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童年记忆专辑】童年的味道

我出生于60年代末,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在农村,能一日三餐吃饱饭就是奢望了,更别提父母掏出钱来买零食,我们只能靠自己四处找点好吃的。山沟、地头边能找到野草莓,山上有野桑葚、拐枣,水塘里有野菱角,菜园桔子树上还没有鸡蛋大的青桔子⋯⋯但这些找来的零食,有的很甜,大多却是苦涩的。

家长们看到我们找零食找得很辛苦,每当村里来了位爆米花的老师傅,家家户户就都会爆上一锅给我们这些馋猫解解馋。就这样,爆米花的老师傅成了我们当时最想见到的人。

记忆中,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个小馋猫边走边东望西望看能不能找到零食,只听见嘭的一声响,我的同学保国兴奋的大喊:“爆米花的来了!”随后我们几个便欢呼雀跃着,像风一样的往家跑。刚跑到村头处,就远远看见仓库门囗有人在排队,小伙伴们赶紧也排成了一条队,还嚷嚷着谁应该在谁的后面。

爆米花用的工具是一种铁皮筒改制的小火炉,虽然简陋但也很特别,烧火的地方容量很小,各家拿来一些木头凑一起,就足够烧很久了。风箱与火炉之间用圆柱状的送风管连接,爆米花的锅是葫芦形的,上面带着压力表,用来撑握时间,转动扶手后,葫芦锅便随之转动起来。老师傅一手转动扶手,一手拉动风箱。扑嗒、扑嗒,随着风箱有节奏的响起,或浓或淡的烟雾升了起来,米花的香味也跟着四散传开,愈来愈浓。

长长的队伍排在米花炉子的前方,簸箕里放两斤米、塑料袋,以及一小捆木柴,大家围着老师傅一边聊天一边耐心的等待。那天排队的大部分是各家的老人或妈妈,假如是星期天,那排队的自然就是不用上课的我们了。有些顽皮的男孩还会上前积极地替师傅拉两下风箱、或往炉子里添一根木头,更有胆大的还要抓着扶手转两圈。

爆米花的火候也是有讲究的。火大了、时间长容易炒焦了米花;火弱了、时间短了又会炒成哑巴花,老师傅的技术也不简单,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干的。

这不,老师傅又有动静了,只见他拎起葫芦锅,将锅口对准了有铁皮口的麻袋,一只脚踩在铁锅上。一瞬间,我们一边作鸟兽散、一边哇哇喊叫;胆小的孩子则一边捂上耳朵,一边往远处跑。只听见嗵的一声响、一团白烟腾空而起。我们又是一阵哇哇喊叫,喊叫着围了上来,争抢着落在地上的爆米花。

不过落在地上的部分自然是极少的,之后我们便盯着麻袋,那里己是热烘烘、闹腾腾的一团,香味让人不停流口水。在我们的注视下,老师傅把米花倒入备好的塑料袋,只见原先的两斤米,出来竟是白生生满满一袋。

等到第二天,上学的路上飘满了米花的香味,我们所有人的口袋里都装满了米花,满脸洋溢着笑容。到了学校后,大家互相交换着吃,尝尝谁家的米花更甜、更香。

只见老师也走了过来,不知是谁先抓了一把米花送到老师手上:“老师,您尝尝我家的米花有多甜!”,大家先后都围了上来,“老师,您也尝尝我家的米花香不香,”“您也尝尝我家的米花脆不脆。”

老师两手捧着我们争先恐后送上的米花,微笑着说:“都很脆,很香,很甜。”听到老师的话,我们开心地笑了。老师意味深长的接着说:“希望大家努力学习,以后你们才有更广阔的天地,知道吗?”我们仰望着老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流年似水,不知不觉人到中年。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在进步的同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师的当时说的话依然记忆犹新,再回味起童年那又香又甜、热气腾腾的爆米花,竟也多一些味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eEYnQB6atkGEDFSHVJaJrQeYw5Nn0En9UIjtu8XQLNoyxBWL6tFC7w4R4Xf0f7CFsc74ta619lVNTopUj3o6ib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