出一个很完美的烟圈,我抽了这么多年都没练会吐烟圈:“那时候还没认识你呢,就是我第一世上学的时候,抽烟喝酒打麻将,上网聊天搞对象,啥不会,真的是。”


    说完以后还用傲娇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哎呦呵看不出来啊白大小姐,咱这大家闺秀也有堕落的时候。”


    白柳柳说完深吸了一口烟,用很夸张的语气跟我说:“谁还每个年轻的时候,唉···”


    “德行···”


    白柳柳抽完烟之后,儿子的哭声明显弱多了,看来这个民间的土办法还是很管用的,为了能让儿子睡得踏实点,我跟白柳柳两个人拿着打火机,把每个墙角都烤了一下,阴气最容易聚集在墙角,用打火机烤墙角还是很管用的。


    然后我俩顺着墙边把整个房间的四周都点了一遍,点完以后儿子已经睡着了。


    “可算是没事了,行了,咱俩也睡吧。”


    一夜无话,直接睡到了天亮。


    吃完早餐以后我爹把我叫到屋子里去,说:“我得跟你说件事了。”


    “咋了。”我就知道他有事瞒着我,看这个架势像是有个大事要跟我说了。


    “期限到了?”我爹满脸愁容。


    “啥期限?”我有点纳闷,我爹阳寿不可能这么短吧,这才五十多岁啊,能拿到阴阳令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短命,如果阎王爷现在就要把我爹弄走的话,我非得薅他几根胡子下来不行。


    “是这样,我这阴阳令是有代价的,用十年的阴阳令,就要守一百年的阵,如果在守阵期间没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能拿着阴阳令在到人间来活十年,十年之后,再守一百年的阵,六个轮回之后,方能在阴间成为阴司。”我爹叹了口气跟我说:“这是我的修行,六百六十年的修行,换来一个阴司的官位。”


    我听不下去了:“为什么都这么想当阴司,当官就那么好吗?”


    “你个兔崽子懂个屁,你真以为自己有贵人相助啊,那么多次的死里逃生是因为什么,还不是你爷爷在阴间给你的关照,我去修行,也是为了福荫子孙啊。”


    福荫子孙···又是这句话。


    “守什么阵,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


    “你别以为看完了咱们家的老书就什么都知道了,这只是入门的东西,天上地下你不知道的东西可多着呢。”我爹扔给我根烟。


    “哪不对啊,六百六十年之后,咱们圆家还不知道什么样呢。”


    “修行的时候就能帮你们,不用非得等到修行完成之后。”


    我沉默了,这件事对于我来说真的打击很大,我爹接着跟我解释:“维持人间阴阳平衡的是八卦阵法,也就是你知道的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但是到了阴间可不一样了,这点东西根本镇不住复杂的阴间,阴间有八卦九祭十三阵,八卦是暗八卦,休伤生杜景死惊开,九祭是你意识以外的东西,等道行修道了一定程度会明白的,十三阵就麻烦了,我跟你也说不清楚,你知道我要收的阵是楼桑老树就行了。”


    八卦九祭十三阵,楼桑老树,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些东西,但是既然他要去,我也不能拦着,再说了能去阴间守阵也不是什么坏事,只不过是离开我们而已,但在阴间绝对比在阳间安全多了,只不过没了我爹的阴阳令,以后想下去就麻烦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


    “今晚丑时,直接找阴间的风水官报到就行了,守了阵,虽然不能离开楼桑老树,但帮你们是绝对没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


    这件事还没说完,就听见楼道里一声惊呼:


    “啊!!!”


    紧接着白柳柳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咋了你,还能行不。”


    赶紧冲出门外去,问白柳柳这是咋回事,她指着躺在地上的那个男的说:“这是我大学同学。”


    “那看见你咋成这样了。”


    地上的这个男的躺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看样子是吓得不轻啊。


    “你忘了,我大学毕业就死了啊,他参加过我的葬礼。”


    “不是,他,哈哈哈···”


    我知道这种场合我不该笑,但实在是憋不住了:“你快回去吧,这么大的城市居然还能碰见同学。”


    “你傻啊!”白柳柳瞪了我一眼:“老娘就是在柳城上的大学,当年在白柳山还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呢。”


    “哎呦呵,谁啊,让我见见这个小白脸,要是有老子一半帅,老子也就原谅他了。”


    “德行,美得你。”


    我俩在这聊得热火朝天的,躺在地上那位用尽全身力气说了声:“我说,打120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K9o6w91JibE0uDITwlVuknicXETv5XuJicpsibdXzc7jba5sicXSAq7PcgZWG0U3WR1bGNoWWJxIicSTbdSLFATLkC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