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古书,一杯美酒 - ag官方网站

一本古书,一杯美酒

她也曾亲手采葛藟

他也曾身披日月饮江湖

大漠长天,斜阳信步

她随手舀起一壶酒

他背上行囊,不知归途。

 重耳

汽车拐过最后一处角落,漫天的黄沙迎着秋风第一次拂过脸颊,打开车门后一脚踏上的土地,是晋国。

磨的古旧的书页上,泛黄的枫叶被一尘沙土卷入蓝天,厚重的古书被人翻开第一页,古老的城门发出吱呀的第一声,公子一转身,便是十九年。

于是在书里,我看到的第一句话便是“晋公子重耳之及于难也。”

黄土悠载传载早已千年,春秋五霸的征伐被深深的刻在史书上,我站在比邻高天的黄土高坡上,极目四望,天空中飘着的那朵古老的云,带我回到了过去。

骊姬之乱,晋文公一身转战三千里,一步一步的迈出了故土。

骊姬之乱:

骊姬(春秋)陕西临潼人,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深受其宠爱,后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并设计杀死了太子。

那个时候,他本应铿锵如笛,却被迫仓皇逃离,十九年风雨,那些悲凉又坚定的身影,趁着黄沙飞起的一隙间,慢慢的,消失在晋国大地。

是流亡,也是一场长达十九年的苦旅。

重耳流亡:

由于遭到骊姬之乱的迫害,重耳离开了晋国都城绛,晋献公死后,夷吾回国夺取了君位,也想除掉重耳,重耳不得不开始到处逃难。他在国外颠沛流离了19年,辗转了8个诸侯国,直至62岁才登基做国君。

本是金秋的十月,割麦机轰隆作响,成熟的葡萄亦在阳光下绽放着青绿色的灵光,你说他的故事是历史车轮滚过的厚重,我却说他的经历是葡萄酒陈酿的韵味。

入口时极为震撼,再细品,便蕴着淡淡的酸涩,可是最终,是苦尽甘来的荡气回肠。

于是我合上书籍,亲身站在黄土高坡上,推开晋文公庙陈旧的大门,细腻的壁画于眼波流转间印在脑海,转眼就是千年。

他携一众部下,见识了神州万方的风土人情,走过四海飘渺的九州大地,恩仇也受之,屈辱也受之。

介子推割股充饥,却不敢贪天之功;退避三舍的许诺,足以见证秦晋之好,直至六十二岁,老则老矣,却还是一代神君,与秦康公结下渭阳之情

后来烈火烧尽清明柳,寒食节由此而来。

寒食节:

据史籍记载:春秋时期,晋国公子重耳为躲避祸乱而流亡他国长达十九年,大臣介子推始终追随左右、不离不弃;甚至“割股啖君”。重耳励精图治,成为一代名君”晋文公“。

但介子推不求利禄,与母亲归隐绵山,晋文公为了迫其出山相见而下令放火烧山,介子推坚决不出山、最终被火焚而死。晋文公感念忠臣之志,将其葬于绵山,修祠立庙,并下令在介子推死难之日禁火寒食,以寄哀思。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时候,晋文公立于三晋大地上,不知是否也曾回顾自己的一生,不是为了荣归故里的远走他乡就没有意义。

流亡十九年,就像陈酿了多年的美酒,归来,启封,是王臣将相的辉煌,是黄河咆哮的豪迈,是忍耐与崛起,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也是故乡和归途。

我绕过崎岖的山路,随手摘下一颗葡萄,阳光正好。

戎子

“葡萄美酒夜光杯”是我小的时候,第一次在古诗里了解葡萄酒,后来走出国门,它又变成了精致高脚杯里酒红色的迷人液体。

是巴洛克教堂前游人的小聚,是欧洲小镇里亲友的祝福,也是古堡庄园里,高雅贵族的一颦一笑。

而直到现在,我将古书又往前翻了一翻,我看到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

晋献公娶于贾。无子,烝于齐姜,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又娶二女于戒。大戎子狐姬生重耳,小戎子夷吾。

一句话又让我把思绪拉回了祖国大地,原来2700年前,晋文公之母---戎子,便已经掌握了酿造葡萄酒的技术。

戎子是狄戎部落的女儿,千年前,狄戎部落曾在乡宁以北活动,也正是在我如今站着的这片土地上,葡萄酒酿造工艺被误打误撞的发现了。

在戎子年轻的时候,她和妹妹经常在山里有采野生的葛藟(葡萄的古称)。每逢初秋,葛藟子成熟,一串串水灵灵的葛藟黑里透红,满山飘香。

 有一次,她们采了很多,即使装满了皮囊和背篓,也还是盛不下,于是她们便用石头在地上挖了个坑,把装满葛藟的皮囊放进坑里,用石板把坑口盖好,用土埋严,作了记号,等日后来取。 

然而等她们再来取的时候,囊中葛藟早已自然发酵,酒香扑鼻,醇香阵阵,她们试着喝了一口,只觉得甜中有酸,酸中有甜,后味略涩,十分爽口。这皮囊中的葛藟汁就是最早的葡萄酒,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缇齐。

从此以后,当地人民广植葡萄,大量酿造缇齐,成了晋文公宴请百官,招待四方诸侯的佳酿。

原来,葡萄酒从不是银制刀叉、西冷牛排的专属伴侣,他在更早更早之前,便和青铜器一起,鼓瑟吹笙。

绕过崎岖山路,映入眼帘的便是大片大片的仿古建筑群,在戎子发现葡萄酒酿造技术的地方,戎子酒庄拔地而起。

群山环绕,坐落在黄土高坡上,又雕梁画栋,具有鲜明古风特色的建筑,打破了我所有对酒庄的刻板印象。事实证明,再出色的现代化建筑抑或是西洋风格,都抵不过我最爱的红砖青瓦,似乎一闭眼,就又是当初晋国时期,晋文公宴请宾客时,美酒盈满室的芬芳,却是可称的上那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也不知道重耳流亡在外时,有没有曾想念过母亲酿造的那口酒,有没有曾有一刻,想醉倒到家乡的葡萄树下,反正我是喝的晕晕乎乎的。

无论是干白还是干红,无论有没有经过橡木桶陈酿,更妄论它闻起来是红色水果味还是玫瑰香味,一排排的高脚杯放在我面前,我几乎调动了全身所有的嗅觉来辨别它们的不同气味,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我的毛孔也在呼吸。

当然了,根本没收到过玫瑰的人又怎么知道玫瑰闻起来什么味.....于是鼻子失灵了,只能上舌头了。

有涩口的、有芳香的、有复杂的也有清新的,晶莹剔透的宝石红色从玻璃杯中照映在明亮的灯光下,干白清爽,干红纯实,皆入国人情怀,当醉世人无数。

那么典雅,又那么淡薄。

坐在古色古香的建筑里,曼妙醇香的葡萄酒悄悄绽放,我没什么经验的舌头也只偷偷告诉我这些。

金秋十月,一览无余的葡萄园丁还在辛勤的采摘,严格的把控和后期精心的酿造,一排又一排的精密仪器,造价高昂的橡木桶,最终,当一滴美妙柔附舌尖,风情又何止万种?

只是这万种风情,我手里的这本古书并不能告诉我,我只得端起酒杯,在这群山怀抱中,在别致院落中,细细品一口醇香丰富的葡萄美酒。

竟也是一番别有生趣的体验。

最终,我将书页合上,被抚平的封页上,大篆笔致多曲,那质感丰富的四个大字即为《左氏春秋》。

▲向上滑动

公众号

 

简旅吟阙

再滑再滑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ybqt2XhrksL2umRpSCpbz3icybib7hHzwsEGQXHs6QUTYicS9Hr9DQovV0R1IWwhEQuYN2Viae2Zo2SzsZant8vD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