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略图书馆

陡坡。

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上方“白鹿橙”一键关注

儿时,离家不远处有一座陡坡,垂直的高度大概有几十米,后来才发现,其实并没有,只是小的时候,一切东西都会比长大后的大n倍。

那时的我,喜欢在下坡时尽情奔跑,跑起来浑身都是快乐的,轻快地要和骑自行车的哥哥比快,哥哥的自行车则总能够快过同行的公车。每天在晨曦中我们微笑告别,他去镇上的中学,我去村里的小学。

上了初中,为了到数里外的镇上读书,爸爸在开学前用几个傍晚的时间教我骑自行车,我欣喜于学会自行车。

原本期待满满的第一天上学,却因为无法控制刹车在陡坡上摔个底朝天而结束。遍体鳞伤的我第一次对这座陡坡产生了畏惧感。

高中时,家乡的风景改变了许多,青山不再,溪水也早已干涸。一周一回的我,切实又无奈地体会着这种日益萧条的变化。

我喜欢在周日早上去学校时,慢慢走出家门,沿着一大排小树林走下陡坡,去到开往学校的公车站。早年的风景早已随风而逝,唯一留下的只有这一片陡坡。

慢慢地,小石子路变成了沥青路,来往的公路上没有了自行车和尽情奔跑的孩童,只有开往县城的公车,和装满重重石子的轻卡。最后,我能追念的也只有这一片唯一未被破坏的陡坡。

现在长大了才明白,人生路上有着许许多多无形的陡坡。现在的我无法如儿时一般轻快,也没有了哥哥温暖的陪伴。我迈着沉重的步子,踏上坑坑洼洼的石子路。

原来同行的伙伴,有些搭上了路过的车,有些选择同其他人一路同行,有些走得轻松顺利,有些并未走远就摔了跟头。

暗淡的天空打起了响雷,不知何时,眼泪赶在雨水之前涌了出来。我想起了家乡的那座陡坡,它是否还静静地呆在那里?是否还有车子从它的脊梁上经过?是否还有不少老人、小孩或喜悦或艰的攀走着?这一切让我想起了快乐,想起伤痛,想起离逝,想起改变......

雨倾盆而下,我却不像早前一般哭泣,而是微笑着,我想起那年夏天的傍晚,一群朋友冒着雨,在陡坡上追追打打、有说有笑,甚是欢快。

那一张张天真的笑脸,让我知道了陡坡曾经是我们的快乐驿站。

谢谢你的爱,伴着我到未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y01X207QeQnReibxWHqfqdCrWp1V9SiaNREt69icO5r6cmzz5CaMUMmF9UWgJ90JNAAfRBA6C6dI4SYC8089XIhEQ/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