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明朝隆庆年间永康知县张淳引蛇出洞智擒盗窃朝廷库金的要犯

明朝隆庆年间,张淳被任命为永康知县。当时永康一带世风颓败,污吏刁民不可胜数,官府还积压了很多陈案,在短短几年里,皇帝就罢黜了七任县令。张淳了解到这种情况,并没有退缩,而是下决心要把此地治理好。他日夜审阅案卷,不敢稍加怠慢,并且他料事如神,断案非常流畅迅速。据说他常常在人们做一包饭的功夫就可以断一件案子。因而百姓送了他一个“张一包”的雅号,用来称赞他断案神速。

永康出过一件盗窃库金的大案,据说是巨盗卢十八所为,但他生性狡黠,出没不定,十多年都没能将其拘捕。御史对张淳的办案能力有所耳闻,就让他负责查办这件案子。张淳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还给自己限期三个月抓获案犯,并请御史亲自监督。御史索性依计而行,时常派人去催问他,故意提醒他期限将临。

张淳显得不慌不忙,似乎并不急于捉拿盗贼,而是像往常一样料理公事。当御史每次派人来问时,他都故意露出尴尬的神色,还在众人面前笑着说:“盗贼逃遁很久了,一时怎么能抓到呢?”其实,张淳做这些不过是用的障眼法,借此来迷惑隐藏的盗匪。他想“如果自己兴师动众的去四处搜捕,盗贼肯定会藏而不出,可能还会逃到异地,何不用个缓兵之计,引蛇出洞呢?因此,他外松内紧,暗中派出得力干将,多方查找盗贼下落。

一天,有人探知县衙门中一位小吏的妻子长期与卢十八私通,小吏却因惧怕卢十八,还不情愿的做了他的耳目,定期去通风报信。张淳听后心中暗自庆幸,但却装成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放出话去说:自己已经黔驴技穷,破不了这案子了,过几天就去向御史大人谢罪去,并且辞去现有官职。然后又故意让家人打点行装,装出要走的样子。

这小吏果然把张淳的话转告给卢十八,卢十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了,继续逍遥法外。张淳见此计得逞,便当机立断,借以其他罪名将小吏拘捕,然后亲自审问。他先是恐吓小吏,说通盗这罪是要被处死的,小吏就非常害怕,便转而又假装好心地教其所谓保全之计,即让他的妻子代为在狱中服刑,而自己出去设法用钱来赎妻子。小吏为了活命,只好托人转告妻子,让她照此办理。

小吏之妻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捎信给卢十八,求他务必来见上一面。卢十八情急之中,也来不及考虑,就急匆匆的来探视。不料,张淳早就在小吏家门附近设了埋伏,正好来个瓮中捉鳖,将其抓获。等御史接到张淳破获盗案捷报时,还不足两个月。

张淳不仅擅长断狱,整顿治安也很有办法。有一年永康大旱,粮食没收成,百姓吃不饱肚子,不法之徒就趁机打劫,并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胆敢出来抢劫,使地方上无一宁日。身为永康的父母官,周新对这种严重骚扰治安的行径当然是不能容忍的,就制定了非常时期的严厉法令——抢劫者处死。

一天,有一个人因为抢了五斗米而被拘捕,罪当处死,但许多乡亲都为其求情,希望饶恕他这一回。张淳刚开始不为所动,认为法纪是对事不对人,宽恕了这个人,将来又如何能治众,不杀一儆百,也难以刹住这股蔓延的抢劫之风。但后来又从求情者的口中得知,此人的确不是惯盗,而是因为他家中有一老母需要抚养,出于无奈才这样做的。张淳就动了侧隐之心,可是如何才能既不违反法纪,又让他保住性命呢?

第二天,张淳令人解来一名死囚,故意将其用布蒙住了脸,当众宣布以“劫米者”的罪名执行死刑,然后将其毖死杖下。大家都以为处死的是那位抢米者,其实是张淳偷梁换柱,真正的“罪犯”已经释放了。

人们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内情后,无不为张淳的机智和明断是非所敬服,不法之徒也被震慑住了,因为他们惧怕严惩而不敢再行凶。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地方上就恢复了安宁。

事物之间是有广泛联系的,看似没有任何关系的事物之间,往往也可能存在着莫大的关系,因此分析问题时要善于运用广泛联系的方法。古代善于断狱的人,就是运用了这种事物这之间广泛的关系。如果再精于推理,巧借外部有利条件,就可以很容易地侦破案件。

张淳就是这么一位善于运用谋略的高手。对于卢十八一案,他先是欲擒故纵,先麻痹对方的心理,然后利用小吏之妻与罪犯的情感关系,巧设机关,使卢十八自投罗网。欢迎关注小编“日月晨云”,为你呈现更多历史精彩。

参考《明史·张淳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RwdDBkpLT6MPP50rAx8DbEVvuoaPqRLgsfOVdCRySjAoQNAshvJpqFFC4v4IyMiaq5QJtuFey1fgTSJ4lDAI7g/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