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家访之——再探蜂巢 - ag官方网站

难得家访之——再探蜂巢

应邀又家访了一次小蜜蜂总的蜂巢。和之前试听的情况,变化不小,这里开贴说一下。图为装修完成后面积为27平方米的蜂巢试听室。长边摆放,注意Vivid Audio G1喇叭的内拗角度更大了,已经超过了45度(第一次去的时候差不多是45度摆放),实话说和惯常所见到的喇叭摆放形式差异是比较大的。

注意墙角隐藏着的两个AVAA主动式低音陷井。这个也是新增加的玩意。AVAA需要插电,据介绍能改变它周围空间的空气阻尼,以极高的效能吸收低频段的驻波。具体效果后面会说。

下图是我第一次去蜂巢时拍的照,注意喇叭摆放的内拗角度明显改变了。变得更为内拗。

前端放了三种不同的器材架子。其中最关键的Aurender W20数播和Soulution解码摆了一个国内极为少见的德国Thixar家具式器材架。这个是很贵的东西。斯卡拉地升频器和Trinnov数字处理、前级摆放了便宜一些的FE架子。最便宜的是日本Tiglon架子,摆放了交换机、AV放大器和蓝光机。

我现在不喜欢罗里吧嗦瞎扯,简要地说两点:一、这种极度内拗的摆法在蜂巢空间里的声舞台效果。二、AVAA主动式低音陷井的实际效果。一,我坐在皇帝位沙发上所感知到的声舞台,位于两个G1喇叭的内侧,换言之声场的宽度达不到喇叭本体,更不用说超出喇叭宽度之外了。但是,在这个两只喇叭内侧范围所给定的虚拟声舞台之上,左到右,舞台上的声像非常真实,而且最重要的接近中点范围的部分,结像非常结实、不虚。这很明显是细心调整的结果。播放单声道的音乐,结像就很实地位于中点。播放一些主奏乐器位置略偏(不位于中点)的协奏曲录音,主奏乐器会在一个固定的点上很稳定地呈现。播放几件乐器构成的室内乐重奏,每件乐器的结像都很真实。聆听录制位置恰在中点的流行人声,人声的结像饱满和距离感都非常舒服。声场的深度确实主人自己觉得有一点缺憾,做不到非常深。但前后一定的纵深感还是明确有的,只是限于长边摆放、座位和喇叭之间距离不是太远的局限,肯定声场深度比起短边摆放会妥协一些。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举例来说我自己家里是短边摆放的,房间面积和蜂巢差不多,但座位和喇叭之间的距离会明显远一些,听起来整个声舞台就会显得更后退和纵深感多一些。但是蜜蜂的这个长边摆位带来的横向声场及定位的精确感,我很喜欢。我甚至觉得理想状态里长边系统、短边系统都有一套是最好的,轮换着听。确实各有各的佳处。回来说横向的声场,我觉得听交响音乐,弦乐群的漂浮感和群感都很出色。如果有稍有遗憾可能就是后排的铜管乐器,听上去还不够“深埋”。中排的木管没有问题,从结像到纵深都OK。我听的时间不算非常久,但就试听了的音乐类型,我觉得这个极度内拗的摆放,营造的声场舞台感和结像,还是挺喜欢的。很多人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但是一旦适应了之后,我觉得会喜欢。

二、AVAA的这个主动式低音陷井,我也是第一次实际看到和体验。体验下来的结果,我觉得两个字——很好。虽然这玩意不便宜,据说2万块一只,也就是说买一对要花4万元。它最大的好处是体积小、容易摆放,不占多少房间面积。老实说传统的吸音柱,要在蜂巢这样的房间里获得满意的效果,必须很粗大了,放在墙角其实会挺占空间的,视觉效果也不是太好(很多太太会嫌难看吧)。AVAA这个主动处理器还是比较小的,类似一个8寸的低音炮而已。AVAA原理上只针对150赫兹以下的低频,通过改变它周围的空气阻尼,使得它所摆放的墙角位置的空气成为一个“类黑洞”,吸收掉低频的反射驻波。然而挺有意思的是,按理说只处理150赫兹以下的信号是不会影响中高频的,但实际上开启AVAA之后对声音的影响远不止于低频驻波的减少,而是整体性的。简单说就是这样,第一,它确实能减少低频部分的驻波,听感上低频的轰隆感、低频部分多余出来的“余响”会明显减少和收干净,低频能量更为干净和控制良好,第二,它能带给整体音响画面更为内敛、控制更好的感觉。切换对比的话,关闭AVAA,会觉得整个的声音(不光是低频段)更前冲和火气更多,结像会肥大一些,声舞台的“稳定感”会差一些。开启AVAA之后,声舞台明显更收束、更控制好、更稳定,结像变得精准、稳定,整体声音中的毛躁、前冲、火气成分会明显地减少,使得整个系统的声音向更为受控、更规整、更安稳的方向变化。我觉得AVAA并没有说谎,它确实可能处理的就是150赫兹的低频段,但是,我们可能低估了这个频段声音信号对整体音响画面造成的影响。这个频段存在驻波的话,所影响到的可能并不止于低频的轰隆驻波,而可能对全频带的声音精确性、控制感都会有连带影响。要我形象描述的话,我会觉得关闭了AVAA的声音,更年轻而热情、火气更旺健,而打开AVAA对低频驻波进行抵销后,整个的声音都变得成熟化,热情确实有点消减,但声音的稳定性、耐听性都是明显提高的。主人问我更喜欢哪个,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更喜欢打开AVAA的声音。但是,我不否认部分年轻人可能是反而更喜欢不用AVAA的声音——那样更热情、更多淳朴未凿的感觉。但是,我不年轻了,我喜欢更为控制良好、更成熟、更精准和趋于理性的声音。我个人也相信开启AVAA之后的声音,是技术上更正确的——说到底所谓的热情、甜美等等,技术角度都是各种失真造成的感觉而已,只是有人喜欢。

最后我说一点,虽然蜜蜂总的听音方式主要是听流媒体的,TIDAL+Qobuz,另外加一些本地资源,但是这套系统出来的声音,总体属于乐感派的,绝对不直白,而是厚润、余韵丰富、粘滞感很好,很宽松耐听。我觉得除了G1喇叭本身的特性外,那一对功率超大的德国AD Artemis后级也是主要原因。它的表头显示绝大多数时候的输出功率只在0.1瓦级别跳动,偶尔会到1瓦,那已经是动态很大、很吵闹的时候了。它的1000瓦功率余下的全部是余量。可以说余量多得奢侈。就像是一位举重冠军在玩弄一对10公斤的哑铃,完全是轻松感。也许就是因为有那么奢侈的余量,才使得系统出来的声音那么宽松和轻松,那么厚润。按理说系统的前端W20、Soulution都不属于那种韵味派的东西。玩hi-fi有大功率美学、小功率美学两种。决定因素其实还是喇叭,是看喇叭特性的。蜜蜂的这套,是非常典型的大功率美学。当然,这也是因为Vivid Audio G1这对喇叭虽然灵敏度很高,但还是需要大功率去发挥,是属于这个类型的。它和那种灵敏度很高的全频单元喇叭完全不是一种生物。还是这对喇叭决定了,玩大功率美学非常对路,而且,蜜蜂总预算充足,一下就来个Overkill。实际上动用1000瓦功放来推这对喇叭的可能真还是稀少的。

(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EiaNaTm8gUsiacr01ewffa1pibuUvR9ZIWoh4ZWlOGy9OolnKcHQfSTXMI98FCbibL5EPxIbjDSIK4GJu4CDo4sAP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