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型骑兵发展史:为何人马皆甲的骑兵如此厉害,它如何炼成? - ag官方网站

中国重型骑兵发展史:为何人马皆甲的骑兵如此厉害,它如何炼成?

重型骑兵他们是古战场的王者,是每一个君王最梦寐以求的豪华战士,几十万人的战场上,他们不过数千,却能威震三军,贵族勇士莫不以身在其中为荣,他们就是甲骑具装,人马皆甲的重型骑兵。

中国专业骑兵虽诞生于战国,但在军队中比重不高。赵国后期名将李牧重组军队时,骑兵有13000人,达到8%的战国最高比例,其余国家基本维持在1%,包括号称拥有百万雄兵的强秦。步兵和车兵仍是各国的主力。

马鞍马镫发明之前的西汉骑兵

战国中期之后,匈奴逐渐成为中国北方最具威胁的游牧势力。西汉为与匈奴骑兵抗衡,大力推行国家养马政策。汉文帝时可一次出动10万骑兵,汉武帝时更是达到了40万匹战马的顶峰。

大多数西汉骑兵和匈奴骑兵都是轻骑兵,骑兵或有少量皮甲保护,马匹几乎没有任何甲胄保护。西汉还有少量骑手穿铁甲的重骑兵,但是与后世的甲骑具装不能相比 。

西汉骑兵马背上有平坦的鞍垫,主要的远射武器为弓和拉力较小的臂张弩,近战武器包括环首刀等短兵器和戟、矛等2到3米左右的长兵器。长戟在春秋时期就已用于战争,随着骑兵扎刺技术的专业化,戟的回拉勾斫功能已无实际用途,东汉部分长戟侧深的小枝变成向上翘的钩刺。

由于真正的马鞍和马镫尚未出现,骑兵在马背上缺乏牢靠的支撑,冲锋时需要用一只手控制战马,另一只手使用武器。用长武器战斗,需举过头顶,由上向下刺杀,或者平刺攻击运动敌人的背后以及两侧之敌。如果平端长武器正面冲刺,会因强烈的反作用力摔落马下。

骑兵的发力自肩膀和肩肌,还不能依仗战马冲锋之势,否则易刺空失去重心而落马。因为长兵器限制较多,弩发射较慢,西汉骑兵的武器应该是以弓和环首刀为主,臂张弩、戟和矛为辅。

手持长戟的西汉重骑兵

虽然处于中原骑兵的早期发展阶段,西汉骑兵装备已强于匈奴人:西汉兼备轻、重骑兵,战术手段丰富,尤其是重骑兵的强力突击是匈奴人完全没有的;汉骑的戟和矛对匈奴人的短武器也有长度优势;汉弩发射虽慢,但射程远高于匈奴人的弓,同时也有己方发射快的弓相配合。

从汉武帝开始,西汉一改对匈奴的被动防御态势。优势装备武装起来的汉军骑兵集团发挥机动优势,采取长途奔袭、迂回包围,分割遮断、强力冲锋等战略战术,于汉武帝在位中期连续大败匈奴,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一役当属漠北决战。

公元前191年,卫青和霍去病分率5万骑兵深入漠北寻匈奴人决战。卫青军出塞1千余里,与匈奴单于伊稚斜激战,杀敌19,000多人。霍去病率军长驱2千余里,穿过沙漠,猛烈攻击匈奴左贤王部,并一直追击到狼居胥山(今蒙古乌兰巴托以东),斩杀北车旨王,俘获屯头王和韩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83人和匈奴吏卒70,443人。漠北一战,匈奴损失9万人,元气大伤,“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

为准备漠北决战,汉武帝几乎调动半个国家之资源,出征的战马加上“私负从马”共24万匹,数十万步兵转运辎重,保障后勤。此战,汉军伤亡数万人,马匹损失10数万。战后西汉财力不支,后备不足,汉武帝再无法发动同等规模的远征。汉武帝后期,由于多年征战马匹消耗过多,骑兵不得不与步兵协同作战,受后者拖累,胜少负多,加之武帝战略失误,用人不当以及匈奴灵活的外交和军事策略,汉匈对峙格局形成。

十六国南北朝重甲骑兵盛行

马鞍出现于西汉晚期。鞍的前后两端翘起,中部明显凹下,是为鞍桥。进入东汉,前后鞍逐渐增高,可以较好地包裹住骑手的臀部,骑兵在马背上有了稳定支撑与良好平衡,有利于运用正面冲锋战术,为骑兵重型化奠定基础。三国时期甲骑具装似乎有了雏形,曹操在《军策令》提及:“袁本初(袁绍)马铠三百具,吾不能有十具。不过当时马镫并未出现,重骑兵的实战能力值得怀疑。在南北朝时期,马鞍的前鞍进一步增高,后鞍则变低,于中部形成一个较小的坡度,这样马鞍的较为舒适,骑手可一定程度的灵活转身。

马镫的最早雏形出现于西晋,考古发掘出的真正双马镫属于十六国时期的北燕。马镫是马具发展史上甚至军事装备史上最重要的发明。马镫发明之前,骑手能被两侧的攻击轻易掀翻马下,现在马镫提供了左右支撑,加上马鞍的前后平衡,骑手下半身与马融为一体。

脚踩马镫的骑手用腿操控马匹,双手被解放出来,手臂发力更加自由,能更好地运用长重武器。骑兵正面突击的冲击不只依靠人力,更重要的是战马奔跑起来的强大惯性。马镫令骑兵近战格斗和突击能力大幅提升,弓马骑射重要性相对下降,加强人马防护和提升冲击力的甲骑具装的出现也就水到渠成。

高桥马鞍和马镫的发明,也令冲刺功能更强的矟(长矛,也称马槊)全面替代卜字戟。另外从制造成本考虑,戟的结构和工艺复杂,形状简单的矛成本低质量可靠,更易于大规模装备军队。

甲骑具装的“具装”专指保护马的铠甲,除了眼、鼻、四肢和马尾,马的其余部分都可以得到具装铠甲的保护。骑兵所披铠甲主要有扎甲、鱼鳞甲、两裆铠、以及前胸后背各有一面大型圆护的”明光铠“,明光铠不断改进,一直使用到唐朝。十六国南北朝时代,北方与中原地区的割据势力连年征伐混战,北朝统治者来自(半)游牧民族,靠骑兵起家,因此重骑兵是北朝诸国的核心打击力量。

重甲骑兵重量大、防护能力强,最擅长的战术是强力突击。重骑兵冲锋时,有时仅凭巨大的声响和排山倒海的气势,就能将步兵吓跑;即便步兵敢于抵抗,如果没有严密结阵,不使用长兵器,仍会遭重骑兵冲撞践踏刺杀。

步兵弓弩手虽能对轻骑兵构成致命威胁,但弓箭和弩箭未必能射穿重甲,而且重骑兵可利用速度优势迅速突破弓弩箭的火力网,近距离击杀弓弩手。另外,当时中国的重骑兵和拜占庭帝国的重骑兵一样,也可骑射,部分发挥了轻骑兵的功能,在冲刺前和冲刺过程中就能远程打击纯步兵和弓弩手。

沙苑之战西魏以少胜多

南北朝时期,甲骑具装参与的冲突战争不知凡几,这里仅举一个对北朝历史产生重要影响的战役。公元537年9月,东魏丞相高欢率20万大军西征,西魏宇文泰率军不足1万人急驰回救。10月2日,西魏军进入沙苑(今陕西大荔南)东部渭水弯曲之地,这里受渭水、洛水影响,西宽东窄、芦苇遍野,不利于大部队展开兵力作战。宇文泰以赵贵、于谨为左拒,李弼为右拒,背水结阵,士兵偃戈伏于芦苇中。

北魏甲骑具装

10月2日下午3-5点,东魏军抵达战场,见西魏军人少,轻敌冒进,阵型散乱。待敌军深入,宇文泰亲自击鼓,伏兵尽起。于谨率主力与东魏军正面交战。李弼领精锐重骑兵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击敌之侧翼,东魏军被一分为二,首尾难顾。

西魏将士浴血奋战,”斩六千余级,临阵降者二万余人“,并追击至黄河边,大获全胜。是役,西魏军以一敌二十,共俘获东魏军7万人,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更令人赞叹且惊奇的是,本役功劳最大的李弼部骑兵仅有60人,甲骑具装催锋陷阵的能力强大到令人恐怖!

沙苑战役之前,东魏在国土人口军事等方面拥有巨大优势,西魏仅有关陇一隅之地,危如累卵。沙苑大胜后,西魏乘势夺取东魏大片土地,东魏”豪右纷纷来归“,两魏演变为均势对抗,并最终促成后三国鼎力(东魏、西魏和南朝的梁)之格局。

十六国南北朝的甲骑具装非常普遍,尤其在北方诸国,估计军中比重为20-25%之间。不过,南朝各国的轻重骑兵合计最多不过10%,重骑兵就更低。这一时期地位相对下降,但轻骑兵长途奔袭,大范围迂回机动,追击败兵扩大战果等依赖速度的战术很难被重骑兵高效执行。

甲骑具装的衰落是由于其机动性差。沉重的具装铠甲虽然带来了防护力的增强,却减弱了机动性。据考古发现,一件完整的铁具装,约重40至50公斤,特制的重铠可达100公斤。又据《宋史》卷一九七《兵志十一》载,南宋初年,一领铁甲的重量是45至50斤(约,26。86—29。84公斤)。

可见,战马驮载的人甲和马具装的重量至少有60—80公斤,最重者可达130公斤。重铠增加了战马的负担,使其难以持久战斗,只有高大健壮而又稳重的马匹才能充当甲骑具装的坐骑,即使是这样的高头大马也只能以小跑、慢跑冲锋。

骑兵是进攻型的兵种,机动性是骑兵作战的基本特点,失去了快速机动能力,就等于改变了这一兵种的性质,就难以体现其优势。早在先秦时期,孙子就提出,“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认为作战时应以正面军队与敌交战,而以侧击、迂回、包围等取胜,很重视机动作战的作用。

但由于当时的军队以车兵和步兵混合编成,车兵受道路的限制很大,步兵靠双脚步行,行动速度比较慢,二者的机动性都还很差,这一主张在实践中受到不少限制。

只有到西汉时期,以轻骑兵组成的骑兵大集团出现后,这一主张才得到较充分的实践。骑兵大集团的出现使军队由注重力的对抗转变为注重寻找和创造机会,其实质是通过机动、速度来体现军队的战斗力。随着战争实践的发展,甲骑具装的弱点逐渐暴露出来。

甲骑具装机动性差,虽然适于正面突击,却不适于实施机动战术,不宜于穿插、迂回,出奇制胜沉重的具装使其战术简单、行动迟缓。甲骑具装在与轻骑兵的竞争中便处于不利地位,它必须让位于轻骑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xDJLkXmnUPPH8R2nswKhStVQWCQNznYbLWProBNAW6HFFTEEggXBDPe9e3IrNfZJHwDiavHuFWRxvRm1nUTzI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