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一支竹筒肉的前世今生

前天写了篇竹林里的宝藏,晚上又梦到凉拌野生折耳根,翡红翠绿的折耳根淋上油辣子后麻辣鲜脆,馋得我梦里流的口水都快将枕头漂起来了。

于是就想写篇关于春节回老家时挖折耳根的短文,挖掘折耳根时的图片找到了,野生香葱的图片也找到了,就是拌好后下筷子时手急了些,忘了拍下当时的图片。

翻遍了本地及云相册,也没能找到可以代替的旧图,只好在家族群里发了条消息,寄希望于有哪位爱晒美食的亲人,恰巧拍摄过脆嫩多汁的凉拌野生折耳根。

亲人们回应都挺快,可惜都没人留意过小小的折耳根,有让我干脆到网上搜图的,这个建议直接PASS,网上搜的终归没自家亲力亲为的来得真切,何况现在版权管理越来越严。

有让我去市场买回来现拌的,我无奈的笑了,不知他们对我的动手能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我自己明白的,材料齐全时动动手还可以,可现在连油辣子都没有,我就只有呵呵了。

正所谓会吃的不一定就会做,先不说这边卖的折耳根真的只是根全无半点嫩叶,就单说尝过了母亲调制那种麻辣劲爽赤红透亮的椒油,还看得上自己炼出这写意泼墨也似的颜色吗?

大姐倒是拌得一手好凉菜,甥媳晴晴说不如买些去请她拌了再拍照发给我,我赶紧打消了晴晴这个念头,开玩笑!大姐这两天牙疼刚好,要又被折耳根辣翻了,那岂不是我的罪过!

要数表姐提议最不靠谱了,叫我干脆收拾包包回家一趟,我就想弱弱的问一句路费给报吗亲?否则的话这折耳根的价格岂不是要飞上天?那大约得等我儿子当上土豪才敢想了-_-||

大家七说八不一聊得一片欢腾,唯独不见母亲这个大家长发言,难道是忙着准备午餐去了吧?我心里有点奇怪,又说了些家长里短的正要退出聊天时,母亲直接放出了大招。

“叮咚”一张图片跳了出来,红花桌布上摆着个白底蓝花边的瓷盘儿,脆生生的黄瓜片打底,上面铺着一些叶片翠绿梗赛白玉的小菜,不过没淋红红的油辣子,看样子是准备拌青椒蒜泥。

这不正是折耳根吗?真是瞌睡了就遇到枕头啊!是母亲正巧在凉拌折耳根呢?还是她老人家也跟上时代潮流了,随手美拍时记录下来的?但不管怎样都好,正好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我正准备给母亲回条短信,图片又接二连三的跳了出来,这次是将瓷盘放在荷叶上拍的,还特意选了光线充足的室外,手法虽有些生疏,但嫩绿的荷叶衬着瓷盘里的铺锦叠翠,显得那样的和谐。

点开跟着图片发来的语音,母亲熟悉的声音传来:“刚才你说要折耳根照片,我就到田埂边挑了一些,不过叶子已经有些老了不好看,你看还合用吗?“

“合用合用!妈您真是太棒了,帮我解决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啊!谢谢您啦!”我有点感动,难怪刚才没听到母亲发言呢,原来她直接就帮我准备去了!

“谢啥谢,你这小猴子还跟老妈客气起来了,合用就好,那先就这样,我要换衣服去了!”母亲笑骂了我两句,就退出聊天了。

这时候换什么衣服?是挖折耳根时弄脏了吗?我还没来得及追问,晴晴发了一条信息出来:“今天下这么大的雨,外婆还去挖折耳根?!”

等等!难怪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再次点开室外拍的那张,门外全是湿哒哒的,当时我还在奇怪,又不是热得冒烟的五黄六月,怎么就开始往地上泼水了?我懊恼地捶捶头,怎么就没想到是正下雨啊!

我的视线霎时就模糊了,母亲打我们小时起就一直为我们任劳任怨,到现在我都年已不惑仍被她当小幺儿宠着,母亲的爱就像这绵绵不绝的雨丝,滋润着我幸福着我,也让我愧疚着……

母亲换过衣服又出来和我视频,说起她拍完第一张照片时感觉色彩光线不好是如何想到搬到屋外的,又是如何想到利用煮粥剩下的嫩荷叶来当做背景,说到高兴处颇有几分眉飞色舞兴致勃勃。

我揉揉酸涩的眼眶含笑静听她诉说着,再恰到好处的为她拍手叫好,母亲高兴过后又有些脸红,说自己其实都是估摸着乱拍的,七十多岁的母亲,这一刻美得像朵含羞花儿一样……

最后借用晴晴发朋友圈的一段话:“四十岁的舅舅写作需要一盘折耳根的图片,七十多的外婆冒着大雨去外面弄了一盘折耳根回来拌起然后拍照发给舅舅。不管你多大,不管你走多远,你依然是母亲心中的小孩子,我的外婆她一直都那么优秀……”

是的,在母亲心里,我们永远都是需要她照顾的孩子,而母亲在我心中,也一直都是最棒……

欢迎关注“未生之前”

附原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