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看不见一朵白云里夹杂着任何孤独 - ag官方网站

江帆:看不见一朵白云里夹杂着任何孤独

​去年的扁口草扁口草还是去年的,黑的和黄的在荒远的山崖上风从不厌倦地擦着山羊的鼻血,等待天空把它们揉捏到一块等扁口草摇晃中,盖着动荡的身影铜铃声盖住满足的山坡                           相信 你只相信巫师的金牙,藏人的鹰,洛克的天堂熄灭的蝴蝶,记忆的灯芯,牦牛的犄角……你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佛光,你转动经轮于佛前云朵像骑马的邮差,低低的落下来山坡裹着奢望,就会长出了一对令人惊叹的翅膀                           无序诗 如何让心中长出冲天大树,如何止步于泅渡的海上如何在高原读到——阴阳两界落叶的留言土地越滑越远,生长着寒气和白雪的暮光不见岩上的青苔,一棵衰草使你看到自己的宿命远山行雨,分别即将来临,抓住它们吧来年无需掩盖,你和那个挥手的人都已不在人世                            临近 为了落雪,你在心里挂起一盏马灯像内心有雪山,为你耸起一座驼峰北风不走,日子滚滚而来落日高悬,有逗留如同临近有欢颜无声跟随,就要冲破一切                             铺开  你来时,我的鹰在天边追赶羊群景物颓丧,我躲在大漠深处,把骆驼换成奔马在你背后有更多刺骨严寒,逼近的白它们在时间里铺开积雪,和冰凌的高原我看见——我走了,雪地上空留着我的蹄印                             不懂  你并不懂得雪山,不懂咒语中的消亡为了清晰透过这岁月,为了它依然明亮的山口匍匐着高原的精灵,没有贪婪的伤痕四周严寒堆积在自由的距离里你零零散散的轰鸣,全部从那里经过                             缓慢  为了保持高远的形式感,我走向低处清凉清凉的高原,清凉清凉的路途在天堂行走的人,也走在低处一样冲动的片断和缝隙一致的凉风早上从高原离去,傍晚又回到高原的途中我捂紧脸,浮沉在云海之上                            伫立在荒凉的高处,人们都在用无序的阳光统照着无序,统照着玛尼堆上睡眠的石头大风过后,甚至连经幡的手也卷不起神的衣袖但我却屡屡听见,那些干枯了的草叶上悄悄走动的魂灵缩进石头的缝隙我伫立在那里,从此不再是一头瞎眼的走兽                              供奉 以沉默的冰雪供奉高山,干燥的口粮供奉冻土,富足的沙粒供奉铁蹄向深处的爱和迷茫的身体,供奉长夜——从大漠的风里,渗出丝绸和酒色的方向一个来者,渲染着继承着草原的风俗                             换回 今夜,我的眼睛将推到一座雪山今夜我要把所有的雪水,翻到冬天这一页在深陷无望的草场,用旋转的经轮抵挡倒退的旗帜,用一根原始粗糙的羊鞭放尽最后一滴荒漠贵族的血换回女仆的青稞和几个农奴的家史                             苍白之中 你走在苍白之中,冷冷的光不断掉落类似天空的遗梦里,有一场轰轰烈烈的雪葬有银器响过的羚羊,雪鼠,藏狗有一条路,一匹奔逃而出的马被薄薄的银光围住,一直追问藏袍埋着的鹰骨                                           白云 一大片缓慢的白云,散落在远处的山坡上你试图,从睡梦中打开它完美的一生酥油灯越来越暗,花开即佛,草原就越来越辽阔你看不见一粒人间的尘埃看不见一朵白云里夹杂着任何孤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FUs9WwSKtxBRNLlkoHFJuAsHY23GtBrkpyiaaHzyicWUve3OTKqpgzA4kRU6jPBx1k7c1DicwlgiarFOhgq4SYicsrA/0.pn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