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定瓷传薪录》——笔架 - ag官方网站

【文学作品】《定瓷传薪录》——笔架


定瓷文房雅器之一——笔架

在文房雅器的发展史上,笔墨纸砚衍生出来的各种器物不胜枚举,器物造型和功用在文人的诠释下也逐渐艺术化专门化,随着时代的发展,文房雅器不仅仅服务于文人的精神生活,从现代家居学的角度来讲,文房雅器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装饰作用。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里,安居乐业是很多人可以为之一生奋斗的理想,无论是从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我们都在努力达成这样的愿望。从组词寓意角度来讲,安和稳是相辅相成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不只是一种期待,在文人雅士的概念里,更是一种可以是付诸于现实的寄托,从这个角度讲,文房雅器里最能带给人安稳之意的莫过于——笔架。我们现代人除了那些书画家和书画爱好者外,生活中已经不太用得到毛笔了。我们用钢笔、圆珠笔等硬笔用惯了,对过去使用毛笔时所用的一系列配套设备都很不熟悉,名字也比较容易混。比如现在就容易把笔架和笔挂混为一谈。笔挂一般是一个架子形状,一尺多高,最上面有根横梁,上面有突起,用来挂毛笔。毛笔笔杆末端都有绳套,就是挂笔用的。毛笔用完后一定要及时洗干净,洗完了就挂在笔挂上,笔头冲下,这样可以沥水,对笔是一种保护。因为笔挂是个架子的,所以现在很多人把它也叫笔架,这就容易与原来的笔架区分不清。笔架,亦称笔格、笔搁,是临时搁笔的器物。这个器物在现代社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是基本上失去了实际意义。我们书写的时候不可能每次都从头写到尾,往往中间会来个客人,或者倒杯水,找个资料什么的有一些杂事,因为我们现在的硬笔很方便,把笔盖一盖就可以放下笔出去办事,办完事回来继续写,什么都不耽误。但毛笔不行。毛笔笔头面积太大,上面全是墨汁,随便一放很容易把桌子弄脏,毛笔笔杆又是圆柱形,桌子稍有些坡度笔就很容易滚动,这一滚就可能把一片都画上墨。所以毛笔就得有个地方临时搁一下。这就出现了笔架。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来,笔架的作用不同于笔筒和笔挂,后两者都是长期放置毛笔用的。而笔架起到的是一个临时作用,满足的是人们对毛笔随手一放这样一个需求。笔架一般都是“山”字形状,方便搁笔。说到笔架,还有一段名人掌故——着名的清官海瑞,就曾经外号“笔架”。海瑞进入官场的第一站是在福建南平,任县里的教谕。这是个主管教育的职位,类似于现在的县教育局局长。一天,朝廷的御史到海瑞所在的县学(中国古代秀才读书的学校)视察,海瑞率属下训导迎接。见了上官,海瑞左右的训导都跪下行大礼通报姓名。按照明代制度,县学是传授儒家经典的地方,很神圣,县学的官员见了上级只需作揖即可,不用下跪。但到了海瑞那个年代,见到上司下跪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但海瑞是一个非常讲规矩的人,他不管潜规则那一套,还是按照制度对上司长揖行礼,并且还解释道:“学堂是老师教育学生的地方,不应屈身行礼。”就是不跪。这样一来,海瑞站着,左右两边都跪着,恰似个山形笔架。这就很不给御史大人面子了,但御史也不好当面说太多,只好打个哈哈道:“这是哪里来的个笔架。”所以以后人们就称海瑞为“山笔架”,因为他姓海,所以又被称为“海笔架”,从这件事我们不难看出海瑞不事权贵不阿谀奉承的刚正之气,这和他自号“刚峰”不谋而合。海瑞作为一名文官,守住了自己的品行,出淤泥而不染,恰如其分的诠释了一名文人的风骨,他之所以被称为笔架,也是因为笔架的稳定性。在文人雅士任何形式的行云流水、挥毫拨墨以后,毛笔总要寻找一个落脚点,寻求一个栖息之地,这个港湾就是笔架。笔架的历史已绵延千余年,制作笔架的材质有瓷、玉、木及各种坚硬之物,以天然的材质最为名贵,随着文人审美趣味的发展,笔架不仅仅被赋予搁笔的实用性,观赏性也作为文人悠闲雅趣生活的一种追求。在这些材质中,玉笔架是最具观赏性的,但是因为造价较高令很多人望而却步,于是,瓷质笔架因为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并且质地精良而备受青睐。

从造型来看,笔架多为山形,笔架如山,状如行龙,而山是贵人的象征,龙为古代"四灵"(龙、凤、鳞、龟)之首,是东方权力的象征。从古至今,除了迁客骚人对文房雅器爱不释手以外,很多政客也趋之若鹜,这大概和笔架的安稳之意有关系,有些在文化方面颇有了解的人士,专门求得心爱的笔架,尊放于办公室座位后方,感觉就像拥有了"贵人"和"靠山"一样。定瓷笔架的造型如蜿蜒起伏的太行山脉,就像太行山一直庇佑着华夏儿女一样,给人以沉稳大气之感。底部平展,架构和谐,层层叠叠的瓷峰上被施以或深或浅的酱釉色,整体意境深远,“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见高低各不同”,在能工巧匠的设计下,山谷部分恰巧成了搁笔的地方,毛笔笔头的颜色和山峰的颜色彼此呼应,融为一体,在我们感叹笔架造型神奇的同时,对定瓷工匠的精妙巧思无比敬佩。在尊重前人对质地和造型要求极高的基础上,定瓷工匠将现代的上釉技术和大众审美不着痕迹的融入瓷器制作过程中,为文人雅士的创作提供一方安稳的天地。在这种意义被广泛传播之余,定瓷笔架带给人的就不只是毛笔的依托作用,还是文人雅士以及政客一朝待良图的心理寄托。笔架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衍生出来的文房器物,不仅搁置毛笔,为文人雅士的创作提供一方安稳天地,更是现代高雅的居家装饰,彰显着主人的品质和格调。同样是笔架收藏,在定州收藏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搞工程的大老板热衷定瓷收藏,因“鬼迷心窍”在收藏道路上误入歧途,背离了收藏的本真,以致丢了性命。


作者:陈晓 孙新亮

本期编辑:王晗

责任编辑:陈香妙

总审核:王小敏

邮箱:dingzhouzhengwu@126.com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0ICic1yRfvtpCiaUJXVpbsV1g3VZWIbXVafe6gbQk00KIkPkucbibNzugrBLrjyWkialb38H2fvmngrZar7ShWOs9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