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青龙山村4:许多村的夹石被毁了,为何此村的夹石却能幸存? - ag官方网站

探秘青龙山村4:许多村的夹石被毁了,为何此村的夹石却能幸存?

在上世纪特殊年代,许多历史文化名村的 诰封碑、夹石(甲石)被损毁, 如今,人们醒悟过来,追寻历史,留下来的却是伤心的痛!

当然,也有一些像青龙山村这样的地方,还幸存一些诰封碑和夹石。

2019年7月18日,全州县著名石刻家徐玉泉先生到青龙山村考察

夹石,也称甲石、旗杆夹石,全州民间也叫拴马桩。是地方历史文化深厚的体现之一,是一个地方出人才多少的象征。标志着科举考试金榜题名的夹石,是古代石质的文凭或荣誉证书,在封建科举时代,凡是村里有人考中举人、进士等功名的人家,为了光宗耀祖,流芳百世,都要在本村本姓的祠堂门口或大宅门前、村头路口立上一对夹石。

青龙山村武圣宫前小桥,1块诰封碑和众多功名夹石成了小桥的材料

全州县安和镇青龙山村,因人才辈出,考取功名的人数众多而远近闻名,青龙山村从1699年建村,至今正好320年。根据谱书记载,据不完全,该村从清乾隆年间至民国初期共出了22位取得功名的人物。其中1856年起至科举制度终结前1年的1903年,不到48时间里,青龙山村共出了1个文举人,1个武进士,5个武举人。现列举如下:

辅臣公庄屋前小桥,众多夹石有幸保存下来

1个文举人,蒋继伊(号伯文,谱名作训,榜名继伊,光绪癸卯1903年恩科举人),1906年公派留学日本,后官至民国广西参议长,为全州民国官员的最高官职者;1个武进士,蒋连杰(号莲浦,谱名永鑑,伯文的叔父,光绪庚寅1890年恩科进士);5个武举人:①蒋誉(号九成,谱名生佳,榜名联芳,伯文的祖父,咸丰六年1856年补行辛亥乙卯两科武举)、②蒋济川(字湘山,谱名生位,榜名济川,咸丰十一年1861年补行壬子己未两科经元)、③蒋联飞(字连甫,谱名生儆,榜名联飞,咸丰十一年1861年补行壬子己未两科经元)、④蒋连杰(光绪戊子科1888年武举)、⑤蒋继鲁(字绍周,谱名作诚,光绪辛卯科1891年武举)。千万别小瞧了这亚元、经元,乡试(省级考试)考中举人头名为“解元”,第二名为“亚元”,第三、四、五名为“经元”。济川、联飞乃1861年广西武科乡试的第二、三名,亚军、季军的获得者。

古代凡是取得功名的人就可以树立夹石,除了上述进士、举人共6人立有夹石外,已经从桥上发现的还有蒋继尹(号叔贤,谱名作诫,童试案首,旋即补廪,秋闺房荐,因1904年科举终结而止步,光绪丙午1906年春与兄伯文同赴日本公费留学,后任广西大学教授兼教务长,1929年八月九日在昭平县境小背口村被以杨其标为首的土匪杀害)和蒋尧佐(号叔仁,谱名作詠,监生,候选州同)两人共立立一对夹石,广西省立第三中学校毕业生蒋继夔,广东省财政厅掾属(yuàn shǔ)蒋作诗也各立有夹石。

据村里老人回忆,当时拆的时候是7对。青龙山村的夹石究竟有多少对,还有多少对夹石幸存,有待即将开始的建新桥施工前起出碑刻才能弄清楚。

武进士蒋连杰的功名夹石

蒋连杰、蒋继鲁、蒋继尹、蒋尧佐、蒋作诗、蒋继夔的功名夹石

诰封碑,“诰封”是皇帝封赠官员的专用文书,就是圣旨,以封赏、给与名号的形式,用来表彰有杰出贡献的臣子及其家属,又称为诰命。制诰有封与赠两种,封用来表彰在世的人,赠用来表彰已经去世的人。诰封或诰赠对于臣子来说是莫大的荣誉,得到这种荣誉的家族会把诰封或诰赠内容刻成石碑或制作牌匾挂在正厅上方,以示敬仰和荣耀,显示家庭的辉煌。受诰封的人死后,或当时就是受诰赠的故人,其后人还把皇帝圣旨诰封(赠)的文字刻成石碑,立碑于道边或坟前后,以示皇恩,男性的立在坟前,女性的立在坟后。故诰封碑又称覃恩碑。到如今,经过特殊年代的破坏,当年无比光荣的诰封碑和夹石,它们或散布在祠堂前的空地上,或废弃在房前屋后,埋没于泥土之中,或置身于草木深处。有的甚至散布在田间地头,有的则被当做砌房的转角石、门槛,有的则干脆被用于铺路架桥,修建水坝、水沟了。

根据谱书记载,在青龙山村,共有三对夫妇获皇帝的诰赠,皆因武进士蒋连杰1897年打败哥弟会叛军有功。获封赠的是他的祖父祖母、父母、伯父伯母。1900年光绪皇帝嘉奖蒋连杰的爷爷蒋荣达(号兼善,国学生)貤赠昭武都尉,奶奶萧氏貤封恭人;同时嘉奖蒋连杰之父蒋誉(号九成,谱名生佳,武举人)诰赠昭武都尉,母亲尹氏诰封恭人。1904年光绪皇帝再嘉奖蒋连杰的伯父蒋锦藩(号辅臣,谱名生佑)貤赠昭武都尉,伯母王氏貤封恭人。其时蒋连杰祖上这三对夫妇均已去世多时,所以蒋连杰都是为他们树立了诰封(赠)碑。按理说应该立有6块,但是目前已知的只有2块尚存,其中一块保存在武圣宫前门桥上,另外一块保存在荣达公墓前,萧氏恭人墓后的诰封碑已被毁,生佳公夫妇墓前的诰封碑也已被毁。

青龙山村武圣宫前小桥,1块诰封碑,夹石2对

全州县安和镇青龙山村,民国时期是全州少数几个著名的村落之一,曾经几乎是清一色的蒋姓。划成分时,与全州名村龙水村一样,被划为地主富农的家庭众多。又因为村人全都姓蒋,被称为“小台湾”。在那特殊的岁月,青龙山村人遭到排挤和打压,甚至连贫下中农出身的子弟也连从军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招工、提干、上大学了。

1966年时,砸墓碑、夹石、诰封碑被视为一种壮举。青龙山一些有识之士人意识到,诰封碑和夹石是一个地方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眼看村里的诰封碑和夹石将被外村人撬倒砸烂,如果没有巧妙的方法,村里的夹石将厄运难逃!

如何才能让这些甲石度过劫难?村里几个年纪大能管事的长辈便走到一起偷偷地商量办法。

亲身参与者,1944年出生的蒋廷谱老人讲述青龙山村老一辈智者保护诰封碑和夹石的故事

在这些人中,主要有蒋朝荧、蒋朝全、蒋朝炀、蒋朝元等人,他们合伙商议后,悄悄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把夹石用来修建村里的小桥,把村里的两座古木桥改建成石桥,总不会有人敢来砸了吧。

诰封碑的上半部分(碑盖上面铺砖石砂浆加以保护)

就这样,1967年的秋天,在绕青龙山村前而过的小源江上,村民们修起了两座用夹石支撑的小桥,将村里的一块诰封碑、七对夹石等都保护起来。但这样的事,是不外传的,以至村里许多人不知道,都以为村里人用夹石架桥是随大流。但是在架桥的过程中,诰封碑、夹石都是被小心翼翼地抬到了桥上,基本上没有造成伤害。在诰封碑的碑盖上,铺满了砖石和砂浆加以保护,以免踩踏磨损,这正是与别村用夹石架桥的区别所在。

荣达公墓前的诰封碑,因地处偏僻仍保存完好

保护地方的古迹,也就是保护地方的历史文化,并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有这样的眼光。因为有智者的保护,青龙山村的诰封碑和夹石是幸运的。至2019年,52年过去了,诰封碑、夹石即将重光,是该让它们重见天日,重新竖起来的时候了。

青龙山诰封碑、夹石集中重树手绘草图(作者,全州大唐石匠厂长唐琳先生)

青龙山村人已经发起了古村历史文物的保护行动,村民及在外打拼的爱乡人士,纷纷积极响应,踊跃捐款,大家齐心协力,已经筹集到一笔资金。计划2019年秋天,将拆下保存在两座石桥上的众多文物古碑,原址重建钢筋混凝土新桥,让曾经成为小桥的诰封碑和夹石解放出来,它们即将在村头重新树立起来,这是祖辈让人景仰的辉煌历史!必将鼓舞和激励青龙山村的子孙万代继往开来,逐梦前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接力续写青龙山古村新的辉煌!

蒋廷松蒋士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