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斗士辛弃疾:一腔孤勇思报国, 两鬓风霜续忠魂 - ag官方网站

南宋斗士辛弃疾:一腔孤勇思报国, 两鬓风霜续忠魂

拨开历史的迷雾,找寻振奋国人精神的历史伟人,今天要记的是南宋斗士辛弃疾。

南宋不同于中国的任何一个朝代,它没有秦朝气吞六合,征并八荒的霸主气魄;没有汉朝远征匈奴,猛士守四方的滚滚风云;没有盛唐万国来朝,独领风骚的四海升平;没有明朝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的铮铮风骨。但它却在历史上有独特的魅力,像一张闪亮的名片,无法掩盖它的风貌,让无数文人神驰向往,让无数志士扼腕叹息。

当我们回望历史,“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激起的不止是万千民众的呐喊,更有几十年间忍辱负重,惨遭蹂躏的国恨家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激励着岳飞、李纲、韩世忠等忠烈前赴后继冲锋陷阵,为的只是“还我河山”。可现实跟英雄们开了个最大的玩笑,指日可待彻底变成万般不可能。南宋就像一个快要病死的老者,行将槁木,日薄西山。西湖苟安似乎也已成定局,无论是居庙堂之上,还是处江湖之野,人们似乎接受了偏安一隅,接受了逆来顺受,只为在最后的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安度残年。

直到辛弃疾站了出来,用68年的时间书写了他的人生传奇,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文人,却又能手提利剑,杀敌千里;他是武人,却又能治国理政,安邦富民。他英雄一世,可造化弄人;他孤胆一生,但忠魂留名。他本可用才智和武功北定中原,却最后只能“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在病榻之上大喊“杀贼”,声声泣血,壮志未酬而终。

我有湛泸剑,起义震国声。

南宋高宗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辛弃疾在山东济南府出生,自古燕赵之地多豪士,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基因孕育出辛弃疾嫉恶如仇、侠肝义胆,忠君报国的个性。

辛家世代名门望族,始祖辛维叶,在唐朝担任过大理市评事;高祖辛师占,担任过朝廷的儒林郎;曾祖父辛寂,是滨州司户参军的官员;祖父辛赞,担任过朝散大夫等职务。辛弃疾幼年丧父,由祖父辛寂抚养长大。从祖父给辛弃疾取名,可以推测得到的是辛赞虽在敌国为官,却心系故土,魂在南朝,也悉心培养孙儿,为的是有朝一日孙儿能雪耻复兴。

青年时代的辛弃疾做了三件事,一是苦读圣贤书,精钻历史,博古冠今。二是苦练武功,精修剑法,武艺得以大成。三是遍访名师,游历山川,详细记载风土人情,地理区位,军事要塞。这一切,注定都是为他璀璨夺目又令人叹惋的一生所写的注脚。

在辛弃疾十九岁时,祖父去世,临终前交代家人嘱托辛弃疾要“向南报国”,再次失去至亲的辛弃疾悲痛欲绝,在祖父坟前结庐守孝三年。

“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写这首诗的人是金主完颜亮,一位终其一生都想并吞南宋的野心家。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他大举南侵,在其后方的汉族人民由于不堪金人严苛的压榨,奋起反抗。辛弃疾散尽家财,聚集了两千人,揭竿而起。

这一年,他二十一岁。人生的分水岭往往就在一瞬之间,历史的走向往往也在一瞬之间。二十一岁之前,他是满怀报国热情,血气方刚,指点江山的热血书生。二十一岁之后,他成为了驰骋沙场,保家卫国的铁血战士。随后辛弃疾加入了由耿京领导的一支声势浩大的起义军,并担任掌书记。他治军用严,打仗有勇有谋,身先士卒 ,深得军士拥护。在军中,他干了几件震动朝野的大事,一是单枪匹马追敌百里怒斩叛贼义端。二是五十骑闯敌营,千军万马中智擒叛徒张安国带回建康,交给南宋朝廷处决。三是冲破艰难险阻,毅然回南朝报国。

这些名震朝野的大事,具体细节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出的是辛弃疾年纪虽轻,但逐步成长为了意志坚定,有勇有谋,文武双全,可担负国家命运的忠臣良将的潜在之才。

我有平戎策,宦海起浮沉。

在起义军中的表现,以及辛弃疾高超的武艺和胆识,让南宋军民深感钦佩,辛弃疾的名号震动了朝野 ,许多人都称他将是挽救大宋于危亡的中流砥柱。辛弃疾二十五岁这年宋高宗任命他为江阴签判,从此开始了他在南宋的仕宦生涯。

初来南方,辛弃疾满怀信心,因宋高宗曾赞许过他智勇双全,不久后即位的宋孝宗也一度表现出想要恢复失地、报仇雪耻的豪情壮志。辛弃疾心潮起伏,常常梦见自己还在泰山脚下,戎马倥偬,驰骋沙场,也常常想着带领王师北定中原。最初他真是有信心的,对南宋朝廷的怯懦和畏缩并不了解,而结果也好像朝着自己心心念念的理想前进。宋孝宗下定决心挥师北伐,任用张浚为帅,命他指挥江淮军队,辛弃疾热烈期盼自己能够被征调去前线作战,可是征调令迟迟未来,等到的确是北伐将领失和,被金军一举攻破,宋孝宗被金兵打得丢掉了最后一丝豪情壮志,与金国签订了隆兴和议。辛弃疾此时虽然沮丧,但还没有丢掉北伐的强烈愿望,而他想不到的是这次和议,将会持续漫长的40多年,磨灭掉一批又一批主战派恢复中原的热情,也决定了他或悲壮或抑郁或可叹的一生。

也正是辛弃疾二十五岁这一年,他写下了《美芹十论》,陈情递送给圣上,希望圣眷重燃复国热情。十论从审势、察情、观衅、自治、守淮、屯田、致勇、防微、久任、详战十个方面详细分析了金国与南宋的优势劣势,提出克敌制胜的真知灼见。但书广为流传,庙堂之上却石沉大海,辛弃疾再一次失意了。

接下来的岁月,峨眉曾有人妒,辛弃疾各地流转,宦海沉浮。宋孝宗乾道四年-六年(1168年-1170年),二十九岁辛弃疾调往建康担任通判,在六朝古都,人们纸醉金迷,留恋秦楼楚馆,一片歌舞升平。他似乎要忘记了国恨家仇,赏心庭上他肆无忌惮的饮酒浇灌内心的块垒,“却忆安石风流,东山岁晚,泪落哀筝曲。儿辈功名都付与,长日惟消棋局。”

1170年,三十一岁的辛弃疾又回到了临安,被任命为司农寺主簿,能够在天子脚下为官,他兴奋异常,朝野之上他看到主战派甚嚣其上,忍不住写下了《九议》,经过六年的磨砺,辛弃疾对北伐的思路比刚刚南归时更加成熟、全面、客观。辛弃疾将自己一个月写就的心血递送给了同样是主战派的当朝宰相的虞允文。同样是满怀信心,同样是石层大海。

那就为民办事吧!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三十三岁的辛弃疾外放滁州。此时的滁州早非欧阳修《醉翁亭记》中那般繁华的地方,有的只是民生凋敝,十里荒野,白骨森森。但辛弃疾独具才干,思维清晰,一年的光景让滁州重新焕发了生机与活力。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年),三十六岁的辛弃疾奉旨离开了滁州,再次来到临安,担任仓部郎官职务,主要负责国库的储藏、供给、收入等事务的管理。仅仅待了不到一年,辛弃疾又被外放至江西剿茶匪,不到两个多月,让朝廷头痛手足无措的赖文政便被辛弃疾砍了头颅。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年)冬天,辛弃疾调任京西转运判官,淳熙四年任湖北安抚使。宋孝宗淳熙四年(1177年)冬天,辛弃疾被调往江西任安抚使,仅仅到任三个月不到,又调往临安任大理寺少卿。淳熙五年(1178年)八月调往湖北任转运副使,淳熙六年(1179年)三月,调往湖南任转运副使,六年下旬任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在这里他励精图治,建立了湖南飞虎军。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冬季,江西出现大规模旱灾,饥民遍地,辛弃疾奉旨担任江西安抚使前往赈灾,此时他已整整四十岁了。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年)十一月,辛弃疾改任两浙西路提点刑狱,还未赴任却被御史台谏因此罢了官。

此刻的他落寞、孤独、失意、委屈、不甘、愤慨、矛盾、迷茫...二十余年来,自己满腔热血,一心报国,誓死北伐,却得不到圣上的支持;不想颠沛流离却被朝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想虚度光阴,却两鬓华发已生。

那就陪着家人吧!淳熙八年(1181年)冬季,辛弃疾在信州(今江西上饶)建成带湖新居和庄园。他把带湖庄园取名为“稼轩”,并以此自号“稼轩居士”。此后二十年间,他除了有两年一度出任福建提点刑狱和福建安抚使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乡闲居。

淳熙十五年(1188年)冬,辛弃疾又陆续出山两次做官。

绍熙五年(1194年)夏,辛弃疾又被罢官回上饶,住在瓢泉,动工建新居,经营瓢泉庄园。

庆元二年(1196年)夏,带湖庄园失火,辛弃疾举家移居瓢泉。

庆元四年(1198年),辛弃疾被授予主管冲佑观之闲职,仍是在家赋闲。

宋宁宗嘉泰三年(1203年)六月,辛弃疾再次被启用,这一年他已经虚岁六十四岁了。

在这二十余年里,两首词能代表辛弃疾的心境。一方面,他享受着含饴弄孙,赋闲安居的岁月。他写下了《清平乐·村居》,其中词道:“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另一方面,他又不甘于久居乡野,不甘于蹉跎岁月,虚度光阴。他写下了《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其中词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试想,一位身负绝技,满怀才干的青年,历经二十余年的蹉跎岁月,梦想被塑造又被打碎,亲人团聚又要阴阳两隔,眼看报国无门,复兴无望,其中愁苦,当世更无几人分说。他笑众人皆醉我独醒,他骂当朝主和派谄媚软骨,他恨庙堂之上的君王不能坚定信念光复社稷,他叹韶华已逝空余恨。

我有志未酬,孤勇续忠魂。

嘉泰三年(1203年),主张北伐的韩侂胄起用主战派人士,辛弃疾被任为知绍兴府兼浙东安抚使,他先后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等职。

他深知自己年事已高,无力回天,但内心仍然如青年时代般激昂,早抱定慷慨赴死,誓死杀敌,尽忠报国的决心。嘉泰四年(1204年),在知镇江府时,又登临北固亭,凭高望远,抚今追昔,写下了《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这篇传唱千古之作。词道:“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阙词,概括了辛弃疾晚年的心境,他触景生情,感伤怀叹。我们可以试着去想象当年的细节,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再次登上曾经去过的北固亭,遍抚栏杆,远目眺望。昔年前,他鲜衣怒马,壮怀激烈,指点江山,率千军万马驰骋疆场,于万军之中取敌上将头颅如探囊取物!而今,虽道雄心不死,但岁月无情带走了他的时间和精力,他再也无法醉里挑灯看剑,再也无法在在金戈铁马的沙场上秋点兵,再也无法笔走银蛇,剑舞偏锋。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六十四年如风驰电掣般在脑海里闪过,他欣喜过,期待过,孤独过,失意过,困惑过,但他从未放弃过。

不久后,在一些谏官的攻击下,辛弃疾被降为朝散大夫、提举冲佑观,又被差知绍兴府、两浙东路安抚使,但他已推辞不就职。之后,他还被进拜为宝文阁待制,又进为龙图阁待制、知江陵府。朝廷令辛弃疾赶赴行在奏事,试任兵部侍郎,但辛弃疾再次辞免。

开禧三年(1207年)秋,朝廷再次起用辛弃疾为枢密都承旨,令他速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府赴任。但诏令到铅山时,辛弃疾已病重卧床不起,已无法赴任。同年九月初十,辛弃疾在卧榻上大喊“杀贼!杀贼!”饮恨病逝,享年六十八岁。

当我们再次回望辛弃疾,总能找到鼓舞人心的力量,总能在他的事迹中汲取能量。“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虽然他的一生非常艰辛,受尽政敌残害,被皇帝冷落,却仍然不改初心,在暮气沉沉的官场上坚持故我,坚持北定中原的初心。

正如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道:“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人一生的际遇无人能料,有得意者便有失意人,顺境固然欣喜如“得意春风马蹄,一朝看尽洛阳花”,失意更应坚守本心不坠青云之志。

僧佛乱世封闭山门修炼,不问世事,美其名曰看开放下释然。芸芸众生,大多浑浑噩噩,随波逐流。真的勇士,必定见识高远,心怀天下,为国为民,至死不悔!

辛弃疾,你是真的斗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YakiaApZHjpcbm3gFiaKbcMAt5zDpAT9kKsmtCFg8xpg2VbLK8JYvibydax48JbhsianpfGs3LVHCnoUHNicfeic5mu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