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有荷之形,无荷之命 - ag官方网站

二、有荷之形,无荷之命

当晚,唐婉清坐在绣坊后院的窗边,研究着如何去修补这块丝帕,这时,唐婉清的好姐妹李敏淑走了过来,看见对着丝帕发呆的唐婉清,便走上前问道:“婉清,还在研究这块丝帕的修补方式?”

 

唐婉清点了点头,李敏淑说道:“白天你不是说知道如何去修补了吗?就是你说的湘绣绣法。”唐婉清看着丝帕,叹了口气说道:“这空白处我还是知道怎么修补的,可是这上面荷花中破损的地方就有点难了,湘绣最主要讲究以针代笔,以线晕色,绣在丝帕上的图案就像画儿一样,而且你看这荷叶荷花之间用色阴阳浓淡恰到好处,细看就如将水中荷花移植到丝帕上一样。可以我现在的功底,还难以做到!”

 

李敏淑仔细看了看,确是如此,看着苦恼的唐婉清,李敏淑有些同情的问道:“那你怎么办?后日你就要交差了,坊主可是发话了,修补不好,这绣天坊你就待不下去了。”

唐婉清揉了揉脑袋,突然想起了自己白天提到过的钱婆婆。高兴的说道:“有办法了!”

 

说完将丝帕收进衣服的袖子里,一脸高兴地跑出了秀坊,归家而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李敏淑。

画面一转,唐婉清来到村里的一处茅草屋前。

 

唐婉清见屋内灯光未灭,于是上前敲门,屋内传来沙哑的老人声音:“谁呀!大晚上的还来敲我老婆子的门。”

 

唐婉清礼貌的回到:“钱婆婆,是我,小婉!”

 

说话见一位身躯佝偻的老人家将木门打开,用着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小婉啊,这大晚上的不在家歇息,黑灯瞎火的跑来我家做什么,路上也不怕危险,进来坐吧。”

 

唐婉清跟着钱婆婆走进茅草屋,唐婉清拿出几团丝线,放在摆油灯的桌子上,“钱婆婆,我给您送些丝线来了,您看,都是上好的丝线。”

 

钱婆婆眼神虽浑浊,却也精明,没有急着收起丝线,“说吧,有什么事要用到我老婆子啊!”唐婉清被钱婆婆一语道破,尴尬地呵呵一笑,“还是钱婆婆最懂小婉了。”

 

钱婆婆像看着孙女一样对着小婉说道:“什么事儿,说吧。”

 

唐婉清从袖口里拿出林墨弦的丝帕递给钱婆婆,钱婆婆接过丝帕,因为年纪太大,眼神不是很好,于是凑近油灯前,细细的看着丝帕,用褶皱的双手在丝帕上抚摸了一番,又还给了唐婉清,只是有点看不上眼的点评着:“绣功倒还可以,只是这图案绣的还差了些生气。”

 

唐婉清看着这已经非常完美的丝帕,还是有些不解的说道:“钱婆婆,什么叫还差了些生气啊?”

 

钱婆婆缓慢地说道:“这丝帕是用湘绣的绣法绣制图案,湘绣最讲究绣图能活,关键就在这个“活”字上,如果只是将其形态绣上,却不能将神韵、生气绣入其中,便也算不得好的湘绣,故此,湘绣便也有绣花能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之说了。”

 

钱婆婆见唐婉清还未领会其中意思,便又从唐婉清手里拿过丝帕摊开在油灯下,指着上面的莲花荷叶说道:“你看,这绣丝帕的人虽然将阴阳浓淡把控得非常之好,但也只是将荷花荷叶的形态绣了上去,但她却忽视了既有阴阳之差,但无日光所照怎生阴影,你再看这荷花的阴影处和明亮处,除了阴影处用色浓重了点,其余并无所差,既无日照,那又何来阴影呢?没有承过日光所照,这荷花又怎么能算拥有生气,所以也只是有荷之形,无荷之命而已。刚好这破损之处也是这荷花不完美之处,你用金线掺在荷花着色的线中沿着荷花脉络顺势绣入花瓣,金丝无须太多,花瓣上显露几丝就好,这样可代日光之效,你这破损之处也就修好了。”

唐婉清听后恍然大悟,连连谢过钱婆婆,钱婆婆也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如今已经很晚了,你早些回去吧,不然你爹可要担心了。”

 

唐婉清起身再次谢过钱婆婆,转身出门便准备回去,刚到门口,却又被钱婆婆叫住,只见钱婆婆拿着个灯笼递给唐婉清一个灯笼说道“夜深了,提着灯笼走吧。”

唐婉清接过灯笼看着眼前这位没有亲人却十分宠爱自己的钱婆婆,心中流露出一股暖意,对着钱婆婆说道:“婆婆,您早些休息吧,我先回去啦。”

钱婆婆笑着回应了一声,看着唐婉清渐渐远去的身影,钱婆婆这才将门锁好返回茅草屋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b3TacAsl233JrBpJHW0WRTBa1BZFdDmopxN2T65c1YoF3OgzVpLmK7fPZj4MbZ5icMnibycV9D7aXXd7ibOLcYQO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