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维生作品研讨会在万松浦书院召开 - ag官方网站

高维生作品研讨会在万松浦书院召开

高维生作品研讨会在万松浦书院召开

7 月28日上午,万松浦书院三楼同声译会场凉风习习,省内外作家、评论家以及当地文学爱好者近40余人齐聚这里,举办高维生先生的作品研讨会。

研讨会由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与创意写作研究中心主任顾广梅主持。万松浦书院常务院长田连谟致词,他代表中国作协副主席、万松浦书院名誉院长张炜向研讨会表示祝贺,并介绍了书院在讲学研修、编书藏书、合作交流等方面的情况。

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

成都市作协常务副主席蒋蓝发言

中国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成都市作协常务副主席蒋蓝首先发言,他认为:作家高维生写出了像《朱自清的背影》一类的传记有好几种,叙述基调节制而理性,没有泛滥,作家将所有情感藏匿在细腻的描述与呈现当中,他尤其擅长书写民国场景中的人与事,逐一在他的“回望”的过程里得以复活。在我看来,这类作家传记还不仅仅是所谓的“人物散文”,而是得力于高维生深厚的非虚构写作功力。从西方文体学类型来看,非虚构写作包含了非虚构小说与非虚构散文两大类,后者非常强调在场、真实记录、文学文本、跨文体,构成了它的四大特征。高维生的文本很好地实现了这四者的融洽相处,展示了他根置东北、俯瞰中原的优异根性。高维生的两翼,是大地散文和文学传记。与很多当代散文家不同之处,在于他的传记不是散文创作处于疲惫时期的“调养伙食”,也不是文学田野考察的“余裕”,他的传记具有返回土地根脉、情感源头的明显迹象,正本清源,并努力发掘出一种大地的常态品质。在与高维生多年的交往中,我以为,高维生的文学传记的成果,要高于、大于他的散文。这倒并非指他的散文不好。而是在于,他寻找到了一条以文学传记来整合、优化传统散文的写作之路。

再比如高维生的《悲情萧红》,是中国第一部以散文形式写成的萧红传记。他在自序中有一番自道:“我从写作者的角度,以散文化来描述她,去感受萧红生命的过程,而不是按编年史的方法排列她一生的历程。在萧红作品研究汗牛充栋的当下,我是以个人的阅读来解读,回归文学叙述本身。萧红作品中人物闪现的东西,每一段文字的描写,意象里流淌的苦难的基因,都是我所关注的。”我购买过2套《萧红文集》,由此还拜谒过呼兰河畔她的故居以及上海大陆新村鲁迅先生的寓所。萧红是20世纪汉语女性写作中才华与生命骨力最高、最强者,她被北风和冰河贯透,她是带焰的火,照亮了大地写作的方向。这一条加冕了中国散文以鲜活生命的伟大写作之路,后来者明显非常稀疏。萧红的文字均为富含生命意义的散文,高维生感同身受,他以大地散文之心演绎他心中的萧红,宛如拔高的灯花,不但让我感到温暖,更触及到回荡不去的噬骨忧伤。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顾广梅发言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顾广梅认为,高维生老师的创作在当代文学生态中的两个意义。首先,他写作的意义在于用个人化的文学方式、审美方式重建过去,甚至以“小味道”的独特审美方式来重构记忆。“小味道”可以归属到美学范畴去讨论。美学之所以能从哲学中独立出来成为一门学科,有一前提就是人类感觉的重要性被发现,而最特殊的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曾视为低等感觉的“味觉”。高老师从味觉出发重建记忆,包括他文人传记式的写作,也是在重建过去。他用宏观整体的文化关怀重新燃烧熔铸历史材料,努力做到将集体记忆提升、再造为一种文化记忆,这是他写作的重要价值和意义。美国一位文化人类学研究者指出,为什么中国南京大屠杀只停留在一个低级的集体记忆层面,就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做到像犹太人那样,把纳粹对犹太民族的大屠杀上升为一种文化记忆。在高老师这里,可以看到宝贵的文化关切、文化提升力。其二是他创作的方法论意义,在于回到生活本身,回到历史细节。他抛开了所有先验的意义和观念框架,用对生活的各种活色生香的感觉,重新把生活来一遍,包括用见证人的身份“进入”其他作家的生命传奇里。他书写的是如沈从文所吟唱的“田园牧歌”,又如朱自清,重新谱写了一曲生命壮歌。为什么回到生活本身、回到历史细节会有如此重要的力量,是因为它帮助我们建构自己的真相或意义,而不是他人给我们真相或意义。

烟台市作协名誉主席、作家陈占敏发言

烟台市作协名誉主席、作家陈占敏从文体、章法、行文三个方面来谈高维生的《浪漫沈从文》和《朱自清的背影》。他说,《浪漫沈从文》不是传统的严格意义上的传记,也不是常见的作家论。我给它一个定义:作家寻踪记。维生由作家的作品进入,来寻他笔下的这位作家的行踪。这种寻踪,还原了作家断断续续的影像,但不是整体。维生走进书中,又走出来,追随着他笔下的这位作家;有时也追随着作家的行迹,但却不是完全按照作家一生的行止亦步亦趋。

这种作家寻踪记,难在走进作家的文心,由作家的文心而走进作家的生命。维生在书的开头写了个小水手。他写道,沈从文对那个小水手充满了同情和怜爱。这是沈从文的基调。有了这样一个基调,对沈从文的寻踪就不是泛泛而论,而抓住了沈从文的精髓。

再说章法。《浪漫沈从文》不是按照传统章法来写的。但维生显然有章法在心。其章法是什么?它很像朱自清讲《诗经》的时候讲到的《诗经》的作诗之法,就是“回环复沓”。这本书是呈辐射状结构的。以沈从文独特的浪漫为中心,辐射出去,回环复沓,从而成书。这样的章法结构,读起来,有时候你不知道怎么从这儿起笔了,又到那儿停笔了。这便让我们想起了苏东坡写文章,“常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说到行文了。《朱自清的背影》是传记了。从朱自清的家世开始,以时间为经,以事件为维,结构起来。不过维生的行文还有点独特。写传记有两忌,一忌刻板拘谨,一忌过于自由。维生就把握得很好,分寸适度。看他行文多么自由洒脱;但又不是随意而为的,他有自己的法度,正可谓“从心所欲而不愈矩”。

山东省作协文学研究所所长助理、作家

评论家赵月斌发言

山东省作协文学研究所所长助理、作家、评论家赵月斌则用三组关键词阐述了对高维生散文的印象:第一组关键词是行走与触摸。可以说,高维生是写作上的行动派,他是在身体力行的过程中疏通文脉,写出文章。你会看到他的作品是在行走中,在位移中形成的,这种位移中,他又有自己的行动,他是及物的--他推开当年的老房子,坐到跑山人的坑上,找出泛黄的老照片--他与所写之物必有“亲密接触”。同时,他的行动又是推己及人的,他在行走中带我们靠近“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这就涉及另一关键词--触摸。就像我们常见到有神像被人摩挲得锃明瓦亮一样,他与写作对象总能保持一种真诚的对话关系,具有一种冷暖自知的切肤之感,也可视为交换生命能量、交换精神根脉的深度触摸。第二组关键词是咀嚼与品味。高维生的散文多与吃有关,可谓“吃”情不减。同时他还嗜读,读书如吃书。但是他的吃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和一种反复的咀嚼--咀嚼之后是注入了自己的分解酶,调动了所谓色声香味触法--亦即自己全身心感受,去品味他的吃食,品味他的书籍,品味他要触摸的文化以及他要贴近的灵魂。第三组关键词是记忆与重构。高维生喜欢行走,但又停得住,住得下,活得真,他是一个舍得时间的人,所以他的行走和停留都是付出时间,同时换来丰富、广茂的记忆。他能长时间地呆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关注一种事物,长时间品咂一种吃食,于是记忆变得生动、鲜活,并与生活现实相沟通,由此重构了故乡与他乡、昨天与今日,重构了有萧红、郁达夫、朱自清等一大批闪亮的灵魂相辉映的昨日星辰,更重构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天地三界十方万灵。

烟台市作协主席王秀梅发言

烟台市作协主席王秀梅谈到高维生作品的智慧书写:一、书写名人的勇气。高维生克服了书写名人的两个危险:作家个人的情感活动在表达过程中要受到他自己思想的制约;读者在猎奇的同时存在着挑剔性的接受态度。作者深谙书写名人的困难及可能给他带来的不利批评,出色地使《浪漫沈从文》具备了一气读完的魅力,体现了对自己文学能力的自信。二、文体和叙事的新奇。《浪漫沈从文》是所有文体的融合和整合,看似随意却内和外顺,达到了奇异的形式美。作者克服了跟沈从文之间巨大的时空差异,与书中人物关系亲密,本人更是时常成为书中的主人公,在书里自由来去,叙事意识和想象具有难得的活跃性和创造性。三、对文学联系的敏锐关注。书中多次提到张炜、汪曾祺、黄永玉、杨绛等名家,使得所有文字已不仅是作者的自言自语,更像一群学者席地而坐倾谈沈从文。作者能够发现某些神奇的、至关重要的文学联系,文中多处引用张炜的原文,且引文选择及放置均妥帖准确,使整体书写大为增色。四、非普遍性爱情的节制处理。沈从文、乔伊斯等许多大作家的爱情婚姻,实际上隐含了作家对整个人生、世界、文学的迷狂甚至偏激。高维生的书写克制冷静,用字不多,且不集中,像珍珠般撒在文本中,不动声色地连缀成了不可或缺的爱情线。

文化学者、作家张期鹏发言

文化学者、作家张期鹏在发言中说,我是以写散文随笔为主的。最近几年写的很少,因为我觉自己的写作陷入了一个很大的困境。特别是读了加缪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宴会上的答谢词以后,我感觉自己缺乏他对文学的那种真诚;读了马尔克斯的《一个海难幸存者的故事》之后,我更觉得自己缺乏一个真正的作家的勇气。从维生的作品来看,他对文学充满了真诚,也充满了勇气。这一点让我十分佩服。一个作家,如果缺少了对文学的真诚和勇气,还是不要写为好。写出来了也不是真正的文学。我特别欣赏维生关于东北风物风情的散文随笔,特别是散文随笔集《小味道》。东北的饮食、文化、民俗、风物等等,在他的笔下都朴实有趣、栩栩如生。这是一个地方的民俗志、风物志、文化志,但又不是枯燥的、死板的民俗志、风物志、文化志,这是一种有趣的文学表达。因为维生在写这些篇章的时候,写进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情感,自己所感受到的苦难与贫乏、幸福与美好,呈现出了一种文学之美。这是十分难得的。现在不少人都在写这类文章,但不是写“死”了,成了一堆枯燥的资料堆积,就是写虚了,缺乏基本的生活依据。维生的作品较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这就有了独特的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从中,我们还可以看出一个作家的生活志、心灵志,因为我们如果认真进行梳理的话,可以从中梳理出维生的“文学生活年谱”,从中可以看出维生的生活趣味、写作趣味和阅读趣味。文学最终是写人的,不管是写别人还是写自己。维生的这部书写的是生活的“小味道”,其实是向读者呈现了一个个性鲜明、独具风采的“自己”。所以,我说他是难得的。

心理学博士、教育学博士后、心理咨询师高淳海从审美心理的视角谈高维生文学作品,认为文学审美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认识活动,在该过程中,人们获得文学的意义,体验着文学带个人们的快乐。能否在阅读中体验到文学的美,是衡量文学作品的标准。因此,一个作家所创作的文学作品必须符合文学审美的规律,但这也是目前在文学创作中很容易被忽视的一个问题。读作家高维生的作品,可以发现其在文学创作时十分尊重审美的心理规律。高维生一直力图在引导读者在认知和情绪两个层面对其作品进行审美加工。在认知加工层面,高维生的作品通过多维的视角使读者对其文学作品中所蕴含的内容信息形成完整的构建。他在用他的语言尽可能地为读者还原事实的本身。在搜集大量详实文献资料的基础上,为读者提供客观现实的信息;进行田野调查,从自身感知的视角为读者提供丰富、饱有情感的内容。通过口述历史,从他人的视角为读者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这些,使得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通过认知形成了信息在空间上的流动。在情绪加工层面,高维生的作品无时无刻不流露出对故乡、故人和故事的真挚情感。这种情感是动态变化的,与认知加工层面不同,是一种时间上的流动。此外,这种流动的情感还具有双向性,既是由内而外的,也是由外而内的。高维生朴实、干净的文学语言,使得读者和其得以在多维度上进行对话,这也构成了高维生文学作品独特的审美特征。

研讨会最后,高维生先生对万松浦书院和来宾对其作品的研讨表示最诚挚的感谢。他说,从野性植物精神的写作作为入口,是其创作的兴奋点。而散文是从胸襟中冲出来的激流,带着生命的原性,未经过尘缘的浸染,它有真情、个性、风骨和质朴,一路高歌,留下宏大的史诗。散文正如明代袁宏道所说“似新实腐”,四个力重鞭人的字,说出深刻的道理。而虚假的情感充满水分,脱离散文的本质,更看不到植物精神的写作。我主张自由的意志、野性植物精神写作,没有经过园丁的修枝剪叶,按照人的意志生长。自由、快乐、顽强,经受大自然的风雨霜雪,吮吸大地的丰富营养。一个人写作时间久了,激情在减少,失去鲜活的创造力。写到一定的时候,要有超越自己的野心。建筑有时被摧毁,甚至坚硬的大理石,可以让时间侵蚀,唯有书写纸上的文字,它能抗得住打击,永存下来。

本次研讨会开得圆满成功,受到了入会专家的一致好评。研讨会结束后,嘉宾们参观了万松浦书院常胜工作室。

山东财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亓凤珍发言

山东财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亓凤珍说,记得木心先生在评价《红楼梦》中的诗时讲过这样一个观点:“《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有很多资料性的东西,从文学作品中抽取出来,真的不好看,它可能有其历史价值,可能会为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四百年后留下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我们首先是当代人,我们必须看当代的东西,我们在读当代作品时,还需要好看,需要审美的享受。高维生老师的作品就很好看,我更看重他作品的审美价值。《浪漫沈从文》这部作品,代表了高维生的一类作品。刚才前面几位老师也都提到过这部作品,我觉得确实是他的一部代表作。

高维生以《浪漫沈从文》为代表的这类作品,与其他作者的传记类作品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他是从一个文人的角度来解读作家与作品的,是用文学解读文学,写作者与被写作者(或者传者与传主)具有多方面的共性:文化同质、心理同构、情感共鸣。由于这些相同的特点,高维生的解读别开生面、别有趣味。谁都可以写沈从文,但别人写的,尤其是专家学者写的,肯定跟高老师写的不同。一个纯粹的批评家,或者专家学者来写,更像一个检察官或者法官,是以一种全能的视角来审视传主,可能会有冷静理性的质疑和挑剔,当然也会有总结升华。他的《浪漫沈从文》,是一个文学家跟着另一个文学家的行踪和内心去旅行。在这场旅行途中,传者是传主的同行者,是他的旅伴,当然也可以说是一个心甘情愿的追随者或粉丝。在这样的一场亲密旅行中,传者是以平行的视角来解读传主的,他们仿佛成了风雨同舟、同歌同泣的命运共同体。他是以一个文学家的情感来感知另一个文学家的情感的,有沉醉有共鸣;他是用文学的语言来解读文学的,很感性很丰满。因此,这部作品有很强的角色代入感,他经常把自己带进去,也把读者带进去。让人感到,书中写的虽然是沈从文,但很多时候又何尝不是在写他自己?如果换成学者笔下的沈从文,应该会有更多的学理性分析、逻辑性判断,会更客观、更理性,可能会给读者带来更深入的思考和研究价值,而高维生的作品,给读者带来的更多的是感性认识和欣赏价值。其优美的语言,智性的思考,对生活的深入理解等等,都像水一样缓缓流进心田。说到水,我们都知道,水是沈从文作品的一个重要意象,高老师也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反复使用水的意象,不断用水来解读沈从文。这是一种建立在心理同构基础上的“触摸”,在这种触摸中,产生出情感的交流、思想的碰撞。

《浪漫沈从文》等作品还有一个特质,就是在历史、文学、思想之间徘徊。它属于一种非虚构的跨文体写作,这样的写作非常考验人,考验一个作家的综合实力。无论哪个方面有所欠缺,都会难以驾驭自如。总体来说,高维生老师在各个方面的功力还是比较均衡的,既有文学的那种抒情的灵动,也有历史的那种真实的厚重,也不乏思想的那种思辨的深入。当然了,在每个方面也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都还可以努力去追求更高的目标,乃至极致。比如高老师的语言简洁富有诗意,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但我觉得他的语言水平还不太稳定,还没有完全走向成熟,还没形成自己个性化的鲜明的风格。如果他的作品拿出来,让人一看、一读,就觉得这就是高维生的语言,那就成了。显然,现在他的语言还没有打造出这样的一个品牌。期待他的新作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鲁东大学张炜文学院教授李士彪发言

鲁东大学张炜文学院教授李士彪说,我认为高维生老师不要接受前边几位老师的建议,因为他们的建议和你的风格是完全相反的。比如说赵老师建议你搞点后现代的实验性的东西,还有蒋蓝老师提出的一些建议,这些东西和你个人的风格是格格不入的。如果你跟在后面跑,那这个世界它就不是多元化的,你就失去了自己的个性。每个人坚持自己的个性,最后才能形成多元化。比如说当年文坛曾经流行后现代和先锋派,张炜还是坚持以现实主义为主的创作手法,坚持了这么多年,成绩辉煌。文学需要多元化,都写成莫言、韩少功那样的作品,整个中国文学也就失去了丰富的状态。

鲁东大学张炜文学研究院

创意写作研究所所长瓦当发言

鲁东大学张炜文学研究院创意写作研究所所长瓦当认为:高维生的作品保留了文学的纯真,充沛的文气。这种气息是很难得的,这使他的写作从年轻时代就与山东相对粗糙的整体创作风貌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维生不是一个闭门造车的作家,他是一位大地的旅行者,与自然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血脉关系。他写到的鲁北很多地方,我都知道,但没有走近过。他笔下浓郁的生活气息,洋溢着对传统与民间的脉脉温情,鲜活动人。维生这些年致力于非虚构写作,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前面的专家都已经谈得很好。我想补充一点--非虚构与虚构性的写作相比,它更直接地面对和解决我们与世界与生命与历史之间的关系。维生所写的系列文人传记,无论萧红传、郁达夫传、沈从文传、朱自清传,都体现他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可以看出,他对传主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他回归历史现场,去跟人物对话,很好地贴近历史真实,写出了心灵的深度。特别是《浪漫沈从文》,写得非常生动好看。这已经属于知识分子写作,远远超出了传统散文的范畴。但这种写作也会面临一个策略性的问题,如果想赋予一个传统的人物新的生命,有时需要借用一些更加新鲜的写作方式,或者新的视角、新的材料。这可能是维生下一步写作需要再用力一些的地方。

烟台市作协副主席、万松浦书院驻院作家张洪浩发言

烟台市作协副主席、万松浦书院驻院作家张洪浩在研讨中认为,高维生的写作呈现以下四方面特点:一、勤奋的写作态度。维生非常勤奋,新书接二连三出版就是证明。他的著作多达30余种,让人惊讶;很多作品收入选本,令人钦佩。二,向上的精神追求。维生的作品有一种从善如流的品质,文气很正。他出版的一系列现代作家传记,是用自己的心去感知作家的心的结果。在写沈从文的书中,他与沈从文对话,还联想到另外一些作家,在自己的阅读史中找到了一个群体。正是优秀作家的影响,让他写出了品格不俗的文字。三、朴素的民间立场。维生的写作主要是非虚构写作,比如《点燃记忆》一书,体现了他探究民间历史文化的追求。书中写到承载民俗符号的器物,动植物及其传说,与本土、个人历史有关的地点、建筑等,具体的、写实的、私人化的叙述让人觉得很有质感。四、丰盈的文化情怀。《小味道》一书写饮食文化,需要有博物学的知识储备,以及丰厚、扎实的生活经验。书中包含六十多篇短文,集腋成裘,很不容易。这是对时光和记忆的缅怀。在他笔下,祖辈和自己的经历及经验真实而生动,既有浓郁的文学色彩,也有史料与文化方面的价值

万松浦书院常务院长田连谟发言

万松浦书院常务院长田连谟认为:高维生是一位极具知识分子良心和责任感到作家,他坚持自己的文学理念和理想,用悲悯的情怀和细腻的文字,创作出一系列鲜活的人物形象。一、他的作品在写人叙事中着力挖掘人物的精神世界和思想内涵,揭示深刻的社会意义,从而具有较强的思想性。在《朱自清的背影》中,作者通过对饿死不吃美国救济粮情节的挖掘,让我们看到了一位知识分子伟大的民族气节,一位民族主义战士坚定的革命意志。二、他努力创新写作模式,注重艺术表现力,使作品具有较高的艺术性。他打破常规的写作模式,集散文欣赏传记随笔于一体,用跨文体的手法去创作人物传记,收到良好的效果。他还运用多种艺术表现形式来增强艺术效果,如《悲情萧红》一书中的“一件小事”,设计了三种叙述声音,塑造了一个立体的萧红。三、他文学功底深厚,语言优美,文字洗练,从而使作品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如“古老的平原,驴踏着歌声,拉着主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等,这些充满阳光的句子,体现了作者发自肺腑的对黑土地和-平原的挚爱,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龙口市原创作室主任、作家张华亭发言

龙口市原创作室主任、作家张华亭在发言中说,高维生在他的系列著作里,用他那悠缓、从容、抒情甚或忧伤的笔触,解读这些名人的行踪和心迹。这样的文本带有明显美学意识和美学倾向的,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物传记。而其个性化的写作,鲜活地展现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展现了人物内心的精神世界。他无意沿着惯常的人物生平的时间顺序来展开叙述,而是采用跳跃闪回的方式,按照自己对文本的理解,既能沉浸进去,又能从沉浸当中出来,时而跳进,时而跳出。那么自然,流畅,而在恰当的时候,又能恰当地插入人物相应的文本文字,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比照。

青年学者、文艺学博士张雯发言

青年学者、文艺学博士张雯说,从高老师《点燃记忆》这本书中,我们看到作者所追忆,发掘,在想象中重构的那种生活,从时间感觉上来说,是缓慢循环的,从空间感觉上来看,则极具地域特征,人们的生活方式与当地的自然环境深刻地交融在一起,人与自然是一种亲密依存和亲密对抗的关系。人们对于生活是身心投入的,这种生活常常因为艰辛而富于阻力感,因而情感的蕴含也更为丰富,痛苦和欢欣都更为强烈鲜明。相较之下,现代生活绵软、淡漠、匆促,廉价而拙劣。作者对这些过去了的生活的追怀,不言而喻地表达了他对当代都市生活的批判性思考。作者对这些过去了的生活的兴趣,不在于这些生活所包含的抽象反思层面的历史意义,他关心的是这些生活的现实性,是庞大的历史之流中间的小水滴的滋味和质地。对这些生活的打捞,一方面当然有抢救文化史料的意义。而另一方面,对作者个人来说,沉入过去的生活,进入不同时代,不同处境的人物的生活世界,隐含了作者对于更为饱满的精神世界的追求。在不同的生活世界中穿行,不仅深化着作者对人生的理解,那些记忆以其遥远和不确定的隐秘性,实际上将一种现实生活所不具备的无限意味给予了点燃它的作者,使他有可能在现代都市生活之余,享用到珍贵的诗意栖居的时间。

心理学博士、教育学博士后、心理咨询师高淳海发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