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变脸风波 | 官场故事

    机关的小客车司机老王,早晨一上班便忙得不可开交,加油上水,擦车拂尘。办公室主任要他赶紧做好出车准备,送人到局长家吊丧,局长夫人凌晨病逝。 

    这消息惊动了机关上上下下,各处室的人奔走相告,纷纷往老王的小客车上挤,车前还围了一圈人,踊跃解囊,较着劲儿往外掏烧纸钱,记账的工会干事忙得满头大汗,他抬头见面前捏着钞票的手乱晃,便嚷:“排队,排队,慢慢来。”老王在一旁瞧着,心里好生纳闷,如今吊丧的人怎么疯了似的。 

    要上车了,大家又为争座位吵闹起来,拉拉扯扯,互不相让。老王便建议,各处室派出一人当代表,他的车小,人多实在挤不下。但没有人理睬他,依旧是乱哄哄的,像炸了窝的马蜂。几位局领导已坐着奥迪轿车,往局长府上疾驰而去。可老王的小客车还是开不了,几位女士甚至为抢座位红了脸儿,吵架声一阵高过一阵。老王劝这个拉那个,根本压不住阵势,局面越来越热闹,整个机关都停了工作。 

    老王心里生气,索性撒手不管了,任凭大伙吵吵嚷嚷,你拉我拽。他蹲在一旁吸闷烟,心想:局里几个头头倒先坐小车跑了,这里乱七八糟成了一锅粥,也无人负责,吊丧要倾巢出动,真是中了邪气。这一耽搁便是半个钟头,老王好不容易把车发动起来,刚要起步,有人被夹在车门里,仍旧拼了命往里钻,挤得大伙儿“哇哇”叫。 

    此时局领导已坐着奥迪返回机关,正被老王的车堵住,一位副局长下了车说:“误传,局长夫人没死,是局长病故了。”一石激起千重浪,霎时车里车外的人像滚沸的水,嘈嘈杂杂。老王坐在驾驶室里,往后一仰,双眼一闭,心想:老天爷,这个乱子闹大了,局长病故,吊丧的人还不得把我的车撑破。 

    谁知车里的人纷纷朝外跑,围着工会干事把烧纸钱又讨了回去,不一会儿,干事便两手空空,只留下一大张记账单子。他摇头苦笑,撕碎了往高处抛撒,还呼地吹了声口哨。老王懵懵懂懂从车里下来,看见大伙儿已如退潮的潮水,只剩下稀稀落落几个人,正在叽叽咕咕咬耳朵。 

    老王大吃一惊,忙问工会干事:“怎么啦?怎么啦?”有人怪腔怪调地接话茬儿:“怎么啦?局长死了,往后还有啥戏,谁犯得着再去凑这份儿热闹,憨蛋才白扔烧纸钱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bKzQDyd1RVzHaRp72ia7QkicLZLPJM7LIUInr9lN4661dnVYSKL160Zm9EMhEYFJ3V2N2kQcJZrXZAXQQDg3gW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