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官方网站

为什么日本人对钓鱼岛关心度下降?

关键词:

来源:日经中文网 2018-01-15 11:45:46

作者:张石

为什么人们对钓鱼岛的关心度在今年的调查中下降呢?笔者认为,钓鱼岛问题,也是整个中日关系和日本人对中国印象的一个风向标,而这种日本人意识的变化,主要与日本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

日本内阁府公布了关于钓鱼岛(日语称“尖阁诸岛”)的舆论调查结果。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钓鱼岛的受访者比例为62.2%,较2014年11月实施的上次调查大幅减少,下降了12.3个百分点。对钓鱼岛“不关心”及“不太关心”的总计34.8%。为2013年调查以来关心度最低。

钓鱼岛(日本名:尖阁诸岛)

2013年7月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对钓鱼岛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为73.7%,“不关心”及“不太关心”为24.9%;2014年11月的调查显示,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为74.5%,回答“不关心”及“不太关心”为23.8%。

在今年的调查中,在有关“不关心”和“不太关心”钓鱼岛的理由的多选题中,56.4%的受访者选择“对自己的生活基本没有影响”,30.3%选择“没有了解和思考钓鱼岛的机会”。在三年的调查中,一直是选择“对自己的生活基本没有影响”的选项作为自己不关心和不太关心钓鱼岛问题理由的人最多。

为什么人们对钓鱼岛的关心度在今年的调查中下降呢?笔者认为,钓鱼岛问题,也是整个中日关系和日本人对中国印象的一个风向标,而这种日本人意识的变化,主要与日本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

有一个巧合就是,这三次调查的前后,日本都进行了众议院选举。众议院选举,是日本各党派进行激烈内政与外交争论的舞台,同时选举需要选民做出支持或反对哪些政党的政治判断,各政党必须最大限度汲取民意才有可能获胜,因此在竞选期间政党之间所争论的问题,最能反映这个时期前后国民所最关心的事情及其意识的变化。

2012年12月16日,日本举行第46届众议院大选,自民党胜出。12月26日,日本国会众议院举行首相指名选举,执政党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当选日本第96任首相。

在这之前的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正式从私人手中收购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南小岛、北小岛,付款并登记,为此这一年在中国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在这次选举中,钓鱼岛问题成了一个涉及外交问题的最大争点。安倍为首的自民党坚持对钓鱼岛的强势立场,在选举的政权公约中,提出了研究在该岛建立船舶停留场和公务员常驻该岛,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中日对立在竞选中尖锐地突出出来。

而在约7个月以后,日本内阁调查显示,对钓鱼岛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达73.7%。

2014年11月18日,安倍正式表明要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众议院在这一年11月21日解散。从当时解散的背景来看,2014年7月1日,安倍内阁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决议案,2014年10月14日,日本内阁又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的相关政令和运用标准,舆论认为,该法侵害了日本国民的知情权,并可能成为推动日本走向战争的危险法律。与这些事情相关联,安倍支持率大降,因为这次选举除了争论安倍经济学之外,与外交相关联的一个很重要议题,就是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而这一年在12月14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投票结果显示,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获得大胜。安倍晋三12月1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众议院选举后,接下来将完善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律工作,而且选举结果说明,解禁集体自卫权“获得了国民的支持”。

而在此前的2014年5月15日,安倍接受了“关于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的恳谈会”提交的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并在15日傍晚召开了记者会。

在谈到研究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背景时,安倍矛头直指中国和朝鲜,他说:“正像连日来新闻所播报的那样,在南海,每时每刻都在持续着以武力为背景的单方面行为引起的国家之间的对立,这对我们来说并非事不关己,在东海,日本领海频频遭到侵犯,海上保安厅与自卫队的诸君以高度的紧张感,持续着24小时的警备态势,而朝鲜的导弹射程涵盖大部分日本。”

当有记者以中国与越南对立的激化为例询问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本在这一地区的作用和贡献时,安倍说:“我们所要讨论的,正是这种情况。”

责任编辑:

为什么日本人对钓鱼岛关心度下降?

关键词:

来源:日经中文网 2018-01-15 11:45:46

作者:张石

为什么人们对钓鱼岛的关心度在今年的调查中下降呢?笔者认为,钓鱼岛问题,也是整个中日关系和日本人对中国印象的一个风向标,而这种日本人意识的变化,主要与日本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

日本内阁府公布了关于钓鱼岛(日语称“尖阁诸岛”)的舆论调查结果。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钓鱼岛的受访者比例为62.2%,较2014年11月实施的上次调查大幅减少,下降了12.3个百分点。对钓鱼岛“不关心”及“不太关心”的总计34.8%。为2013年调查以来关心度最低。

钓鱼岛(日本名:尖阁诸岛)

2013年7月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对钓鱼岛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为73.7%,“不关心”及“不太关心”为24.9%;2014年11月的调查显示,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为74.5%,回答“不关心”及“不太关心”为23.8%。

在今年的调查中,在有关“不关心”和“不太关心”钓鱼岛的理由的多选题中,56.4%的受访者选择“对自己的生活基本没有影响”,30.3%选择“没有了解和思考钓鱼岛的机会”。在三年的调查中,一直是选择“对自己的生活基本没有影响”的选项作为自己不关心和不太关心钓鱼岛问题理由的人最多。

为什么人们对钓鱼岛的关心度在今年的调查中下降呢?笔者认为,钓鱼岛问题,也是整个中日关系和日本人对中国印象的一个风向标,而这种日本人意识的变化,主要与日本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有关。

有一个巧合就是,这三次调查的前后,日本都进行了众议院选举。众议院选举,是日本各党派进行激烈内政与外交争论的舞台,同时选举需要选民做出支持或反对哪些政党的政治判断,各政党必须最大限度汲取民意才有可能获胜,因此在竞选期间政党之间所争论的问题,最能反映这个时期前后国民所最关心的事情及其意识的变化。

2012年12月16日,日本举行第46届众议院大选,自民党胜出。12月26日,日本国会众议院举行首相指名选举,执政党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当选日本第96任首相。

在这之前的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正式从私人手中收购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南小岛、北小岛,付款并登记,为此这一年在中国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在这次选举中,钓鱼岛问题成了一个涉及外交问题的最大争点。安倍为首的自民党坚持对钓鱼岛的强势立场,在选举的政权公约中,提出了研究在该岛建立船舶停留场和公务员常驻该岛,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中日对立在竞选中尖锐地突出出来。

而在约7个月以后,日本内阁调查显示,对钓鱼岛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的达73.7%。

2014年11月18日,安倍正式表明要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众议院在这一年11月21日解散。从当时解散的背景来看,2014年7月1日,安倍内阁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决议案,2014年10月14日,日本内阁又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的相关政令和运用标准,舆论认为,该法侵害了日本国民的知情权,并可能成为推动日本走向战争的危险法律。与这些事情相关联,安倍支持率大降,因为这次选举除了争论安倍经济学之外,与外交相关联的一个很重要议题,就是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而这一年在12月14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投票结果显示,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获得大胜。安倍晋三12月1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众议院选举后,接下来将完善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法律工作,而且选举结果说明,解禁集体自卫权“获得了国民的支持”。

而在此前的2014年5月15日,安倍接受了“关于重建安全保障法律基础的恳谈会”提交的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并在15日傍晚召开了记者会。

在谈到研究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背景时,安倍矛头直指中国和朝鲜,他说:“正像连日来新闻所播报的那样,在南海,每时每刻都在持续着以武力为背景的单方面行为引起的国家之间的对立,这对我们来说并非事不关己,在东海,日本领海频频遭到侵犯,海上保安厅与自卫队的诸君以高度的紧张感,持续着24小时的警备态势,而朝鲜的导弹射程涵盖大部分日本。”

当有记者以中国与越南对立的激化为例询问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本在这一地区的作用和贡献时,安倍说:“我们所要讨论的,正是这种情况。”

2014年,可以说日本一直贯穿着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争论,而“来自中国的威胁”,一直是安倍政权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最大论据之一,因此,2014年11月内阁府所做的有关钓鱼岛的调查显示,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钓鱼岛的为74.5%。

而在今年9月25日傍晚,安倍在官邸举行记者会,宣布将于临时国会伊始的9月28日解散众院,22日投计票,投票结果显示: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获得大胜。这次选举的一个最大特征是,由于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急遽进展,成了这次选举最大的外交焦点,“来自中国的威胁”没有在竞选中成为论争对象,相反,安倍在9月25日有关表明众议院解散的记者会上,还特意强调了联合中、俄等国对应朝鲜问题的意义,而且在这次大选中,中国因素被安倍用来作为支撑这次大选的最大争点--“安倍经济学”的一个重要论据。

安倍首相在10月18日在东京池袋举行的众议院选举的街头演讲中说:“从海外来日本的观光客,从800万人增加到了2400万人,而且还在继续增加,日本人观光客大约(每人每次观光?)使用约5万日元,但是从海外来日的观光客使用15万日元,现在海外观光客在日本的消费达4兆日元,而在民主党政权时代仅1兆日元,现在是4兆日元,而且还会大量增加。”

安倍在演讲中把观光客来日消费作为安倍政府的莫大功绩来宣传,而据日本观光厅10月18日发表的资料,今年1月到9月的外国人访日游客达2,119万6千人,为最快突破2,000万人的年份,其中最多的为中国大陆人,为556万400人,增长11.0%,其次是韩国游客,为521万7千700人,第三为台湾人,为346万200人,第四为香港人,为168万300人,中国两岸三地游客约占整个外国访日游客的51%。

而今年1月至9月访日外国游客的购物等消费额累计达32,76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25亿元)。今年总消费额有望超过历史最高纪录的去年的37,476亿日元。7月至9月的消费额同比增长26.7%达12,305亿日元,创季度最高纪录。从不同国家和地区来看,最多的中国大陆,增加23.5%,达5,432亿日元,其次是台湾增加15.3%,达1,490亿日元,韩国增加49.9%,为1,361亿日元。

安倍领导的执政两党在这次大选中再获大胜,日本经济最近复苏势头迅猛是一个因素,其中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土地价格上涨,呈现出向着“安倍经济学”所要达到的目标--打破通货紧缩方向迈进的趋势。

据《日本经济新闻》9月20日报道,从日本各个地区的全部用途(商业、工业、住宅)用地来看,三大都市圈的价格上涨1.2%,涨幅提高0.2个百分点。东京圈、大阪圈、名古屋圈均比上年有所上涨。

《日本经济新闻》9月20日撰文分析道,商业用地价格上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预测访日外国游客增加的动向的扩大,另一个原因是城市再开发。

网络杂志BusinessJournal10月18日报道,截止到10月1日,日本各都道府县的地价(标准地价)(1),京都等观光胜地的地价价格上升明显,这是由于外国访日游客的增加。

京都府内的标准地价,由于外国游客的急遽增加,宿泊设施的需求增加,商业用地的平均价格增长率比上一年增长了2.4%,为5.7%,增长率为全国都道府县之首,连续4年上升,上升率为泡沫经济崩溃后的最高纪录。

住宅地上升率最高的是北海道的二世古,二世古所在的俱知安町,和上一年相比地价上升28.6%,连续两年居住宅地上升率之首。BusinessJournal认为:中国人买了许多二世古的不动产,“是中国资金带来了地价上升”。

而日本内阁府在大选后的10月27日公布了关于钓鱼岛(日语称“尖阁诸岛”)的舆论调查结果。回答“关心”和“比较关心”钓鱼岛的受访者比例为62.2%,较2014年11月实施的上次调查大幅减少,下降了12.3个百分点,而从大选中政党所争论的问题来看,可以说2017年众议院选举前后和2012年及2014年的众议院选举前后相比,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民众意识也发生明显的变化。首先,朝鲜的核与导弹开发问题成了最吃紧的问题,而中国与日本及国际社会共同制裁朝鲜,这个关注点的转换淡化了“中国威胁论”,第二就是中国因素促进日本经济复苏的倾向越来越明显,有关中国的印象,正面因素正在上升,因此日本人对近几年来最容易让日本人对中国产生负面印象的鱼岛问题的关心度也随之下降。

(1)标准地价:根据日本《国土利用计画法》所规定的土地交易价格审查基准设定的价格,日本各都道府县每年公布一次。具体做法是:都道府县知事请地产估价师通过鉴定评价,作出土地价格的基本估价,每年7月1日,决定标准地价,每年10月初公布。(笔者注)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